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话音未落,下颚的疼痛,就越发的剧烈的起来。甯夜涵蹙着柳眉,努力隐忍着疼痛。眼前一黑,整个脑子都只剩下了下颚的疼痛风暴,脑子里眩晕了起来,差点没晕过去。甯夜涵实在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人扣着下颚,扣到差点晕过去。别墅,只剩下了无声的较量,还有死寂一般的气息。

  “啪~”一个响亮的声音划破别墅的死寂,白皙的面孔上,多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甯夜涵不可置信看着莫衍爵,心,在不断的下落,不断的变凉着。呆呆地看着他,“怎么会,你怎么会?莫衍爵,你……”不可置信的摇着头,脚步慢慢的向后退着。

  莫衍爵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怎么会?怎么会?自己竟然……,本来只是不想听到她说的话,不想听她划开他们的关系,而自己竟然……

  慢慢握紧自己的手,自己的情绪竟然因为她的几句话就不受控制,几时,她对他影响到如此之深。垂落在身旁的手,在轻颤,到底是为她,还是为他。用力握紧拳头,克制着颤意。几时,他竟因为打了一个女人而轻颤。可笑,可笑至极。

  克制着颤意,抬起头看着慢慢后退的甯夜涵,那双美丽的眸子写满了不敢置信,那双眸子瞪着他,仿佛有着无数的控诉,届时让他心头一软。原来,她还信着他,即使五年不见,即使她恨着他,即使他们之间从未太平过。但是,她还信他,这一点却没有改变,她信他,信他不会伤害自己,信他不会信口开河,对,她信他。

  可是现在看来,是她太傻了,太傻,太傻了。握紧拳头,甯夜涵,你受到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记住,你是Candy,刀枪不入的Candy!想要打倒我,做梦!想让我道歉,做梦!

  0v酷f匠“$网x*正=4版R首=b发;

  “夜,我……”莫衍爵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甯夜涵冷冷的看着他,骂道:“莫衍爵你真是个混蛋!”拿起身旁的花瓶,朝他扔了过去,混蛋,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砰!”花瓶破碎在莫衍爵身后的地板上。莫衍爵轻易地躲过了花瓶,正凝视着她。甯夜涵没有说话,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转身向楼上跑去。

  莫衍爵也只是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完全在他视线里消失。

  莫素萧看着他们的样子,心中便有了一丝了然,自己的这个弟弟对甯夜涵绝对不一般。不过,莫素萧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甯夜涵必须死!只有她死了,自己才会有机会。把自己的念头压下,看着莫衍爵,戏谑道:“怎么了?连个女人都搞不定。她不是你的吗?”

  莫衍爵撇了她一眼:“我的事,你还不配问。”转身上楼了,去了书房。

  莫素萧看着他离开背影,狠狠地跺了跺脚。心到:莫衍爵你和甯夜涵还真是一对,一样的薄情。不配,不配一口一个不配,你到底是有多嫌弃我?

  一脸不爽走了出去,今天真是失策,不仅没有让甯夜涵出了臭,自己还白白的受了一场气,挨了一巴掌。最关键是莫衍爵竟然对姓甯的有了兴趣!这事情麻烦了。

  三楼,主卧甯夜涵把门反锁,一个人坐在床上,心中的怒火在不断燃烧着。白皙的脸庞上赫然有着五个红色的手指印,混蛋,这个混蛋!!!甯夜涵咬着唇,像是要把唇要穿似的。从来没有人可以在动了我之后,还好好的。莫素萧,莫衍爵你们一定会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买单!

  甯夜涵的眼中出现了一种嗜血的光芒,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莫素萧,莫衍爵,拳头慢慢的握紧到极致,眼中的嗜血更甚。

  “砰!”一拳捣着墙壁上,甯夜涵闭着眼睛,不断的喘着气。“砰砰砰~”拳头不断的落在墙壁上,拳头和空气的不断接触,还隐隐出现了些拳风。拳头落在墙壁上的声音越来越大,甯夜涵的手指关节处已经有了一层淡淡的红肿。

  “砰!”这一声,远远比之前的要大很多。甯夜涵猛地睁开眼,伸出手,细细观察着手指关节上的红肿,神色莫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