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夜涵看着自己红肿的关节,有看看面前的墙壁,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抬起手指轻轻敲了一下墙壁,甯夜涵皱眉,没什么不同的啊,难道是因为墙壁是半实的?甯夜涵看着墙壁,握紧拳头“砰!”

  甯夜涵挑眉,不是半实的。难道刚刚是我的错觉,抬起手轻敲墙壁细细的分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细微的差别传入了甯夜涵的耳朵,甯夜涵嘴角勾起,秘密已经快要揭开了。

  抬手“砰!”打了一拳。果然,把手向下伸去在床边触碰到一个凸起的地方,那个地方完完全全被大床遮住了,发现它还真不容易。用手把凸起的地方按下,房间里仍然一片宁静。甯夜涵挑眉,这是怎么回事?

  甯夜涵的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一眼,没什么变化啊?难道是我看不见?甯夜涵站起身了仔仔细细的找着机关。高跟鞋敲打地板的声音在房间里传起,“砰砰砰。”甯夜涵不断的找着,在接近柜子的不远处“砰!”脚下的地板传来不同的声音。甯夜涵顿住脚步,蹲下身曲指敲打着地板。

  “砰砰砰。”听到地板发出的声音,甯夜涵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轻轻抚摸着地板找寻机关,每一个密道必然有着开启的机关,这个也不例外。终于在地板的右下角上抚摸出一个可移动的硬格,硬格下按了大约三厘米就卡住了,甯夜涵眉头不由得一蹙,难道这个暗格不是向下按的而是向上的?不过这也不是没可能,每一个暗道都是设计者的心血,都不是轻易就能打开的,说不定一会儿还会有个密码锁之类的东西呢。

  看{?正6&版((章节》上J\酷匠%A网~z

  把硬格拿出来,地板上就出现了一个蝴蝶形状的空格,甯夜涵眉头一挑,难不成还真被她猜中了?这个形状好像有一点眼熟,不过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甯夜涵坐在地板上,微微皱着眉头努力回忆着。我到底是在哪里见过?甯夜涵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到关键时刻什么也想不起来。用力摇摇头,用手扒了扒自己的头发。算了,想不起来就不想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想。

  要知道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莫衍爵还在这个豪宅,随时都有可能推门进来。何况经过今天的这一系列事情,甯小姐又成功的多了一个敌人,这个敌人还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看着呢。至于这个密道,甯夜涵觉得莫衍爵还不知道这个密道的存在。原因很简单,如果莫衍爵已经发现了的话,绝对会打开看看。但是这个密道的钥匙甯夜涵已经见过了,所以莫衍爵根本不可能会有钥匙。想要打开只能用蛮力拆除了,既然这个钥匙孔完好无损,就说明莫衍爵还没发现这个秘密。既然他还没发现,甯夜涵就决定先不告诉他,把这个密道的秘密隐藏起来。

  说做就做,甯夜涵立马把大床旁的那个凸起部分恢复了原样,那块地板也随之正常了。做完一切的甯夜涵,安安静静坐在大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睛中闪现着密密麻麻的算计,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莫衍爵坐在书房的沙发,凝视着自己的双手,说他在看自己的手还不如说他在透过自己的手看着别的东西。莫衍爵抿着唇,现在他的脑子里很乱,很乱很乱。他实在没想到甯夜涵会那么倔强,那么要强。更不会想到自己会克制不住的打上去。在她面前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竟是这么脆弱,脆弱的仅仅因为她的几句话就失去了理智。甯夜涵,你就是曼莎珠华,艳丽的让人明知危险但又忍不住去靠近。夜,我像毒品分子一样对你疯狂的上了瘾,不要想离开我,我不会放手的除非我死或者我们一起死。对我来说,既然得不到不如毁了更好些,到了那时候我们就一起前往地狱的尽头,去洗净自己手上的鲜血,这一世的怨孽。夜,你可知道我从来不碰让我上瘾的东西,除了你。莫衍爵的薄唇轻启,声音轻的像是要融进空气一样:“所以,要乖乖听话好吗?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缓缓的闭上眼睛声音仍在继续着“我不想伤到你,所以不要逼我。”微微靠在沙发上,拇指按着太阳穴。最近的事情特别多,先是执行总裁被人干掉,最近又被人告知华夏涌进一批不明分子,现在又和那女人闹僵了。还真是多事之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