瞅着一旁正襟危坐优雅得体的轩辕颐,莫卿嘴角抽了抽,她可看见某人不止一次的小鸡啄米了。

  果然,这皇室的家伙都是这么能装,无聊到想睡觉还能保持着优雅高贵让平常人看不出来。

  至于为什么是无聊的想睡觉……别问她为什么,她就是知道。

  不过莫卿还真是误会了,因为这本事是轩辕颐的绝招之一,旁的不敢说,这云国里,绝对除了她没人做得到。

  轩辕颐天资聪颖,三岁多一点就进了上书房,不过三个月,六艺礼教的领悟快能赶上轩辕墨几人了。为此,前任太傅乔慕寒是极其喜欢轩辕颐,大有把她当做太女辅导的心,也因此,可怜的轩辕颐常常天刚亮就被扯去读书,三更半夜才能入睡,而皇帝也没阻拦,对此事只是一笑了之。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学习,才有了今日的修文长公主。

  “你们都先下去吧,荷华,你留下。”莫卿抿了口茶,淡淡的说道,几名侍女随即便退了出去。

  看这修文长公主的意思,不打破沙锅问到底是不会走了,不然干嘛要在这儿坐了一个多时辰却始终不开口。

  这样想着,莫卿暗暗的瞟了轩辕颐一眼。

  果不其然,轩辕颐一听莫卿让婢子都下去了,整个人立马精神了,一双灵动的眸子骨碌碌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公主有事不妨直说……”

  “别这么文邹邹的,听得我脑仁儿疼。还有啊,也别叫我什么公主了,直接叫我阿颐就好了!”轩辕颐扑闪着大眼睛,十足的一个萌妹子。

  “……”莫卿嘴角抽了抽,她看起来很傻么。“你我是平辈,即便是叫,也该是小颐……儿才对,怎的就变成了阿姨呢。”

  好嘛,差点给叫成小颐子了……话说这破名字谁给起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称呼了!

  莫卿内伤,不管是阿颐还是小颐子,怎么感觉都是她吃亏啊,这名字起的太有心机了好么……

  “噗哈哈哈哈……”轩辕颐十分不给面子的直接趴在了桌子上,一想到某人方才横竖都不是的表情她就想笑,这家伙真是太可爱了,怎么她给个套儿她二话不说就往里钻呢哈哈哈……

  这事儿足够她笑一年的了。

  “……”看着一旁笑趴下的轩辕颐,莫卿的脸更黑了,她是明白了,合着这妮子是故意的!

  相较于莫卿的咬牙切齿,轩辕颐身后的天竺和尸姬一个望天一个看地,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可是那微微耸动的肩膀已经毫不留情的出卖了她们。而荷华显然没那么好运了,此刻她只觉得,天怎么是红色的,土怎么是白色的,人怎么是三只脚六只手……呵呵,一切都是幻觉,幻觉……

  “……送客。”莫卿实在忍不住了,如果轩辕颐在这么笑下去她可保不准等她回去后会笑多久。

  “别别别,我不笑了。”轩辕颐擦擦眼角,嘴角还是止不住的上翘,看的莫卿嘴角直抽。

  “你就是京兆尹付黎的弟弟付明的第五个女儿付紫涵对吧,不过你是怎么进了镇国将军府,又为何要叫莫卿。”京兆尹付黎的弟弟付明的第五个女儿……用得着加这么长的前缀么。

  看着瞬间正经起来的轩辕颐,莫卿咧咧嘴角,这妮子的功夫真是练得炉火纯青啊。

  “似乎是这样,不过我先前让我那嫡出的二姐姐给打伤了脑袋,从前的事情几乎都忘记了,至于这镇国将军府……我当时是昏迷着的,并不清楚情况,这个恐怕荷华会知道的多些,而莫卿这个名字,”莫卿顿了顿,微微抬头看着轩辕颐,“也是我的名字。”

  这事儿说来也怪,莫卿记得自己在清醒之前意识是清醒过的,凭她的经验,那时候这具身体只怕是只剩一口气了,至于为什么伤好的这么迅速……她也闹不清楚。

  “这样的话,不是乳名便是小字了,确实也算的一个名字。”轩辕颐勾起一缕青丝在指尖缠绕,嘴角含笑,好似一个俏皮的精灵,“方才我似乎听见你在一旁低吟什么"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那个是什么,也是戏文么,怎的没听他们唱到。”

  “……”莫卿嘴角又是一抽,无力扶额,对于轩辕颐跨越度极大的思维,她无力吐槽了,“确是戏文,不过是还未练到哪里而已,公主若是感兴趣,一个月后,我便带着青岚戏班的人进宫一趟,专门给公主唱上一段,如何。”

  沉默片刻,轩辕颐轻笑出声,“这感情好,我在宫里也是无聊,这便是提前预订了一个乐子了!”

  莫卿望着笑的好似一个刚得了糖的孩子的轩辕颐,也笑了,心里却是叹了一声。

  “公主,”天竺和尸姬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微低头说道,“时辰不早了,宫禁的时辰快到了。”

  轩辕颐闻言,就近望了望窗外挑眉,她们是偷跑出来的,而现在也不过才是申时刚过而已,这会儿就宫禁,这俩丫头是故意的吧。

  等再回头,就看到莫卿一脸原来如此的望着自己,轩辕颐郁卒,回头狠瞪了天竺一眼,回去再收拾你!

  我只是想提醒公主早些回去啊,也没做错什么啊,天竺苦着脸,欲哭无泪,再看一旁尸姬,万年冰山脸还是万年冰山脸,只是……你的嘴角抖什么啊!

  让自家好友坑了个彻底的天竺彻底忧郁了。

  “好了,本宫也不多打扰了,付姑娘好好督促着青岚戏班的练戏就是本宫先走了。”说着,轩辕颐已经出去了,莫卿破天荒的也站起身。

  “小姐……”

  “累死了真是,我先睡会儿,你去跟徐班主说一声,一个时辰之后我会再去看看。”

  望着已经消失的身影,莫卿舒展了一下腰身,装正经也是够累的,不过,已经躺回软榻上的莫卿抬眼望了望门口,嘴角微抿,她们,似乎是一样的人呢……

  望着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喝茶的某人,墨偲凌的额角再次添加了一个十字路口,手中也牺牲了第五只上好的狼毫笔,看的一向爱财的尸姬差点就要扑上去救那可怜的笔。

  “长公主殿下突然造访,有何贵干。”他可不觉得是这镇国将军府的茶水入了这位向来嘴刁的长公主的口。

  “啧,”轩辕颐放下杯盏,一脸嫌弃,“这茶,淡到没味道。”

  “……”墨偲凌嘴角一抽,脸都黑了,没味道你还喝。

  “不逗你了,先前的事情如何了。”轩辕颐看着某人,很识趣的扯开了话题。

  一说起先前轩辕颐交代的事情,墨偲凌的眉头皱的能夹死几只苍蝇,“似乎是有一股势力在阻挡调查,到现在……几乎可说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一说到这儿墨偲凌就来气,怎么都查不出线索,就好像那五石散是凭空得来的,等有些头绪的时候又让人给生生掐断了,岂是一个郁闷了得。

  “啧啧,”轩辕颐并没有太大表示,显然这样的结果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事儿不急,你且慢慢查就是,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先把自个儿的内宅管好吧!”

  说完,轩辕颐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颇有一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感觉,如果忽视掉某人毫不掩饰的大笑的话……

  “……”墨偲凌的脸更黑了,刚握到手里的笔直接成了粉末。

  最i新:…章节上7酷匠r网&

  什么叫他的内宅啊,他只是碰巧救了她而已,怎么就成了他的内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碧血说:

偶病惹,记性也不好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