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那张陌生的雕花大床上,莫卿只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懵逼。

  穿越什么的对她来说就只是当做消遣来看看的,但是……她还不想被消遣啊!

  天知道她们班主任有多可怕,虽然她的身份一直都是隐瞒着,但班主任和校长是清楚的,校长对她都和颜悦色的,那个老头却能在她迟到的时候让她去罚站写检讨,现在她消失了这么久,他不撕了她就怪了……

  莫卿无声的留着面条泪,心里的苦逼无人能知。

  不过……现在能不能回的去似乎还是个问题,忧伤啊……

  对于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莫卿这家伙就是典型的懒癌晚期,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可根据这具身体留下的记忆,她是还有不止一场的硬仗要打啊!

  1酷XF匠^网r_首“F发:

  可她谁都不认识啊啊啊!!!

  “小姐,”外室传来几声轻微的敲门声,随即进来一个约莫十四五岁,一袭浅绿色的对襟襦裙的女子,她放下手中的食盒对床上的莫卿笑道,“小姐,奴婢荷华,是这镇国将军府内院的掌事之一,小姐若是有事,直接唤我就是。”

  “镇国将军府?”其余说了什么莫卿没注意,但将军府三字她听的格外清楚。

  荷华的脸上还带着得体的浅笑,心里却有些疑惑。莫卿听到这儿是将军府后虽说是愣了愣,但随即却皱起了眉头。

  这京中的各个小姐,那个听了镇国将军府不是脸红心跳,上赶着贴去,怎的这位却是一脸的纠结……

  不得不说,荷华确实对莫卿起了兴趣,当然,如果她是对将军府有所觊觎,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天啦天啦,居然是镇国将军!莫卿现在的心情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不过纠结到死却是真的。

  具她的记忆所示,她那个便宜老爹似乎很想拉拢这位镇国将军,但是很明显,这位是宫里那拨儿的,所以……她那个渣到不行的渣爹想到了卖闺女呸,是联姻。

  这下可好,她这个庶女居然好死不死的被镇国将军救了,还给带回了府里,要是让她那渣爹知道了,联姻之事舍她其谁。

  想她一个医药世家的小公主,居然穿越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做了庶女不说,还很可能被丢去联姻,命运何其悲催啊,早知道她就好好上学好好听话了嘤嘤嘤……

  “小姐?”

  荷华见莫卿半晌不说话,脸上的表情却是变脸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再看食盒里的饭菜也快凉了,这才不得不出声。

  “那个,不用叫我小姐的,怪别扭的,你就直接叫我莫卿就好了。”莫卿回过神,摸摸鼻子冲着荷华歉意的笑笑。

  闻言,荷华一愣,随即跪了下去,“奴婢不敢!”

  不是说这位是京兆尹府里二老爷家里的五小姐么,怎的又成了莫卿……

  这一跪倒是把莫卿跪懵了,嘴角抽了抽连忙下床把荷华扶了起来,她怎么忘了那些坑爹的规矩了。

  “有什么敢不敢的,还有啊,别动不动就跪,看的我都膝盖疼,再说咱们都是一样的,哪儿需要管这些乱七八糟的。”

  荷华呆了,也忘了自己平日最重的规矩,在她的眼里,莫卿现在那双晶亮的满含着善意眸子,比任何名贵的珠宝还要可贵。

  “谢……小姐。”荷华也不是那矫情的人,起身后再看着莫卿的眼眸却是含了几分真实。

  对于荷华的变化,莫卿眨眨眼,也明了了。

  书房内,墨偲凌听着下面人的回禀,眉头紧皱。

  居眼线所报,付明最近又用各类手段拉拢了不少大臣,即便是威胁,至少跟他一条船上的人已经不少了,现在他的目标就是他墨偲凌,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居然还让他捡到了付明的一个庶女,呵呵,当真只是巧合么……

  “走,去看看,付五小姐。”墨偲凌站起身,一双墨瞳里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

  “荷华,你今年多大了?”

  用罢膳,百般无聊的莫卿就看了会儿书,发现这里文字与秦朝的篆书相差无几,她好歹也不用做个文盲了,可惜将军府里又岂会有什么好看的书,除了兵法就是律法,在要不就是史册,看的她脑仁疼。

  “回小姐,再过几月,奴婢就满十五了。”见莫卿从最开始看到书时的惊喜,再到现在的百无聊赖,好吧,荷华真的很好奇。

  按说这付家五小姐作为一个不受宠的庶女,能识得几个字便是不错了,但看她方才的反应,别说识字,分明是连兵书都能看懂的,可这些与传闻中的付紫涵出入未必也太大了些。

  “哈?”莫卿惊的差点从软榻上滚了下来,倒是把荷华吓了一跳,“才十五岁啊?好小啊,真是丧尽天良……不过荷华你小小年纪居然能坐上内院总管的位置,也是不简单啊。”

  荷华笑笑,对于莫卿方才的嘀咕她是听见了,可是明明这位小姐比她还要小上一岁不是。

  “小姐谬赞了,都是内院也没什么事,不过是督促着丫头们伺候好主子罢了,不过现在小姐进了宫,这府里也空了不少。”

  说着,荷华便有些难过,她原是伺候墨染小姐的,小姐进宫时她原本也是想随着她一起进宫的,可小姐吩咐她照顾好将军,她这才留了下来,也做了这内院总管。

  莫卿伸手轻拉着荷华的手,指尖的薄茧清晰的传递到莫卿心里,“荷华,你的名字便是那位进宫的小姐起的吧,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便是取的荷华二字吧。”

  荷华一怔,她清楚的感觉到莫卿比自己更显粗糙的手,“确是如此,小姐说是,取自山有扶苏一篇,奴婢也不懂这些,只要小姐高兴就好。”

  莫卿现在的心里已经笑翻了。

  秦始皇给自己儿子取名扶苏便是取的这山有扶苏一篇,现在倒好,扶苏荷华都出来了,是不是还有桥松和游龙等着她发现呢……

  门外的墨偲凌也不知自己在这儿站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看着窗前隐隐约约那个翻着兵书一脸不耐的嘀咕着的女子,心里有些想笑,却不想自己走近后,便正巧听见她问起荷华名字的来历。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这篇诗文,他是见自家妹妹念过的,而墨染的才情虽说担不上云国第一,却是可以排上前五的,这女子……真的是那个所谓的胸无点墨,懦弱无能的付紫涵么,或者说,那些只不过是伪装而已……

  思及至此,墨偲凌的眉头更蹙,拂袖而去,却没见一双狡黠的眼眸朝着窗外俏皮的眨了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碧血说:

求打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