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渐笼,微风携着三两声不时的鸟鸣飘散,朦胧月色下的树叶不时作响。

  忽的,一个黑影自空中略过,再仔细去看,却是什么都没有。

  “公主。”尸姬端着几碟轩辕颐爱吃的点心进来,见轩辕颐半睁了眼,便摆了摆手,示意宫人出去。

  “墨将军,还站在外边儿做什么,何必那么拘束着。”轩辕颐坐起身,懒懒的倚在一旁的靠墩上,眼下隐隐的薰黛之色显然是睡眠不足造成。

  抬眼看了看轩辕颐,墨偲凌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微臣惶恐。”

  “惶恐?”轩辕颐眉角微挑,一脸玩味,“本官也不瞒将军了,繁缕在小九的吃食里发现了被下药的痕迹,昨日下午又在浣颜殿找到了为数不少的五石散,墨将军,不知本官该如何?”

  墨偲凌眸光一凌,浓重的杀戮之气直指轩辕颐,心里怒浪滔天。

  只怪当初墨染进宫时他没有强加阻拦,更是相信了这个女人的话,现在出了事,这女人居然一点不顾闺中之谊……今天无论如何,他也要带着墨染离开。

  几乎的下意识的,尸姬在第一时间挡在了轩辕颐的身前。现在天竺不在,她的武功就是整个英露轩最高的,如果墨偲凌真要动手,即便拼个你死我活,她也不能让主子受伤。

  不多时,尸姬的额上的汗珠顺着脸流下,脚下的大理石殿面以她的脚为中心微微下陷,如蛛丝般的裂痕散开的速度愈加的快。

  “墨将军平日带兵也是如此的不问青红皂白么。”轩辕颐终于开口了,几乎是瞬息间,尸姬就感觉轻松了不少,而轩辕颐也偷偷松了口气。

  墨偲凌皱了皱眉,妃色的薄唇紧抿着,一双眸子紧盯着轩辕颐,想弄清楚她在搞什么鬼。

  “公主若是真想抓祁妃娘娘,将军只怕现在该是去劫狱了。”尸姬依旧没从轩辕颐身前移开,隐于袖中的手已经备好了不下五种毒粉。

  劫狱?墨偲凌眉头紧皱,虽说他确实不甚喜欢这个长公主,但不得不说,她的确是个极讲证据的人,若不是铁证如山,断不会随意收网抓鱼。

  莫非,这次真是他想错了?可是为何还要宣他入宫?

  看着墨偲凌皱着眉头钻牛角的样子,轩辕颐无力扶额。

  都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这家伙的习惯还是没改,真是……白瞎了墨染这个妙人儿。

  “……微臣一时情急,乱了分寸,还请长公主恕罪。”

  轩辕颐撇撇嘴,无比自然的端起一旁的茶盏轻抿了一口,“无妨。那背后之人既然敢栽赃染儿,那么真正的目标除了小九便是你,即便控制不了小九,能除去一根支柱也是不亏的,本宫今日传你进宫一是让你查查后面的蛛丝马迹,二是让你和染儿见见,她很想你。”说着,轩辕颐递给了尸姬一个木匣子,随即让她引着墨偲凌去了浣颜殿。

  “娘娘,”墨染的贴身侍女挽云进了内室,眸子里隐隐的兴奋,“娘娘,将军来了。”

  “哥哥来了?”一听墨偲凌来了,墨染有些怔,随即也明白是轩辕颐安排的了。

  这丫头,自己不过就是上次整理宫殿的时候看到那枚玉佩有些怀念而已,这会儿就让自家大哥进宫看自己了。

  “染儿!”因着先前挽云先通报了,墨偲凌也没在殿外等候,直接进去了。

  见到墨偲凌,墨染站起身,似还在家中那般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哥哥。”

  墨偲凌原是下意识的想揉揉墨染的头,但入手是冰冷华贵的各式发簪以及繁琐的发髻,他顿了顿,原本上扬的唇角再次拉平,轻拍拍她的背便再次拉开了二人的距离。

  “末将墨偲凌,参见祁妃娘娘。”墨偲凌双手抱拳,身子微躬,给墨染行了个简礼。

  “哥哥这是做什么,”墨染一愣,连忙伸手去扶,“虽说妹妹头上挂了个皇妃的名号,可宫里总共也只有我和桐妃而已,皇上又为国事操劳一直不进后宫,不过都是挂个虚名罢了,哥哥不必介怀。”

  一提起这个,墨偲凌心里的怒火再次被引起,“当初你若是听了为兄的,现在又岂会这样!说到底,还是那个女人干的好事,她是自宫里长大的,宫里的情形如何她比谁都清楚,你不说你们是好友么,那她怎的还把你往火坑里推……”

  “是我自己要求进宫的。”墨染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墨偲凌,“当时你刚带兵出去没多久,风国来人求亲,指名道姓要我去,颐儿没办法,只能说我是已选定的皇妃,择日便要入宫,谁知那使臣硬是看着我入了宫才离开。而哥哥听下人们说那些日子颐儿频繁出入将军府就是因为这个。”

  墨偲凌愣住,他没想到原来事情的中心还有这些,长公主不曾解释过,而他居然误会了长公主那么久……咳、长公主要解释也被他打断了不是……

  “可是,你还可以事后再出宫啊……”对于自己妹妹要把大好年华葬送在宫里这件事,墨偲凌还是耿耿于怀。

  “……大哥,这里是皇宫,是最不能出言反悔的地方。”墨染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但也知道兄长是担心自己,“况且我已经同颐儿说好了,再过个一年半载的,我便在宫里称暴毙,再回将军府时便称作是与我容貌相差无几的远方表妹。”

  墨偲凌不说话了,况且这计划虽说是极为简单,但风险却是不小的,那女人,咳、长公主能这样对自家妹妹,到也算是有心。

  “大哥怎么说也是外臣,即使是奉了长公主的命令也不能多待,染儿你在宫里好自珍重,有事……就去找长公主。”

  墨染点点头目送着墨偲凌出去,好歹,自家兄长对长公主的误会是暂时消除了。对于墨偲凌这副性子,她也是不想说什么了。

  虽说有长公主照料着,但总归是会有她照顾不到的地方,若真的全靠着长公主也不行,毕竟朝堂之上的纠纷多半会引进后宫,虽说南疆一直避世不出,但最近活动频繁,风国同雨国一直都是虎视眈眈,现在若是出一点儿岔子便是遗臭万年……

  感觉马车停下了,墨偲凌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启禀将军,前面似乎是有位姑娘昏倒了。”

  更}:新最快x上%%酷!O匠}网

  “过去看看。”

  墨偲凌原本是不想管这闲事的,但这是回将军府最近的一条路,若是再绕回去,即便同绕整个皇城一周没太大区别。

  “这姑娘是怎么了,看这衣服虽然旧些破些,却是好料子啊……”

  “这似乎是付大人府里的五小姐……”

  “这是付五小姐?不可能吧,不是说五小姐胆小懦弱从不轻易出门的么……”

  “什么啊,也不想想那些大人物什么时候拿人命当回事,这五小姐啊也是个可怜人……”

  “去,把她带回府里。”墨偲凌放下帘子,不再关注外面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碧血说:

嘤嘤嘤……被老师差出去招生惹,好热啊……话说乃们看在偶辣么辛苦的份上,挖挖什么的,尽情的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