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啊啊啊好无聊啊!!!”轩辕颐躺在软榻上,百无聊赖的喊着。

  五天了,五天了!闷在宫里五天了!!墨偲凌那个家伙也没动静了,就连乔鸶哪里也是风平浪静,这几个家伙是要闷死我么!

  “……”

  尸姬和天竺对视一眼,默默低头无语。

  话说公主殿下,您能不能往传闻中的靠近啊,这么大的反差会吓死人的好么……

  “一群没良心的家伙,我不在宫里的时候一个二个的天天进宫,哪怕只是干坐着,至少宫里不会这么无聊,现在我回宫了,他们倒是不来了,我又没把他们怎么样,干嘛一个个那我当洪水猛兽……”

  “……”

  公主,就是因为因为你不在宫里几位王爷才敢进宫的啊……

  好吧,这话天竺和尸姬打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整天闷在宫里都快要长毛了,都不知道这个该死的金笼子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趋之若鹜的,被关在这儿一辈子就这么好么,荣华富贵就真的比自由来的好么,为什么我就不觉得啊……”

  “……”

  “皇宫里整天的勾心斗角一不小心还会把小命丢掉,难道好好活着比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来的还要重要么,难道是我在皇宫里面待太久了么,这些人的心理我怎么都搞不懂……”

  “……”

  公主,你还要吐槽到什么时候啊,你可是我们云国最尊贵的长公主殿下啊……

  尸姬和天竺简直是无力再说什么了……

  “啊啊啊好无聊啊!!”轩辕颐撑起头,手指勾起胸前的墨发把玩着,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公主?”看到轩辕颐这个样子,天竺不确定的出了声,尸姬也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们俩都很确定,轩辕颐露出这个表情一定是又在想些什么了。

  “走走走,咱们出宫玩玩儿去!”轩辕颐双眸发亮,立刻下了软榻。

  那个家伙不进宫找她,她还不能出宫去找他么,左右她确实是有正事的,不然再在宫里闷下去,她会疯的。

  “嗯……好无聊啊!”莫卿趴在书桌上,哈欠一个接着一个,看的荷华一阵无力。

  这个样子哪里像是个千金小姐啊,哪怕只是庶出的……

  “那……绣花?”荷华转身拿了绣篮,试探性的递给莫卿。

  瞅着精致的绣篮,莫卿撇撇嘴,“不会女红。”

  她只不过是业余爱好古风而已,就连繁体字和毛笔字都是她那个爷爷逼着学的,女红这东西打死她都不要学……

  “呃……那,再看会儿书?”荷华迟疑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绣篮,转而拿了一旁兵书。

  瞥了一眼荷华手中的书,莫卿别过头,一脸的嫌弃,“不要看。”

  她是不是应该庆幸了自己这个过目不忘的能力,高一年级的时候被自家老头儿逼着看的三十六计到现在都还记得一清二楚,她哪儿还需要看这些兵书啊。

  “那……弹琴?”

  莫卿瞥了眼盒子里的各种笛箫,额角微抽,“懒得。”

  古典乐器她除了会用琵琶弹十面埋伏以外,就只剩下可以算是擅长的古琴了,这满桌的笛萧,是想她出丑么。

  “那……跳舞?”

  “……”

  莫卿咧咧嘴,懒得说话了,对于她这个懒癌晚期的患者来说,走路都是运动量最大的事情,还跳舞,还不如杀了她来的痛快。

  “那、那去听戏?”见莫卿没反应,荷华有些疑惑,随即也想起了这位住都不怎么出去知道躲在房里的事情。

  听戏?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她自小就想听次真正的戏,想见见那在台上水袖轻扬,辗转吟唱他人故事的戏子,不过方寸之地却展现了朝朝代代的兴衰的戏台。她想看看,那个神奇的地方。

  “那个……有霸王别姬么?”

  自家老头最喜欢的故事,同时也是折磨了她整个童年的故事,但是她很好奇,好奇那"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之句究竟是出自虞姬本身,还是后人擅自揣度的。

  “……什么?”荷华有些懵,戏她也听了不少,即便是不算太完整,可是……她似乎不曾听过霸王别姬这出戏文啊。

  不过别即为诀别,便只是听着,荷华心里便是有种说不出的沉重。

  “呃……”莫卿眨眨眼,蓦地想起这儿是不会有这出戏的,随即轻咳了几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这是我写的,你自然是不曾听过了,这样,你先去找一个戏班子,我这就去把戏文写下来。”

  一听是莫卿自己写的戏文,荷华整个人都有些呆滞,却是按照她的话出去请戏班子了,而莫卿则是趴在桌上戳着头苦逼的默着戏文。

  也就荷华那种单纯的孩子会相信她的满口胡言。

  “小姐,这出戏是极好,可是,这有尾无头,便是演了,只怕也是遗憾呐。”青岚戏班的班主徐柯拿着那戏文细读了不下五遍后,既是惋惜又是不舍的放下了。

  莫卿轻抿了一口茶水,嘴角微扬,“莫卿知道徐班主在担心什么,不错,这纸戏文不过是整篇的结局,而整篇戏文便是西楚霸王。不过……徐班主,若是青岚连这一段霸王别姬都唱不好,我又何必将整篇戏文交与你手。”

  好吧,她这空口说白话的本事见长,莫须有的事是张嘴就来,不过,整篇戏文……她似乎给自己找了个不错的差事,现在话已经说出来了,也还好她史记以及各类野史也看了不少,便是编,她也要编出一篇来。

  徐柯一愣,似是没想到那纸霸王别姬只是试探,却也是高兴万分,“小姐放心,有了戏文,再加上小姐的指导,这出霸王别姬,最多半月便可上台!小姐先忙,我等便先下去了。”

  望着已经远去的徐柯,莫卿眼眸微眯摸了摸下巴,她似乎……让人给反坑了?

  还想借她攀上将军府?脑袋秀逗了吧,没看见连她自己也只是借住在将军府里的么,利欲熏心的人呐~“……这里是项羽说,"想俺项羽呵!"然后开始唱"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不对不对,这里跟上面一样,先是虞姬说"如此妾妃出丑了!"然后再就是接着唱"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旺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而且你的语气以及神态都不对……”

  上午又写了段戏文后莫卿就去督促着青岚戏班的人练习了,好在她从前听过霸王别姬,虽然唱的不是太好,但至少在专业人士面前,对方能够从她残缺不全的戏腔里分辨出该怎么唱。

  “啧啧,明明是大家小姐,偏要好这低俗下贱之物,有辱家门啊!”轩辕颐倚在树上,嘴角挂着玩味的笑,一双眸子里却是半分鄙夷都没有。

  听着话莫卿也清楚这肯定又是哪家小姐闲的无聊,不过也没有恶意就是。

  “什么下贱不下贱的,我只知道他们都是靠自己吃饭,比我们这些靠着爹娘的人要来的让人尊敬,再说了,世人都说戏子下贱,可是,让他们用一生在哪戏台上去辗转吟唱他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而自诩尊贵的却在台下一边看着一边嗤之以鼻,倒也是可笑的紧。”

  一旁的戏子们原本听到轩辕颐的话时,脸都白了,眸子里也是暗潮涌动,而莫卿的话更是让他们激动不已。

  曾几何时,他们虽然贫穷却不至于被人骂着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还不能还口;曾几何时,他们也是在台下看着台上人水袖清扬辗转吟唱他人的悲欢离合;曾几何时,他们辛苦努力却要背上各色骂名有的连家人都不愿多理睬……

  曾几何时……可他们,也是人。

  浓厚的彩妆在他们脸上勾画出一个又一个旁人的表情,却也掩盖住了他们自己,有时唱着唱着,已经分不清哪儿是戏里,哪儿是戏外。

  “……哈哈哈,装纨绔果然不是我的强项,居然这么快就憋不住了!”轩辕颐从树上跳下来,清脆的笑声随风回旋,“小姐方才的言论真真是说进了我的心坎儿里了,我叫阿颐,不知小姐尊姓大名?”

  “……”莫卿回过身,嘴角微抽,“我怎的不记得母亲有小姐这般大的妹妹。”

  “……哈哈哈哈,小姐真是对上我的胃口了,不过我的名字确是颐,轩辕颐。”轩辕颐弯眸笑着,身后的天竺和尸姬却是一脸的黑线条。

  “参见修文长公主,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片刻的安静后,青岚戏班的众人连同着刚进来的荷华都跪在地上大呼千岁金安。

  瞥了眼某人眸子里显而易见的狡黠,莫卿咧咧嘴角,不紧不慢的走到石桌边坐下。

  “莫卿自幼不通礼仪,怠慢之处还请长公主见谅。”敢明目张胆翻将军府的墙,身份绝不会低,但莫卿更没想到的是,传闻中那个神乎其神的修文长公主……居然还和她一样是个双面派。

  凑,她这是找到组织找到党了么。

  轩辕颐心里笑翻了,她敢肯定这家伙是故意的,“没事没事,你们也都起来吧!”

  “不知长公主驾临,所谓何事。”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闲的无聊,出宫转转。”

  “……”

  她好像知道了为什么说修文长公主身在内宫却知天下事了……

  丫的让她这么随随便便就能出宫,她也能做到!

  e:酷匠网E唯r一0正h#版,》F其P他都是\‘盗-版m》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碧血 说:

乃们就嫑吝啬惹,求打赏~~~(文文碧血会加油写的更好的!)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