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老七,你跟那丫头可是真正的血亲啊,平日里她就没给你些什么稀罕的物件儿?”轩辕熙轻呷了口茶,白皙修长的手指拈着青玉的杯盖,竟是比玉石还要漂亮三分,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金色的阳光从一旁斜斜泄下,如同撒了一地金粉,让轩辕熙本就如玉般柔和的脸庞添了股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轩辕枢撇撇嘴,对于轩辕熙那独居风格的称呼也懒得追究,“那个臭丫头绝情的很,还美其名曰要一视同仁!”

  “七皇弟这是曾被皇妹无情拒绝过吧哈哈哈哈……”轩辕墨大笑出声,惹得一旁本就不爽的轩辕枢脸更黑了。

  “何止啊,”轩辕瑾咽下口中的牡丹卷,撑着头慵懒半眯着眸子,微敞的衣领处隐隐露出精致的锁骨,“六弟啊,什么叫真正的血亲啊,合着就臭丫头和七皇弟是父皇亲生的啊。”

  “……”轩辕熙词穷。话说他真的只是一时口误好么,自家四哥至于这样么,丫头啊,你倒是快回来啊……

  咳,你回来了四哥就不用跟他们较劲了……

  当然这话死都不能说出来。

  “咔嚓!”

  “你们几个到底是来商讨国事的还是来闲聊的,闲聊就回王府去,我就不信咱们云国最尊贵的几位王爷要靠吃宫里的救济粮过活!”

  一直处于被无视状态下的轩辕烨愤怒值爆表,手中的笔都直接被腰斩,还带着浅浅婴儿肥的脸上满是怒气,还有……呃,委屈。

  ●酷#?匠网●首6?发

  面对轩辕烨的怒火,几位王爷的对策是……淡淡瞥了一眼,然后该干嘛干嘛……

  许是早上太阳打西边儿出来而他们没瞧见,轩辕墨起身换了软榻倚着,大发慈悲似的指了指一旁窗边的那盆小叶紫檀,声音满是鄙夷,“每次臭丫头回来了,繁缕那家伙就不见了,这不,都消失了一个时辰了。”

  “……”

  “……”

  “……”

  “……”

  对于轩辕墨的险恶用心,众人表示什么都没听见……

  “……你们什么时候能够靠谱点儿啊。”轩辕烨靠在椅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当初骗他的时候说的好听,结果呢,要不是从一开始就泼冷水的修文长公主,他还不知道已经死了几回了。

  天知道那些大臣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说话绕十八个弯,满满都是废话,看的他头皮发麻。

  闻言,正拈了一块儿芙蓉酥的手顿了顿,勾魂的丹凤眼微挑,“我们什么时候不靠谱了。”

  “……”什么时候都不靠谱……

  轩辕烨缩了缩脖子,认命的接过了齐荥递上的笔,继续了批奏疏的恐怖任务。

  “哟,臭狐狸真是难得的有自知之明啊,还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都不靠谱。”

  阅健阁门口传来一个调笑的女声,极具穿透力的声音怕是在内宫都能听见。都说宫内不可高声喧哗,可这个似乎对她并不起作用。

  “八皇姐!”一见那女子,轩辕烨立马丢下笔,欢呼一声奔了过去抱住她的腰,一双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满阁宫人一见是那女子到了,似是松了口气,行了个礼就很自觉的退了下去。

  “小九乖,”那女子笑眯眯的摸了摸轩辕烨的头,从衣袖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你们几个,再不过来就没份儿了!”

  “哼,我们怎么说也是你皇兄,好歹还是个公主呢,外臣面前的修养都哪儿去了……”轩辕枢很不爽的数叨着,却是最先凑到那女子身边的。

  “你也说了,那是在外臣面前!”女子吐吐舌头,俏皮一笑。

  “轩辕瑾,那是我先看中的!”轩辕枢看着自己空空的手,眨巴眨巴眼睛,瞬间冲着一旁的某人大吼。

  轩辕瑾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上正拿着让轩辕枢暴走的元凶,“是我先拿到的,再说了,是你自己技不如人,能怪谁。”

  “……”

  轩辕枢气结,却又无奈轩辕瑾说的是事实,只好狠狠瞪了轩辕瑾一眼,随即又回过头继续挑。

  看着轩辕枢和轩辕瑾的争吵,其余几人表示……看的很爽!

  毕竟那一包是一品香的糕点,样式漂亮做工精细不说,还根据客人的喜好有不同的口味,与宫里的那些他们已经吃腻了的不知道好了多少。

  “这回又是四皇兄得手了……”轩辕烨瞅着那一小包糕点,眼神十分哀怨,然轩辕瑾是什么人,那脸皮可是厚到了一定程度。

  “小颐儿……”轩辕墨也不去看其他东西了,只是一脸哀怨的看着轩辕颐,仿佛她不给他糕点就是犯了天大的错误一般。

  不错,他就是冲着点心去的!

  一旁的轩辕枢看着这一幕嘴角直抽,两面性的修文长公主也就算了,现在连带着墨王也成了宁要吃食不要节操的家伙,不知道那群自诩国家栋梁的老家伙们看到了会怎么样。

  没错,轩辕颐就是外面传的神乎其神的修文长公主。

  修文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御赐封号,而是云国自开国皇帝赐封了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长公主后传下的,自此修文长公主一称也与女丞相划上了等号。

  据说,修文长公主德才兼备,计策谋略远胜丞相。据说,修文长公主秀外慧中,口才出众,凭着十三岁的年纪力挫其他三国使臣,为云国争了五十年的和平。据说,先帝驾崩后,修文长公主以一人之力代管朝政,朝廷上下无人不服……

  然而真相却是这样的……

  使臣相见时,轩辕颐东西南北乱扯,把几位使臣都饶糊涂了,然后和平协议签订了;先皇驾崩之后,轩辕颐威胁着几位皇子四处平定内部动乱,自己坐在寝殿里嗑着瓜子喝着茶……

  由此可见,传言不可信!

  “咳咳!”轩辕颐正了正脸色,眸子里的笑意却怎么也隐藏不用了,“那个……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吩咐宫人给你们每人府里送去一份了……”

  话音还未落,整个阅健阁就只剩下轩辕烨和轩辕颐了。

  二人对视一眼,随即阅健阁传出了一男一女极其爽朗的笑声。

  话说云国有一群这样的王爷,未来堪忧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