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甯夜涵低头安安静静的吃着自己面前的牛排。优雅熟悉的动作,无一都表现出一种不属于普通女孩的高贵。待甯夜涵吃完晚餐抬头才发现,莫衍爵一直盯着她看。他到底看了多久又在看什么?甯夜涵眨眨眼睛,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喂,你怎么了?”

  莫衍爵抬手抓住她晃着的手,握在手中把玩着。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眼角:“你哭了。”不是疑问,是肯定。

  甯夜涵打掉他的的手,把头转到一边语气肯定:“没有!”莫衍爵抬起手重新抚上她的眼角,低笑:“真的没有么?”甯夜涵重新转过头瞪着他:“没有!”不过她的话似乎逗笑了他,低笑了几声后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语气有着无限的宠溺,就仿佛对着一个顽皮的孩子:“夜,你真的以为能瞒过我吗?我了解你,你根本什么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不过夜,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你哭呢?”

  甯夜涵抬头看着他,唇角挂着优雅的笑:“既然你觉得自己了解我,不如自己猜猜到底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哭好了。”站起身了,推开他上了楼。

  莫衍爵半垂着眸子,倒是是什么事情能让她哭呢?猜不透,他竟然猜不透。这次相遇之后,让他觉得甯夜涵就像是一团谜一样,让他找不到猜不到。这次的相遇也让他知道,他五年前查到的甯夜涵的资料至少有半数是假的。甯夜涵的真是身份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人替她篡改有关生活经历的资料?不过不管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原因相信她。愿意相信自己的感情,毕竟他喜欢的是她这个人,他也相信凭自己的势力和实力一定可以掌控甯夜涵。

  自信而自傲。这就是莫衍爵。

  甯夜涵走进卧室就径直向浴室走去,闭着眼睛泡着温水里。甯夜涵觉得今天晚上莫衍爵的话中有话,他到底是知道了什么,还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呢?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听了莫衍爵说的,你根本什么也逃不过我的眼睛。自己那一刹那竟然有一种手足无措,不能,我不能让他知道了之后破坏了自己的计划,不能。

  甯夜涵咬住自己的唇,原本相握的手,指甲深深陷入了手背里。她就像感觉不到痛感一样,拼命用痛感来压制自己的情绪。拼命用痛感来告诉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待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手背已经渗出了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浴缸的水中。原本清澈见底的水,现在已经被鲜血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甯夜涵松开自己的手,淡淡撇了一眼指甲缝中的鲜红,放在原本就变色的水中洗了洗。擦干身体,披上睡袍走了出去。

  莫衍爵已经上床了,他坐在床上单手把玩着手机,似乎在看着什么。甯夜涵走到床边坐下,像往常一样躺在他的身边。莫衍爵放下手机,关掉了房间的灯。大手抚上甯夜涵的纤腰,用力一拉甯夜涵的背贴上了他的胸膛,甯夜涵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干嘛?”

  莫衍爵没有挣扎任由她抓着,薄唇在她的脖颈上留下着细碎的吻。他一边吸吮着一边回答:“不如你猜猜看。”甯夜涵狠狠地咬了下唇,你都表达的这么明显了我还用猜?!莫衍爵的手从她的手中抽出,熟练的挑开她的睡袍。甯夜涵只觉得有电流传遍了自己的身体,自己在他的撩拨下也有了感觉。

  今夜无眠……

  **

  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

  清末坐在一张椅子上优雅的喝着刚泡的绿茶,在她对面不远处,一个十字架上绑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男子闭着眼睛,脸上还有一道鞭痕,他的面貌像极了温文儒雅的赢弱书生。不过能被绑到这里来的,肯定没有什么赢弱书生。不知道多久,男子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清末。清末放下杯子,脸上挂着礼仪的笑容,优雅的走到男子面前:“醒了?”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眼睛不善的盯着她。

  (更¤j新最快%上o酷Af匠V.网#

  清末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得摇摇头感叹道:“真不知道莫衍爵到底有什么好的,替他这么卖命值得吗?刘先生。”

  刘千羽咧开唇角,笑着:“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懂得什么是兄弟之情。爵是我兄弟,出卖兄弟这样的事情我刘千羽可不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