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夜涵脸上瞬间出现了一种了然:“呵呵,我那时太嚣张了,也难怪她会恨上我。”难怪会在豪宅故意刁难自己,难怪她会那么想教训自己。

  想到当时莫素萧的样子独孤宇寒也不禁勾起嘴角。

  笑够了,甯夜涵才想起还有事情没做完:“那组照片是谁发的有头绪了吗?”

  独孤宇寒挑眉:“照片?”

  甯夜涵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忘了:“就是我和昊炫的亲密照。”

  “哦。”独孤宇寒恍然大悟:“你应该已经猜到是谁发出来的了吧!”

  甯夜涵脸色一沉:“还真的是他?”

  独孤宇寒点头。

  甯夜涵深呼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自己保重我走了。”

  独孤宇寒送她走了出去,就坐在休息室里陷入了深思。

  甯夜涵走出倾欢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看来自己得赶紧回去了,不然莫衍爵的又要兴师动众了。

  甯夜涵正想去停车场取车,手机就响了起来,甯夜涵拿起手机接通电话:“喂?”

  “现在在哪?我让人去接你。”莫衍爵低沉的嗓音从手机中传来。

  “怎么了?”甯夜涵不答反问。

  莫衍爵用拇指揉着太阳穴:“今晚有个聚会。”

  酷匠《=网b:唯一#正!b版N#,F其g他都是s盗◇,版

  “什么聚会?”

  “不是什么特别的聚会,就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在一起消遣娱乐,顺便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公司合伙人。”

  甯夜涵翻了个白眼,娱乐是假,找公司合伙人才是重点吧?

  “那地点呢?”甯夜涵问到。

  “倾欢。”

  “倾欢!我离倾欢很近的我自己去就可以了。”甯夜涵急忙说。

  莫衍爵沉默着,似乎是感觉她的语气太过着急了,不过还是:“好,我知道了。”

  听到他的话,甯夜涵松了一口气。如果他派人来接自己看到自己在倾欢门口,肯定会有所怀疑的。不过好在逃过一劫。甯夜涵抬头看着倾欢的大门,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另一边,莫衍爵看着挂断了的电话,心里的疑惑在翻腾着。听她的语气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她今天下午又在倾欢干什么?即使他没有明确的位置,但是甯小姐电话里的吵杂声已经给足了信息。

  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眉头蹙着,已经有些眉目了不过似乎还少着什么。到底是少着什么呢?甯夜涵再次走进倾欢,去了顶楼的一个休息室。休息室里清一色的黑色格局,与地摊上火红的曼珠沙华形成鲜明对比。乍一看还以为进了地狱。拉开衣柜,里面满满都是女士服装,如果让外界的人知道倾欢内还有这样一间私人休息室,一定会成为一条劲爆新闻。

  一般的,在顶楼的休息室只有一间,是专属于夜总会老板的。没有人想到倾欢的顶楼会多出一间女士休息室。甯夜涵的身份可见一般。甯夜涵从衣柜里挑了一件黑色的长裙,裙子也不是特别长,刚刚达到膝盖藕色的小腿显露无疑,裙子的右侧用深蓝色搭配。颈上的项链在海蓝色高跟鞋照下更加美丽。

  甯夜涵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身装扮今天晚上应该可以应付了。

  看了看时间,呼了一口气该出去了。坐电梯到一楼,点了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等着莫衍爵的到来。看着高脚杯中的红酒,眼睛中流光闪烁没有人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不知道多久,莫衍爵走进倾欢一眼就看见了她,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眼睛专注的看着高脚杯,身影有着一丝没落,孤寂。她到底在想什么?她的眸子中竟还有着他不曾见过的死寂和破碎。看得他心脏一抽。走到她身边柔声问:“在想什么?”

  甯夜涵抬头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让人难懂的笑容,伸出双臂抱住他的腰,头埋在他胸前含糊的说:“爵,如果我做错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该怎么办?”

  莫衍爵虽然感觉到很奇怪,但还是摸着她的头安慰到:“既然已经做错了就不要想了,想只是增添了自己的烦恼。事事都有转机想办法解决才是王道。”

  “是啊。”甯夜涵埋在他胸前,可是莫衍爵你知道吗,有些事本就是无解的,它们的转机也是。

  莫衍爵抱住她:“怎么,今天出了什么事吗?”

  甯夜涵咧了咧嘴角笑到:“没有,我很好。”是的,我很好。只是一想到那个计划会让那么多的人失去生命,心里就有一阵内疚。可是我已经回不了头了,这是我的命我必须认,因为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