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夜涵看见女人的背影,不经皱起眉,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女人拼命向前跑着。甯夜涵急忙追,不过由于距离远,在一个岔路口就跟丢了。

  甯夜涵盯着岔路,努力回忆着刚刚那个背影到底是谁的。为什么她会有种熟悉的感觉?不应该啊,她在京都不应该有多少熟悉的人。甯夜涵是一个混血儿,她的父亲Endy·Norris本就是混血儿,身上有50%的法国血统,25%的韩国血统,25%的葡萄牙血统。

  倒是甯夜涵的母亲是一个纯正的华夏人。

  而然甯夜涵从小就跟着父亲,在法国长大。这次来京都都是头一回的。怎么可能会认识这里的人呢?

  甯夜涵正想的入神,一只手就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甯夜涵心里一跳,本能的一拳打在了后面人的身上。“嗷!”萧炎黑着脸,捂着肚子。甯夜涵听见声音回头看过去,不禁用手捂住头,天,怎么又是他?

  萧炎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刚刚被手机砸了一下,现在又无缘无故被人打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甯夜涵自己下的手,自然知道自个用了多大力度。反正下手是不轻。

  萧炎一脸无语的看着甯小姐,大叫:“我说夜,你个女孩子家就不能下手轻点?我都怀疑今天我是不是和你犯冲啊?”甯夜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灿灿的笑着,等着他报怨完。

  不出所料,萧炎又吧啦巴拉的抱怨了一大通,甯夜涵都怀疑起自己的眼光了,为什么当年刚认识他的时候没发现他这么唠叨?

  终于,萧炎在唠叨完了之后,进入了正题:“爵在等你,咱们过去吧。”然后没等甯夜涵点头,就率先走到前面带路。甯夜涵看着萧炎的背影苦笑,看来他心里还是不爽。不过一天之内被人伤两次,还不能还手,想想都憋屈。

  不久萧炎停了下来,对甯小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甯夜涵看见了不远处的莫衍爵,抿了抿唇走了过去。

  “坐!”莫衍爵看着她,林夜涵不情不愿坐到他身边。他的手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腰,甯夜涵不自在的动了动。看着他:“先放手。”莫衍爵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怎么,不习惯?那你打算什么时候习惯习惯?”最好一辈子都别习惯,甯小姐心里想着。

  音乐响了起来,不过让甯夜涵诧异的竟然不是《婚礼进行曲》,不过又在情理之中,无他芊儿的情况也就《梦中的婚礼》最合适了。不过。。甯夜涵转头问:“白辰的父母也同意他这样胡闹?”莫衍爵笑到:“这么可能?”

  “那……”

  “他的父母远在韩国,就算知道了也没时间阻止。”

  甯夜涵点点头,目光移向了红毯上。白辰紧紧握着叶芊儿的手,就好像一松开她就消失了。白辰看着她躺在水晶棺材的容颜,轻轻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很虔诚很温柔的吻。

  白辰眼睛中的留恋和痴迷让甯夜涵的心猛然一颤,这是爱吗?这就是白辰和叶芊儿之间不离不弃的爱吗?为什么,为什么白辰的眼神让她觉得好难受,难受的她想哭。

  他们的婚礼上,并没有神父,也没有鞭炮。有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甯夜涵不由得在心中思索,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甯夜涵腰上的手猛然一松,甯夜涵回头奇怪的看着他,不过看到的只是他的背影。莫衍爵一边向外走着,一边打着电话。看他严肃的表情似乎出了什么事,不过甯小姐可没心思管他的事。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奇,一句话,好奇心有限。

  就这样甯夜涵一个人见证了,白辰和叶芊儿白色的婚礼。

  直到婚礼结束之后,莫衍爵也没再出现,甯夜涵本想再去看看叶芊儿的,不过还没等她行动,萧燚炎就拦在了面前说:“爵让你马上过去。”

  甯夜涵看见萧炎的面情有点古怪,现在的他收起了以往的玩世不恭,一脸严肃,怕是出了什么事了吧。不知为何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而萧炎的眼神让她有些不舒服,就好像,是她做错了什么。。

  跟着萧炎走出了婚礼地点,上了一辆黑色跑车,而跑车的方向,,“这不是去别墅的路!”甯夜涵看着萧炎肯定的说到。

  萧炎淡淡的说到:“不是。”

  “那这是去哪儿?”

  萧炎不温不火的回答:“机场。”

  甯夜涵一愣,机场?才多长时间,莫衍爵已经跑那么远了。

  萧炎停下车,解下安全带看着她,迟疑的说到:“你知道爵最讨厌什么的,那你有没有,,,”

  甯夜涵眸子一暗:“我……”

  她的迟疑让萧炎心里一沉,开口:“我知道了,走吧。”

  甯夜涵看着他的样子,像是误会了什么,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们坐的飞机,是莫衍爵的专机。一路上萧炎一句话也没和甯小姐说,只是一根接一个的抽着烟,低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最新章"节b上酷=匠网!

  一路上,气氛十分压抑。这种压抑感让甯夜涵心中的不安越发大了。这次去的是韩国,韩国相比起华夏,甯夜涵熟悉很多。毕竟她身上有这12.5%的韩国血统,(你身上还有50%的中国血统,也不见你有多了解。)而且以前在韩国住过一段时间。虽然很短暂,不过还是了解不少。韩国,不知道莫衍爵来韩国干什么。看萧炎的态度,是和自己有关吗?

  不过甯夜涵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在韩国做过什么,貌似自己什么也没做过吧?

  甯夜涵在这种气氛中煎熬着,一分一秒都过的十分漫长,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别人都知道,而自己却丝毫不知情,还受着别人的白眼的感受。

  不知道多久,飞机落地了。这一刻,甯夜涵心慌了。明明想快点来看看莫衍爵到底是因为什么才那么对自己的,明明着急知道真相。这一刻她却慌了,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对未知的迷茫,这是对事情脱轨的不确定。

  甯夜涵深呼了口气,甯夜涵去吧,害怕,从不是你该有的情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