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衍爵看着笼子中的昊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抬手一挥。其中一个黑衣男子就抬起一桶水,猛泼到昊炫的身上。

  “啊……”昊炫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嘴角因过度干涸,流出了一丝血迹。莫衍爵看着他的样子,眼中出现了一种嘲弄,冷笑:“这才刚刚开始,你怎么就晕了?”

  昊炫咧嘴:“你个魔鬼。”

  莫衍爵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轻声说:“是么。”然后把头转向甯夜涵“我说夜儿,你觉得他这个样子好看吗?”

  甯夜涵呆呆地看着他,就像是想要把他看透一般,莫衍爵,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听到莫衍爵的话,昊炫终于发现了甯夜涵的存在,沙哑的声音不断从口中传出:“Candy,Candy,,,你快走,远离这个魔鬼……”

  看着甯夜涵,莫衍爵笑了:“夜,听到了么?他叫你快走。”

  甯夜涵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看着自己的这个枕边人。莫衍爵,你真的比我狠。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些画面,转头对昊炫说:“那些照片上的女人,不是我对吗?”

  昊炫迷茫的看着她:“照片?什么照片?”甯夜涵一听,立马就要转身拿照片。可是无奈,她的手被莫衍爵死死地扣着,移动不了分毫。只好瞪着莫衍爵。莫衍爵漫不经心的打了响指,一个黑衣男子就从桌上拿了照片,侮辱性的丢在昊炫所在的笼子里,甯夜涵不由得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狗仗人势,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昊炫到也不在意,拿起照片观赏着。莫衍爵的眼中闪过一股玩味,就像是在看某场戏一般。许久,昊炫抬头看着他们:“Candy,这张照片中的人,是你。”

  什么?甯夜涵心里一沉,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连昊炫都蒙在了鼓里。看着地上散落的照片,甯夜涵都险些认为照片上的人就是自己。假扮自己的那个人,最后不要让自己逮住,不然我一定画花她的脸!

  莫衍爵讥讽的看着甯夜涵,就像看一个跳梁小丑表演杂技。“怎么?还有什么可说的么?”莫衍爵冷笑着。

  甯夜涵失魂落魄的摇摇头,“吼~”不知道什么时候,老虎和昊炫换了个大笼子,中间的铁柱也没有了,老虎向昊炫狂扑着,昊炫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满身鲜血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野兽。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突然到甯夜涵只是呆呆地看着,昊炫手中握着一根棍子,平静的看着老虎,眼睛中出现了坚毅之色。随着老虎的逼近,‘啪!’棍子落在了它的身上,“吼~吼~”老虎似乎愤怒了,咧开大嘴向昊炫扑去,老虎尖利的牙齿中还时不时滴落下,因美味才存在的唾液。昊炫看见老虎扑面而来,心里一凉,把棍子横在他和老虎之间,老虎巨大的冲击力把昊炫扑倒在地,而那根棍子被昊炫死死横在老虎的前爪,试图于老虎拉开一些距离。尽管双手已经血迹斑斑,昊炫就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因为他知道,如果坚持不下去,失去的就是自己的命。“吼~”老虎大叫着,带着野性的唾液滴落的昊炫的脸上。

  这一声吼叫,把甯夜涵惊醒,甯夜涵急忙向前跑去,却被莫衍爵一把拉回,甯夜涵挣扎着,莫衍爵非但没有松开的痕迹,反而越扣越紧,紧到甯夜涵的手腕的咯咯作响。甯夜涵吃痛,冷喝到:“放手!”

  莫衍爵没有说话,只是他的动作告诉了甯夜涵,他不放手。

  酷@匠G网永‘,久zD免费e看小#☆说ij

  甯夜涵脸色一沉,身子微微向后一退,右腿朝莫衍爵就是一个回旋踢,莫衍爵眼睛一凝,几年不见,她的身手又进步不少。身子向后一仰,右手用力扣着她的手腕,左手找准时机抓住了她的右脚腕。这下甯小姐尴尬了,因为去参加婚礼,所以穿的是连衣裙,这会儿右腿抬着,裙下的风光都系数暴露出来了。

  不过好在,除了莫衍爵外,黑衣男子们都目不斜视,早在甯夜涵抬腿的时候就低下了头,昊炫更是自顾不暇,哪有时间看甯夜涵呢?

  甯夜涵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然后到莫衍爵说到:“放手。”

  莫衍爵淡笑:“不放。”

  “你……”

  谁也没有看的,甯小姐的右手偷偷伸到了背后,一个刀子向莫衍爵的左手刺去,莫衍爵没有心里准备,看见甯小姐手中的刀子果断放了左手。

  甯夜涵也没办法和他纠缠,谁让自己的身手不如人家呢?把刀子扔向笼子里,喊到:“昊炫,接住!”

  昊炫的意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听见甯夜涵的声音,努力睁开眼睛,强忍着一只手支持,接过了刀子。看着自己身上的老虎眼睛中闪过一丝寒光,一刀捅了上去。“吼~”老虎吃痛,爪子朝着昊炫就是一抓,昊炫的胳膊又添了血淋淋的一道。‘咔。’木棍断了,老虎整个都扑在了昊炫身上,尖利的牙齿撕扯着昊炫的身体。昊炫强忍着疼痛,一刀一刀的狠狠捅着。

  甯夜涵看见昊炫的胳膊已经被老虎咬下一大块,白花花的骨头裸露出来。终于按耐不住,挣脱着莫衍爵的禁锢。莫衍爵只是冷眼看着,“放开!混蛋!在下去他会没命的!……混蛋!放开!”甯夜涵一边挣扎一边低声骂着。

  莫衍爵眉头一蹙,她这个样子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她是什么身份他清楚,她已经见惯了生死,如果没有什么,她肯定是冷眼旁观。莫衍爵越想心里越不舒服,把她向前一拉,单手扣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穿过她的黑发,扣住她的后脑勺。吻了上去,舌尖轻轻划过她的唇瓣,继而用力吸吮着,甯夜涵的唇上传来阵阵酥麻,她知道他想干什么,死死咬住贝齿抵挡着他的进攻。莫衍爵眉头一皱,腾出一只手用力扣住她的下颚,强迫她张开嘴,他的吻一如既往的霸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