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更l新&最快上j●酷匠o{网({

  男人闻言一愣,然后问到:“不知道小姐叫什么名字?”

  甯夜涵勾唇轻笑:“先生,我叫Candy· Norris。”男人哈哈一笑:“诺里斯小姐可真是厉害,能找到爵少这么好的男人。一看诺里斯小姐就知道是一个善解人意,温柔贤惠的好女人。”

  莫衍爵闻言嘴角一抽,善解人意温柔贤淑,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反正我是一点也看不出来。男人看见莫衍爵的表情,连忙岔开话题:“不知道爵少对我有没有印象,我是木溥。梦梦的未婚夫。”

  甯夜涵眉头一挑,杨依梦的未婚夫?她要结婚了?甯夜涵看向杨依梦,杨依梦只是安安静静的站着,看向木溥的眼神很平静没有一丝爱恋和好感。也就是说,杨依梦有可能是被人逼婚了?

  甯夜涵热情的拉住杨依梦的手,扬起唇角对她温柔的说:“依梦,他们男人聊事情我们去一边谈谈。”杨依梦甜甜一笑:“好。”便跟着甯夜涵去了不远处的一个沙发上。坐下之后甯夜涵随意点了一些点心,看着杨依梦说到:“依梦,前些日子我在京都看见你在白辰的婚礼上哭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杨依梦先是一愣,然后嘴角的笑意渐渐的隐了下去,眼睛中一片悲凉。

  甯夜涵看着她轻声说:“依梦,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解决,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因为你是第一个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乐于助人,不求回报的人。

  杨依梦沉默片刻,然后扬扬唇,语气中没有一丝感情:“Candy,你知道的。我的家庭属于一般的小康之家,一直靠在我父亲的公司支撑着,家里的钱还算宽裕。”

  甯夜涵抿了一口红酒,听着她说。

  杨依梦的语气变得有些感叹:“本来我们家过的很和谐,可是后来我父亲的生意突然变大了,钱也来的快了。我就问我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父亲一直在推脱,不肯告诉我。”

  杨依梦抬头看着不远处的木溥:“从那以后我父母就一直吵起了架,我在我父母的吵架中知道了我父亲开始贩卖起了毒品,而自己也沾染上了。”说到这里目光中出现了一抹讥讽:“慢慢的我父亲被人骗了,虽然幸运的没被查出贩毒。但是公司垮了。我父亲在权衡之后决定给木家卖命,而我也被父亲卖给木家嫁给他们家的独子,木溥。”

  甯夜涵安静的听着这一切,其实这种事情甯夜涵已经见多了,她还不算是太惨的比她惨的一抓一大把。不过她关心的是:“你呢?不想嫁给木溥的对吧!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你有喜欢的人了?”

  杨依梦缓缓的摇了摇头,脸上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神情,小声说:“Candy,木溥长得不是很难看我也能接受得了,可是那也应该有一个前提吧?”

  甯夜涵懵了,前提?既然你都接受了还要什么前提?

  说到这里杨依梦脸上出现了一些红晕,有些结巴的说:“其实,其实他根本不是个男人。”

  甯夜涵手一抖,高脚杯差点飞出去。不是男人,难不成他是人妖?甯夜涵自动补脑着木溥变成人妖,穿着高跟鞋女装的样子。嘴角一阵抽搐。不过甯夜涵也知道,如果他是人妖木家就不会让他娶杨依梦了。

  杨依梦的脸更红了,看来木溥一眼:“Candy,其实他是个gay(同性恋)。不过因为他是木家的独子,必须传宗接代。他妈妈说:无论如何,都必须找个女人生一个儿子。争取一次成功,反正他也不愿意碰第二次。找个女人在外面撑撑场面也好,省得让别人说闲话。”

  甯夜涵听罢咽了一口口水,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就算甯夜涵知道木溥不可能是人妖,也没想到他竟然是个gay,看来木溥一眼,原来这货喜欢男人。看见木溥对莫衍爵那掐媚的笑容,甯夜涵好笑的摸摸鼻子,木溥不会是喜欢上莫衍爵的吧?不过这倒是有可能,就莫衍爵那外表,还有那漆黑的双眸,到外面可是回头率100%。特别吸引人,估计吸引的不只是女人,还有,呃,男人!非正常的。

  杨依梦看着甯夜涵:“Candy,其实我根本没什么爱情观,和谁在一起也一样。小时候我还有一段时间天天想着去当尼姑呢。不过既然要嫁人总得有个限度吧?咱要求不高,正常男人就行了。可是那是正常男人么,就是一伪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