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确定了,那些事情并非付黎所为,但本宫觉得,其弟付明的嫌疑更大。”轩辕颐轻呷了口茶,微敛的眸底一片深幽,与方才那个看似没心没肺狡黠无忧的轩辕颐判若两人。

  此时的轩辕颐,同外界传闻中的杀伐决绝,睿智无双的修文长公主,如出一辙。

  或许,那个如精灵般的孩子才是真正的轩辕颐,然而她不只是她,她还有她的国。

  皇宫里,可以容忍你任性妄为,却不能放任你天真无邪。

  代价,就是性命。

  “可是皇姐,”轩辕烨的眉头紧蹙,将已经打开的奏疏递到轩辕颐面前,“既然事情是付明做的,那这上面为何检举的会是付黎,直接检举付明岂不是……哎哟!”

  轩辕颐是真的听不下去了,她平日里也没少教他事故人情,他也是懂的,怎的一到了真正处理的时候就这么糊涂呢!

  “这付明虽说不是官员,但平日与朝中各重臣私下里来往密切,而这奏疏从递上来到你批阅,不知要经过多少人的手,这一连串牵扯下来,少不得又是上千人,还不算你能不能看见,若是检举付黎,以他平时的风格以及所作所为,是根本不能把他怎样的,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也就是说,这检举之人只是拿付黎做个幌子而已?”轩辕烨揉揉被敲的脑袋,弱弱的插了一句。

  轩辕颐无奈的看着轩辕烨,手指在桌上敲了敲,“……这会儿发现了啊。”

  “那,皇姐,现在虽然知道实际检举的是付明了又能怎样,他平日里藏的那么好,咱们手里也没有什么把柄……”

  “刚夸你开窍了怎的又犯了糊涂!本官不是刚从宫外回来么,若是真的一无所获,本官会把这个事儿提出来么。”说着,轩辕颐又是一脸恨铁不成钢,“朝政上我虽说一直都帮着你,但祖法规定女子不得干政,现在还没事,再过两年你大了,若还是这么一味依赖我,那群朝臣只怕又要整出些什么幺蛾子了。”

  听着轩辕颐的数落,轩辕烨垂着头,就默默听着。

  他心里很明白,即使自家皇姐胸怀大略,但她最不愿触碰的就是那个位置,然而现在为了他为了云国,她放弃了同其他皇兄一样能够闲云野鹤的日子。

  只因为她是个女子。

  若是男子,只怕这皇位,便是逼迫,也会是她的。

  现在朝臣不说话是因为自家皇姐还不曾议亲,待到定亲了,只怕桌上的奏疏会是清一色要求女子远离朝堂。

  “皇姐,”轩辕烨抬起头,隐在袖中的手紧了紧,眸子里却满是坚定,“我会好好学习,做一个好皇帝,让皇兄皇姐,以,朕为傲。”

  轩辕颐怔了怔,眸子一弯,伸手揉了揉轩辕烨的头,“皇兄皇姐一直都以你为傲,况且你还小,慢慢来。”

  轩辕烨笑笑,没有躲开轩辕颐的手,心里却是又钝痛几分。

  自己明明,只比皇姐小了三个月而已,不是么……

  *,酷匠&x网j永d久☆免费=s看小说

  或许连轩辕烨自己都不知道,今日的誓言,造就了云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主,而原因,只是为了自己的皇姐。

  帮轩辕烨批了些奏疏轩辕颐就回自己寝殿去了,而轩辕烨也不像以往那般,轩辕颐一走就有气无力的。他的眉头微皱,紧抿着唇角,而他的手边再没有少过那本轩辕颐根据云国本身亲书的治国纲要。

  “公主。”

  “怎样。”

  “奴婢顺着繁缕的去向寻了过去,在浣颜殿发现了这个。”那侍女说着,便从袖中掏出了一个药包递给了轩辕颐身边的天竺。

  五石散?给小九下五石散?得亏他们干的出来。

  “浣颜殿里的是墨偲凌将军的妹妹墨染,那位小姐我知道,性子活泼些,人到是不坏,如果说东西是在浣颜殿……”轩辕颐禁了声,嘴角不知何时挂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或者说一直都在。虽说没有直接与之对视,但连她身边的天竺等人,额头上都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公主、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啊……”

  轩辕颐放下手中的杯盏,单手撑头半眯着眸子,食指有节奏的轻扣桌面,完全无视了面前额头已经直淌血的宫人,“本官不能习武但天生万毒免疫,此事英露轩上下皆知,你说你是英露轩的人,身上又怎会没有带着幽魂的味道,还带着五石散自投罗网。真是愚不可及。”

  正在求饶的侍女也停了动作,浑身颤抖不已,而求饶的话却是在不说一句。

  “天竺。”

  天竺应声将那侍女带了出去,轩辕颐敛了眸子,天竺是随她长大的,她的手段如何她很清楚。

  “尸姬,去浣颜殿看看,毕竟是墨将军的妹妹。”

  轩辕烨的吃食里被参了药还是繁缕发现的,只不过那时她还在宫外,繁缕的话他们又听不懂,所幸的是轩辕烨在她出宫的那几天被国事搅的头昏脑胀,根本就吃不下什么。

  四下扫视几眼无处不在的富丽堂皇的宫殿,轩辕颐轻叹口气,踏进了浣颜殿的宫门。

  若她记得不错,墨染只有十五岁吧,而轩辕烨也才十三而已……

  这金光璀璨的鸟笼,倒是有不少宁愿自断双翼也要进来的蠢货。

  “参见长公主殿下!”墨染从殿里迎了出来,直接抱住了轩辕颐的胳膊,若是不知道的人,怕是会以为轩辕颐是姐姐,“长公主是有什么事情找染儿么,平时长公主可都是不进后宫的。”

  轩辕颐轻戳了戳墨染的头,无奈的笑笑,遣了随行的宫人便随着她进了内殿。

  “染儿,我也不与你拐弯抹角了。小九的吃食里被人下了五石散,所幸他没吃多少,但是我派去查线索的宫人被换了不说,那所谓的证据还是出现在这浣颜殿。”

  谁都不知,墨染与乔鸶还有轩辕颐自小便认识,墨染温柔稳重,在亲近的人面前偶尔会撒撒娇,而乔鸶则是个万年冰山脸,而且那张嘴也不是白长的,每次三人在一起说不到三句话就要开始吵架,而且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一直被夹在中间的墨染对此表示,这就是这两个奇葩的交流方式,看习惯就好,不用去做什么。

  “他们是在针对哥哥。”

  半晌,墨染浅浅的吐了一句,而轩辕颐也点了点头,眸子里却是隐隐的担忧。

  旁人或许不知道,但轩辕颐和乔鸶死都不会忘记。

  墨染可以笑着听人骂她的父母,可以默默看着别人杀了她,甚至可以任由别人侮辱,但是,决不能伤害墨偲凌。

  轩辕颐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人招惹谁不好偏去招惹墨偲凌,不都说老实人生气起来整个国家都有抖一抖么,那么惹恼了墨染这个万年老好人……下场简直不要太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