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起眼的巷子口,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女孩儿探头探脑的望着繁华热闹的街道,在看到有官兵急匆匆经过时又连忙缩了回去,待到确定人都走过了才又探出头,一双漆黑的眼眸闪着晶亮光芒,比最耀眼的黑曜石还要闪亮几分。

  嘿嘿!真是一群笨蛋,本姑娘不陪你们捉迷藏了!女孩儿拍了拍有些凌乱的布衣,眨了眨眼睛,又在脸上多添了几道灰迹,也不再去看街道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径直走向了巷子的另一头。

  女孩的腰上挂着的一枚与其衣着及其不搭的白玉牡丹佩随着她的步伐晃动,隐约可见修文二字。

  啧,堂堂京兆尹啊,私宅私田再加……真真是死一万次都不够啊,天子脚下都敢这么做,胆子真够大的……

  站在京兆尹付黎的府邸面前,她一脸玩味,似乎那就是自家后院一般。门口的护卫很是不屑的看看娇小的修文,心里却有些发颤,明明只是一袭麻布衣衫,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

  “去去去,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边去!”那侍卫见女孩儿走近了,也不问她是想做什么,就直接开始轰人。

  女孩儿抬起头,一双大眼睛闪烁不已,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一双黑漆漆的小手似是不安的搅着衣角,方才种从骨子里散发的贵气似乎只是错觉而已。

  “我、我找京兆尹大人……”女孩儿伸出手,轻轻扯住那侍卫的衣角,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强装的镇定。

  “我是城外贺庄庄主的小女儿,我、我要状告礼部的陈大人……半月前百花会的时候,我同长姐在下人的陪同下一同进了城,却不想长姐、让那陈大人看上了,隔日便差了媒婆上门提亲,长姐早已许了人家,待到七七之日便要成亲了。昨日,家中忽的闯进了一帮武功高强之人,眨眼间,院子里就血流满地,母亲、母亲护着我跟长姐,拼命逃了出来,却还是、还是丢了性命,长姐也为了掩护我,让他们抓走了……侍卫大叔,我求你、求你帮我通传一声吧,求你了……”

  几名侍卫面面相觑,他们怎么说也在京兆尹府前站了不少日子,京中的大小官员不说个个都能记得,但至少那几位是不能得罪的还是记得的。

  那礼部侍郎陈艺陈大人,就是其中之一。

  那陈大人平日里拜高踩低的样子他们都是见惯了的,突然来个人说他强抢民女他们心里怎么说也是信几分的,况且那孩子看上去似乎是读过书的,相比也不会做那勾当。

  不过……几人对视一眼,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

  根本就不用见京兆尹,他们就可以明白的说,这姑娘现在可以回家了。

  为什么?

  VS看Zb正版◇章¤“节上=酷…匠jj网

  满京里谁不知道,京兆尹付黎最是孝顺,对他的母亲付老夫人更是言听计从,可当是孝子之典范。

  可也不知为何,付老夫人对付黎一直都是淡淡的,却对庶子付明异常疼爱,几乎可是有求必应,付明又是个没脑子的,仗着付老夫人以及付黎的势四处横行霸道。

  估计除了宫里的那位,这事还真是不可言说的秘密。

  望着还在不停抽噎的女孩儿,一个侍卫心软了,他想起了自己家里刚刚六岁的小女儿,“那个,小姑娘,不是我们不帮你,也不是我们怕受罚,而是、而是……唉,你还是想想有没有什么远亲可以投奔的,这状子,这状子别说受审,递都递不上去的……”

  “行了老刘,该说的你也说了,不该说的也说的差不多了,别忘了你还在站岗呢,小心那几个狗腿子来查岗撞上,可有你受的。”

  “嘿嘿,知道了,”刘姓侍卫回过头,冲那人一笑“小姑娘快走吧,这京兆尹府里,名不符实。”

  女孩儿怔了怔,低下了头,随即快速的拿袖子抹了抹脸仰起头勉强笑了笑,洁白的贝齿紧咬着唇,泪水含在眶里摇摇欲坠却又始终逃脱不出。

  人已经远去,那一抹笑闪了几个侍卫的眼,他们看着那个小小的背影一点点融进人群里,心里也更不是滋味儿。

  嘻嘻,看样子这京兆尹府里是别有一番天地啊,况且那付黎她也是见过的,办事更不用说,但那几个侍卫究竟是什么意思……

  好吧,她本来是出来玩儿的,这下可好,脑子里现在全是问号……

  “诶,听说五小姐又被二小姐打了,而且还伤的不轻呢。”

  “什么五小姐,连个丫鬟都比她像个小姐!不过说是这么说,这次二小姐下手确实太狠了,据说舞儿把她带回去的时候就剩一口气了,老爷知道后本来说是要责罚二小姐然后给五小姐请大夫的,结果又让二爷拦下了。”

  “一直不都是这样么,也不知道那个五小姐是怎么得罪二爷了,虎毒还不食子呢……”

  “哎哎,这话可别乱说,小心让人听见了……”

  “对对……”

  说话的两个仆人嘀咕着走开了,那女孩儿也不知在何时钻去了哪里。

  云国在四国中也算是比较奇葩的一个了,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其他的国家,那个不是皇帝还正当壮年呢,众皇子就为了皇位斗的死去活来,人家倒好,那皇位就像瘟神一样,谁都不要,先皇驾崩都快一年了,皇位上才出现了一个人。

  当然这位小皇帝也不是自愿的,作为兄弟几个里面可以说是最小的他可不可以不要?答案当然是不行,因为他本身就是被他几个无心国事的皇兄硬生生骗去的。

  不过好歹他们还有点儿良心,没真的丢下小皇帝丢下整个云国,更何况还有个修文长公主在,小皇帝虽说在处理国事上吃力了些,至少还能应付过去。

  可是!他的亲亲长公主殿下偏是个安静不了的家伙,整日里想的就是怎么玩儿,脑子里是白装了那么多利国利民的法子了。

  这不,五天了,整个皇城都翻遍了,连个影子都没找见,天知道他有多头疼那些堆积如山的奏疏,拿去找那几个王爷?算了吧。

  “已经五天了,修文那丫头快回来了,在忍忍吧。”

  这就是他四皇兄轩辕瑾的原话,这可是亲皇兄啊,小皇帝真的很想一摞奏疏甩他脸上,说好的兄弟情呢!

  不过他也不敢真甩,只能恨恨的一边绞尽脑汁批着奏疏,一边看着下座悠闲聊天的几人暗骂。

  而站着周围伺候的宫人对此表示理解,毕竟几位皇子,啊不,现在是王爷,干的事着实有些……缺德,也不也不怪皇帝“怨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碧血说:

快要期末了,但偶会努力不断更的,希望亲们喜欢这篇文文呐~~~(万恶的应试教育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