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灵活的在她的口中搅动着,彼此的唾液已经分不清了。他的这个吻,带了侵略性,一点一点的在她的口中蚕食着空气。他的舌就像带着刀子似的,在她口中一寸一寸的割着。勒得生疼生疼的。

  甯夜涵没办法反抗,只能默默的承受着,来自他的狂风暴雨。不知道多久,甯夜涵的脑子变得混沌,刚开始的疼痛,变成了麻木。他的舌头带着电流,给她一阵一阵的轻颤。耳边还时不时响起老虎的吼叫和昊炫的隐忍声。

  “啊~”昊炫的惨叫帮她拉回了一丝理智。猛然一滴液体落到了甯夜涵的脸上,黏黏的,似乎还有些腥味。甯夜涵瞪大眼睛,是血!是血!即使没有摸到,即使没有看到。甯夜涵已经肯定了那一滴液体是血。眼睛飘到了昊炫的身上,昊炫的身体已经血肉模糊了,血,溅了满地。老虎的身体已经挨了十几刀。不过在和昊炫对峙的途中,仍占着主动。他们流下的血已经分不清了。整个人都沾腐臭的肉腥味。看见这个画面,甯夜涵直觉的胃里一阵翻腾。身体在轻颤着,猛地推开莫衍爵,莫衍爵没有想到甯夜涵会推开他,脚下一个踉跄。甯夜涵后退着,手捂着自己的唇,柳眉一皱,撑着墙干呕着。“呕~呕~,莫衍爵你,真恶心,呕~,做的事更恶心!呕~”甯夜涵强忍着自己的反胃感骂道。其实甯夜涵一点也吐不出来,只是觉得恶心,一想起就忍不住干呕。

  莫衍爵眸子一凌,心里暗道:甯夜涵,你是自找的!一把把她按在墙上,直接吻了上去。“唔~莫~唔~~~”甯夜涵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他反复蹂躏着她的唇,她被迫接受着这个粗暴的吻。猛然甯夜涵感觉下唇一痛,他,在咬着她。看来他真的生气了,下唇溢出了鲜血。血腥的味道在口中蔓延。

  慢慢的甯夜涵已经快失去理智了,血!是血!!!甯夜涵的眼睛失去焦急,本能的向下咬去。下颚一阵疼痛,耳边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响起:“夜,你可真不乖!”竟然敢咬我?!莫衍爵看着怀里的这个人,双眸微微闭着,原本美丽的嘴唇,在他的蹂躏下已经肿了起来。双手握着的拳在轻颤着,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酷@匠y网:R永%#久免j费看、M小说#C

  甯夜涵的脑子里已经只剩下一个字:血!血!

  手腕处的疼痛似乎给她带来了一丝清明。

  莫衍爵使劲拉扯着她的手腕,眉头蹙着。伸手拍打着她的肩膀,呼唤着她:“夜?夜?你怎么了?夜……”

  ***************“啊~”昊炫低沉的声音在前方浮现。是谁?到底是谁?脑海中闪过莫衍爵那妖孽般的脸颊。

  “砰!”一声枪响,又是谁遭殃了?那尖叫声为什么那么熟悉?慢慢的一个画面出现了,一个妖孽的男人拿着一把精致的手枪,对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身影这么熟悉?男人扣动手枪,子弹划过空气发出声音。熟悉的尖叫再次响了起来。女人倒地。她的面孔也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个及其普通的女人,不美丽,不妖艳。但是却及其重要的女人。

  “不要,不要,阿谨!阿谨!”

  甯夜涵大叫:“阿谨!!!”甯夜涵猛地坐直身子,伸手摸摸自己的脸颊,似乎还有泪痕。刚刚自己竟然梦见她了,萧炎说的对,自己还是放不下。把自己的脸埋在双腿里,呢喃到:“阿谨,我该怎么办?”

  佣人早已经推门进来了,看见甯夜涵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灿灿的站在一边。

  甯夜涵也没沉默多久,抬头问到:“我昏迷多久了?”对,就是昏迷。甯夜涵知道,当时她病发没有做出过激行为,只有昏迷一种可能。

  佣人回到:“甯小姐只睡了两个小时。”

  甯夜涵点点头,看来也没多久。

  佣人像想起什么似的:“对了,爵少已经知道小姐醒了,在下面等你用餐。”

  甯夜涵眸子闪了闪,嘴唇轻动:“不去。”

  佣人到是脸色大变,慌张的说:“甯小姐就不要为难我了,爵少对您挺好的,我不想失掉这份工作。”

  甯夜涵低头不语,慢慢的思索着。莫衍爵既然在下面等自己,就一定会不答目的不罢休的,可是她真的没胃口。甯夜涵转念一想,既然他愿意等着,那自己就迟点下去好了。一思及此,甯夜涵看着佣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我去洗漱,你先下去吧。”佣人也露出会心的笑容:“好,谢谢甯小姐。”然后转身下楼了。甯夜涵看着佣人离开背影,不由得笑了笑。她活的真简单,简单的让人羡慕。

  伸手扒了扒头发,起身向卫生间走去。莫衍爵手里把玩着手机,听到有人从楼上下来,就抬头望去。莫御寒皱眉,对着佣人说:“她呢?”佣人回到:“甯小姐洗漱之后就会下来。”

  听到这里莫衍爵只是再次低下了头,手机里是一截简短的对话:莫衍爵:有结果了?

  艾子晏:还没。

  莫衍爵看到这两个字,眼眸一暗,还没有么?今天下午的时候,莫衍爵就觉得甯夜涵的反应不太正常,直到甯夜涵慢慢失去意识,莫衍爵才发现原来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她,到现在他还记得当初她脸上痛苦的表情,似纠结,似隐忍,又似疯狂。他一直在努力尝试着唤醒她,可是根本没有用,那种无力感他根本不想再感受第二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失去意识,看着她痛苦,看着她慢慢的昏迷过去。

  在她昏迷的过程中,莫衍爵已经让艾子晏检查过了(艾子晏是个医生。),艾子晏当时的表情十分怪异,老半天才憋出一句:“她身体里似乎有毒素。”

  莫衍爵脸色一黑,不过还是问到:“似乎?”

  艾子晏拧着眉点点头:“似乎是毒素,又不太像。现在我还不能确定是什么。让我回去研究研究吧。”

  莫衍爵把玩着手机,等着甯夜涵。不知道等了多久,看了看时间,眉头一蹙。已经半小时了,莫衍爵正要站起来上楼,甯夜涵的脚步声从楼上传出。

  等看到人影,莫衍爵才淡淡的撇着她:“我还以为你淹死在厕所了呢。”甯夜涵脚步一顿,有这么说话的吗?!不过她也知道莫衍爵心里不爽,在发牢骚呢。反正她的目的也达成了,好好搓了搓他的锐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