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杀过人,即使再善良再不得已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甯夜涵平静了一下心情,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对了,不是还有参加聚会的吗?走吧。”

  莫衍爵黑眸盯着她,好半响才答道:“嗯,走吧。”搂住她的腰,把她带进了电梯里。按下三楼的按钮电梯里一阵沉默。甯夜涵实在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忍不住扣着手心转移着注意力,不过有些人本就带有强烈的存在感,即使甯夜涵刻意让自己不去看他,也能感受得到他的目光正落在她身上。一楼到三楼其实很快,此时甯夜涵却觉得宛如过了半个世纪。气氛异常的沉闷,诡异。

  “叮。”电梯停到三楼门开了,甯夜涵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不用面对那种气氛了。刚出电梯就有许多目光向甯夜涵射来,甯夜涵能感受到他们目光中的玩味还有诧异,抬头奇怪的看着莫衍爵,为什么会有诧异呢?难道莫混蛋从来没有带女人来过这里?

  莫衍爵毫不理会那些目光,搂着她向一张沙发上走去。一个身上带有书生气的男子走了过来,看着甯小姐:“爵少,这位小姐是?”

  莫衍爵把甯小姐往怀里搂了搂,看着那个男子:“我的女人,甯夜涵。”

  带有书生气的男子,看着甯夜涵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笑着介绍:“甯小姐,我叫陆哲,哲学的哲。不知道甯夜涵有没有什么其他名字。”

  听到这句话甯夜涵的眼中出现一丝诧异,不过还是回答道:“我还有一个英文名,Candy·Norris。”

  Candy,果然如此,陆哲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莫衍爵的黑眸闪了闪,眼中出现了一抹深思,开口:“陆先生似乎对我的女人很有兴趣。”

  陆哲笑:“爵少说笑了,陆某对爵少的女人只有佩服和好奇。”

  莫衍爵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佩服可以有,但是好奇就免了吧,陆先生应该听过一句话:好奇心害死猫。”

  陆哲干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寒,你今天可是来迟了啊!”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抬头望去,独孤宇寒身着一身米白色的西装。正浅笑的和其他人聊着天,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独孤宇寒抬起头来嘴角扯出一个笑容,他的笑容像是春日的轻风,温和,暖人心扉。

  他转头对刚刚聊天的人说了一句,就抬起脚步向莫衍爵走来。走到他们面前的沙发上坐下,嘴角勾起优雅的弧度:“爵少,Candy,好久不见了。”莫衍爵端起红酒轻轻抿了一口:“是啊,好久不见。”

  甯夜涵看着他,优雅的笑了笑没有搭话。

  独孤宇寒哈哈大笑:“看来爵少的日子过的很滋润啊,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兴趣玩一把。”莫衍爵轻轻摇晃了下高脚杯,淡淡的说到:“你还真是好兴致,玩什么?”

  独孤宇寒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说到:“来点简单的,猜牌怎么样?”

  莫衍爵倒是没有意见,不过“单纯的这样玩有什么意思,来点彩头吧。”

  “彩头?”独孤宇寒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知道爵少又看上什么了?”

  莫衍爵低笑:“倒不是看上什么,是有一些疑问需要独孤少爷解答。”

  疑问?甯夜涵眼睛一眯,这疑问八成是关于她的。难道莫混蛋已经发现了什么吗?独孤宇寒微微一笑,从茶几下抽出一副扑克牌放到了桌上,“话不多说了,开始吧。”莫衍爵放开搂着甯夜涵的手臂,专心看着礼仪小姐洗牌。猜牌的规则很简单,每人从中抽取三张牌,任意翻开其中的两张,点数大的获胜,如果点数相同则有黑桃的获胜,如果同时有黑桃点数大的获胜。

  ●E酷aQ匠网E唯"一E)正iZ版},其h#他2/都‘是!z盗●版

  其实甯夜涵也属于这里的半个老板,对这些赌牌,赌点,赌酒倒是有些了解。莫衍爵一直看着礼仪小姐的动作,其实就是为了防止独孤宇寒私自收买了她,然后两人合起伙作弊。不得不说莫衍爵是多想了,如果独孤宇寒想作弊根本不需要收买她,再者赌牌桌上作弊传出去对倾欢的影响不好,独孤宇寒是倾欢的老板当然不能自毁门面,即使是幕后的。

  洗好了牌,礼仪小姐把牌乘横线摊开,对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莫衍爵和独孤宇寒各抽了三张牌放在自己面前,莫衍爵默默看着他丝毫没有开牌的意思,独孤宇寒看了他一眼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推脱:“好,我先开。”

  伸手移到面前三张中最中心的那张,“啪!”纸牌翻过落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