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夜涵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原来的座位上,多出了几个人。莫衍爵和塔西已经回来了,而他们的对面还坐在一对夫妇。幕枫则不耐的坐在一旁。如果没有猜错,那对夫妇就是这个party的主人。

  莫衍爵看到甯夜涵过来就伸出手,把她环住。对那对夫妇介绍:“布兰迪先生,夫人,这是我的舞伴。”

  甯夜涵扬起嘴角:“久仰了,布兰迪先生,夫人,我是Candy·Norris。”

  布兰迪先生笑着:“Norris小姐,经常来韩国?”

  甯夜涵笑到:“何以见得?”

  布兰迪哈哈一笑:“Norris小姐的名声在韩国可是不小啊。”

  甯夜涵没说话,只是笑笑。其实甯小姐自己的事自己清楚,自己在韩国根本没啥名声,至于那个姓布兰迪的怎么知道,甯夜涵也不清楚。

  倒是莫衍爵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个宴会对甯夜涵来说可以说是无聊了。宴会的整个过程,她都是坐在一旁喝红酒。偶然拿起手机解解那个酷似数独的游戏,幕枫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莫衍爵还在应酬着。或许他们的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戏,即使不愿但还是不得不去演,相互客套,相互利用,前一秒还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下一秒就拿起刀子不着痕迹的阴你一刀。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快了,甯夜涵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只要他死了自己就自由了。那个人的命,她要定了!不过现在,貌似已经不早了。自己也有些困了,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衍爵走过来坐到她身边,搂住她的腰。身体靠近着她。甯夜涵放了手机,看着他:“喝醉了?”

  莫衍爵闭着眼睛:“没有。”虽然喝了不少,但是莫衍爵的酒量不差,还远远没到醉的程度。

  t看#i正版。.章d节m上酷#匠网I!

  甯夜涵打了个哈欠,问:“什么时候结束?”

  莫衍爵低笑到:“困了?”甯夜涵点点头。

  莫衍爵站起来,拉着甯夜涵的手,淡漠的到:“那就走吧。”甯夜涵站起来,跟着他出了宴会,坐上了车。或许她真的困了,在车上坐着坐着就感觉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虽然自己极力睁开,可是最后还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车到了别墅,莫衍爵才发现甯夜涵已经睡着了。看着她的睡颜,他竟然不忍心叫醒她,小心的把她从车上抱到了卧室,给她盖上被子。都是因为他昨晚要她太多次了,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困了。莫衍爵抚摸着她的秀发,甯夜涵,到底这么样才能得到你的心?

  甯夜涵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身旁也已经凉了。看来他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这空荡荡的房间永远只有我一个人。甯夜涵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你到底在期盼什么?

  甯夜涵穿好衣服,下楼了。楼下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玩世不恭的男人。看见她下来,萧燚打着招呼:“夜,我等你好久了。”甯夜涵一愣:“等我?”

  萧燚笑着:“爵叫我带你去机场。”

  甯夜涵走到沙发上坐下:“又去哪?”

  萧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华夏那边出事了,爵可是个大忙人。”

  甯夜涵优雅的笑着:“那就走吧。”

  甯夜涵以为莫衍爵已经提前走了,没想到她上了专机之后,看到莫衍爵黑着脸坐在沙发上。好吧,看起来她是高估莫衍爵对工作的热情了。看见莫衍爵黑的成锅底的脸,甯夜涵果断决定不去招惹他,静静的打开手机浏览着网页,刚打开手机进入眼帘的头条新闻就是:惊爆,sh市莫氏执行总裁车祸身亡。记者还含蓄的提出:这到底是单纯的车祸,还是商业的阴谋?

  甯夜涵不经摇头,这麻烦可是大了。杀人都杀到董事会头上了。执行总裁都去地狱报道了,做总裁的还这么淡定,也是个奇葩了。

  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已经立夏了,太阳光也越来越刺眼了。甯夜涵不由得用手遮住太阳,真是讨厌阳光!甯夜涵是夜的宠儿,在夜中的生活让她在心里抗拒阳光,对黑暗的习惯让她觉得到阳光照射在身上浑身都不舒服。甯夜涵窝在沙发上,一动都不想动。从韩国去华夏的整个过程,这几个都相当沉默,整个气氛都显得格外沉闷。甯夜涵也只是不断的玩着手机,解决着自己的事情。抬手摸摸自己脖子上莫衍爵送她的项链,嘴角浮现一抹莫名的笑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