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夜涵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其实孤风的直爽让甯小姐很欣赏,如果甯小姐不杀他,他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不过她应该放过这个杀人灭口的机会吗?孤风可信吗?

  或许她不应该优柔寡断,甯夜涵沉默片刻,然后深呼一口气。看着他眼中的杀意丝毫不隐藏:“孤风,虽然我很欣赏你的作风。不过还是抱歉了。”孤风没有意外:“成王败寇,这是永远的道理。寂,动手吧。”

  甯夜涵拿出手枪,对准他的心脏:“抱歉。”

  一声枪声划破竹林,血,飞溅……

  甯夜涵低头看着自己握枪的手,缓缓的垂落在一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远离血腥?或许这是甯夜涵永远的遗憾。“夜!”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甯夜涵回头,莫衍爵从远处跑过一把抱住她,又一触即分,按住她的肩膀:“你怎么样,没事吧?”她不会知道,在他听到枪声之后有多心慌。似乎深怕她会出事,即使他的理智告诉他:甯夜涵的身手很好,不会出事的。可是他还是慌了,什么时候她已经影响他如此之深,深到已经无法在这场感情的斗争中抽身。

  甯夜涵闻言一愣,他是在关心她吗?不过还是伸出双臂抱住他,风情万种的媚笑道:“爵,我怎么会有事?”头靠在他的肩上,半垂的眸子闪过一丝算计。那个计划的顺利实施,莫衍爵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看来得抓紧时间获取他的信任,和他培养感情了。莫衍爵,虽然我喜欢你但是还是抱歉,我不能因为心软而放过你。这个计划我已经筹划了十几年,不能到最后关头因为我的心软而功亏一篑。莫衍爵,我不能。

  确定她没有受伤,莫衍爵的脸不由得板了下了,瞪着她:“你是属贼的么,有正门不走非翻墙?”甯夜涵白了他一眼,要不是你安排了那么多暗卫,我会去翻墙?突然甯夜涵闻见一股熟悉的女士香水味,这款香水十分少见在甯夜涵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用这种香水,这种香水很像自然的花香,很难分辨。所以她在附近吗?

  风起,不远处的草丛中在风中摆动,出现了细微的声响,莫衍爵眼睛一眯,草丛有人!

  “嗖~”消音枪的声音传入甯夜涵的耳朵,与此同时甯夜涵感觉身子一个不稳,被人按倒在地上。被莫衍爵抱着滚了一段距离,然后莫衍爵上身直起从腰间快速抽出一把手枪,向草丛射去。

  不知道多久,枪声停止。风停,一切恢复了寂静,就像是刚刚什么也没发生过。从来没有。

  除了发烫的枪口,还有莫衍爵流淌着鲜血的背部。他的背部已经鲜红一片,“你,没事吧?”甯夜涵迟疑的说到。莫衍爵摇摇头站起身来,向草丛走去。甯夜涵看他不说话有些着急:“喂,你去哪儿?”

  莫衍爵没有回头,声音有些无力:“我去看看刚刚那个地方有没有什么线索。”估计人已经走了,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留的线索。甯夜涵咬咬唇,可是草丛里的人的还没走。即使她再怎么隐藏,身上的气味是隐藏不了的,也就只有甯夜涵这种接触过的才知道这种特殊的香水。看莫衍爵的样子应该不知道,而自己应该告诉他吗?我知道,她不会杀了莫衍爵的,但是自己就这样看着莫衍爵受伤么?

  莫衍爵慢慢走近草丛,他没有发现草丛中有一个枪口对准了他。藏在里面的女人脸带面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嗖~”莫衍爵毫无防备,子弹打进了他的肩膀。莫衍爵闷哼一声,这可真是大意了。单手手捂住肩膀用布粗糙的包扎了一下,另一只手一直拿着枪。警惕的向草丛走去。香水味的消失,让甯夜涵知道她已经走了。甯夜涵走到莫衍爵身边扶住他,他的脸色有些惨白看来是受伤不轻了,看到他身上的鲜血她心中竟有了一丝心疼,明明是意料之中为什么还会心疼?“疼吗?”话就这样脱口而出,甯夜涵心里一震,这句话是在告诉自己有多心疼他吗?

  莫衍爵闻言一笑,抱住她:“我没事,你自己以后出门要小心。”她的仇人很多,而自己仇人也不少,如果再发生像今天一样的事,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平安,所以千万要小心。莫衍爵扫了眼前的草丛一眼,有些无力的说到:“走吧,我看过了没什么线索。”“哦。”甯夜涵没有意外的说着。

  抬头一辆拉风的跑车向这边奔来,“吱吱——”跑车一个漂亮的侧拐横在了他们面前,从驾驶座上走下的萧炎满脸焦虑。看见莫衍爵的样子,连忙走上前:“爵,你怎么弄成这样了?先上车!”拉开后座让莫衍爵坐了上去,萧炎从副驾座上拿出药箱对甯夜涵吩咐:“夜,我给爵包扎你把车开到帝涵宛。”

  甯夜涵懵了:“帝涵宛?”

  #K酷匠.网}正'X版Uh首》发

  萧炎边坐上后座边说:“就是你最近住的豪宅。”

  甯夜涵也不再耽误时间,坐上车习惯性的飙起了速度。正在给莫衍爵拆包扎的萧炎手一顿,皱眉:“你把车开稳,马上就要给爵取子弹,你也不想他出事吧!”

  听他这么说甯夜涵不由得撇了撇嘴,你怎么就知道我就不想他出事?不过还是把车速降了下来。毕竟他现在还有用,不是么。甯夜涵在心里告诉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