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夜涵你可知道,如果我得不到你,我宁愿毁掉。也许这就是喜欢与爱的不同吧,喜欢是是自私的,爱却是放手。即使像莫衍爵这种男人,也会选择放手,不过他放手的方式却是极端的。例如:自杀!用结束自己的生命,来强迫自己放手。

  微微敛下眉,继续工作。一阵脚步声在偌大而安静的办公室响起,随着脚步声的逼近,属于她的清香也扑面而来。甯夜涵缓缓的走到他的身边,看着他工作。

  ‘咔。’办公室的门开了,门外走进一个艳丽的女人。那个女人,身着一身黑色的工作服,刚刚达到衣领的短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清爽。看到甯夜涵的时候,显然愣了一下。眼睛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然后挂着职业化的笑容,对莫衍爵说到:“莫总,这是您要的股份走向。”说着,把手中的资料放在了他桌子上。然后转头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看了甯夜涵一眼。甯夜涵总觉得这个女人怪怪的,好像接近莫衍爵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甯夜涵低头看向他,莫衍爵已经拿起刚刚那个女人拿过来的那些资料,翻看了起来。“刚刚那个女人是谁?”甯夜涵问道。

  莫衍爵头都不抬,随口说道:“一个叫闫清水的秘书。”

  :更新最快上酷R匠网

  甯夜涵睫毛微颤:“那你觉得她怎么样?”莫衍爵奇怪的看着她:“工作严谨,过两天就要调去华夏了。”

  甯夜涵在莫衍爵的目光中,不由得有些心虚。其实连甯夜涵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心虚个什么劲。好在莫衍爵没有再看下去,把目光移向了面前的资料。甯夜涵也顺着他的眼睛向资料望去,面前的股份还算是比较平稳,不过以甯夜涵的眼界还是可以看出这份股份有着很大的危机,甯夜涵有些犹豫的说到:“这份股份,有问题对吗?”莫衍爵脸色微变,然后单手环住她的腰。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回到:“是。”甯夜涵有些诧异,既然他早知道了,为什么不去解决?莫衍爵看着她古怪的表情,微微一笑:“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这一刻,甯夜涵都莫名的被他的自信渲染了,自信总能给人力量。这一刻,甯夜涵也深深的知道了,他的成功不是偶然!即使他的父亲给他留下了莫氏,但是他还在努力着。即使他的家庭再显赫,也压制不住他的光芒。这个男人是用着自己的生命在证明自己,在往人生的巅峰爬去。

  也许他就是凭着这股自信和上位者的豪气,让那些兄弟为他出生入死!而他也为了自己的兄弟和安宁背水一战!这就是他吗?这就是自信的莫衍爵吗?我好像有点懂了。

  “当初你为什么要去做杀手?”低沉的嗓音划破了办公室的宁静。

  甯夜涵敛眉,为什么?为什么?小小年纪,背上被鞭子留下一道道的血痕。明明已经泪流满面但还是笑着,对自己说:Candy,只有痛才能让你更明白,如果不强大起来,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慢慢的她明白了,只有强大起来,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只有强大起来,才有把敌人拖进地狱的资本。只有强大起来,才有权利去追逐自由。甯夜涵闭上眼,红唇轻启:“因为自由,因为命运。只有强者才能掌控自己命运,如果我不够强,在任务中死去倒也不亏。”

  莫衍爵猛地把她按在怀里,死死地抱住她,温和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带来一丝瘙痒。而他冷冷的在她耳边吐出:“你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死!”

  甯夜涵靠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他冰冷的声音在她听来却格外的暖,不论他把她当什么,最起码他是在乎她的。最起码他会把她当人看!他霸道的性格从未改变,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对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今晚,你是我的!那种淡漠,那种语气,就像是在和一个无比卑贱的仆人对话。眼神中还有着一种鄙夷和蔑视,而她风情万种,如玉般的手指,轻抚着他的胸膛,眼睛的媚色恰到好处。当时他不会想到,他的慵懒,他的轻视,却是被一把刀刺进胸膛做代价。

  莫衍爵,你的霸道已经深入骨髓。即使你披着总裁的外衣,也改不了嗜血的本性。

  我们也许很有缘分,在亿万人群中碰见彼此。可是那到底是善缘还是孽缘?那到底是幸福的夙愿还是罪恶的开端?莫衍爵,我不配有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