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里

  甯夜涵靠在沙发上解着那个酷似数独的游戏,抬头看着莫衍爵坐在书桌上,认真的处理文件。这样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生活不正是我期望的么。如果能永远这样下去也不错,拿起手机看看日期,已经过去十九天了,时间过的真快,樱花盛典很快就要开始了。“爵。”清丽的声音划破一室的寂静。莫衍爵抬头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甯夜涵扬眉:“还有十一天就是日本五年一度的樱花盛典了。”

  莫衍爵淡淡的问到:“你想去?”

  甯夜涵扬起唇角:“不是想去是一定会去,我只是通知你一声,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的。”

  莫衍爵哼笑一声:“你就不怕我不要让你去?”

  甯夜涵扬扬眉:“你会吗?”莫衍爵半垂着眸子,他不会,甯夜涵都说了非去不可,他就不会拦着她,因为能让她这样说,就说明这对她意义非凡。他不想让她伤心,也不想她有遗憾。

  自嘲的笑了一声抬头问到:“什么时候出发?”

  甯夜涵笑着,举起五根手指:“五天后出发。”莫衍爵点点头:“好,这几天我会安排一下sh市的接手情况,樱花盛典的时候我不办公了,好好陪你玩几天。”甯夜涵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爵,你真好。”

  看见她的笑容,莫衍爵刹那间迷失了双眼。不自觉站起身来走到了她面前。伸出手抚摸着她扬起的唇角,温柔而又小心翼翼。薄唇轻启声音像是富有磁性的大提琴:“夜,只要你乖乖的我会对你很好,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只要你乖乖的。”甯夜涵抬眸看着他,眸子中紫光流转勾人夺魄,乖乖的吗?或许我永远也学不会这个词吧。

  莫衍爵抬起手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去公司整理整理最近的工程。走了。”甯夜涵点点头,挥了挥手。待莫衍爵走出主卧,原来甯夜涵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打开手机刚刚收到的视频,视频上的黑色皮衣的男子就是发布悬赏令的人,这个人正坐在凳子上,他的手下在一旁站着。大约不到三分钟视频中出现了一个男子,虽然男子细心的用墨镜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甯夜涵还是看出他是谁。他正是杀手界的孤风。

  q(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孤风坐下和黑皮衣男子讨论着悬赏的细节,大约半小时孤风走了出去。监控其实是没有声音的,不过发视频的人细心的把他们的唇语都翻译了过来。等孤风走了之后,黑色皮衣男子站起身了摘下面具,唇角露出一抹冷笑。甯夜涵看着视频中的面孔,要杀她的人是——陆哲。原来孤风口中的哲少就是他,不过他为什么要杀自己?自己应该和他无冤无仇的,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那天宴会应该是他们第一次见吧,不对,杀手悬赏令上有独孤宇寒过生日的照片,也就是说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六年之前。不过六年前自己有得罪他吗?

  甯夜涵抬手搓了搓眉头,看来六年前独孤宇寒18岁成人礼宴会上的事要好好调查,回忆一下了。不过不管自己有没有得罪他,甯夜涵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光,陆哲都死定了。自己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走出主卧的莫衍爵,开车走到一个毕竟清新淡雅的别墅里。推开门,径直坐在沙发上等着楼上的人下来。

  不一会楼上的人,踏着皮鞋走了下来。手中拿着一个文件夹,萧炎的脸出现在了莫衍爵面前,萧炎看见莫衍爵快速走了过来,问到:“爵,你的伤怎么样了?”

  莫衍爵抬抬受伤的胳膊淡笑:“已经没事了。你不是有线索了吗?”“哦。”萧炎晃了晃手中的文件夹,然后放在桌子上:“都在这里了。”

  莫衍爵翻开看着,半响:“又是他们,还没查出他们是谁?”

  萧炎皱起了眉头:“本来他们的资料就少之又少,这次他们动手打伤你也没留下什么线索。能查出来是他们动的手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莫衍爵合上资料:“加强监视,自己的地盘不能留下隐患。他们来sh市肯定有目的,露出马脚只是迟早的事。现在我们只能按兵不动,好好监视他们。”

  萧炎点点头,莫衍爵继续说:“几天之后我会去一趟日本,你先挑一个执行总裁出来。我要好好放松一下,公司那边你就多费心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