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衍爵冷冷的命令:“有个婚礼,萧炎会去接你。”说完,不等甯夜涵反应就挂了电话。甯夜涵呆呆的望着手中的手机,然后坐起身子,举起手机朝大门狠狠砸去。靠!竟然挂我电话?长这么大敢挂我电话的没几个,你也算一个了!女佣的声音出现在耳边:“甯,,,甯小姐,他,,。”甯夜涵感觉女佣的声音有点走调,就抬头望去。萧炎正皱着眉,用手唔着头,目光不善的望着甯夜涵刚刚扔出去的手机,活活像那手机欠了他八百万似的。很明显手机刚刚,呃,,攻击了他。甯小姐捂脸,真是人倒霉扔个手机都能砸到人!只不过被砸中的那个人运气也好不到哪儿。萧炎黑着脸:“这手机是?”女佣灿灿的笑着。甯小姐站起来尴尬的看着那个手机:“那个,,那个手机是我扔的,很抱歉给你带来了一点小麻烦。”小麻烦?萧炎无语对天,甯小姐你能再胡说一点吗?萧炎瞅了甯夜涵一眼,无奈的说到:“走吧。”然后自己走了出去,甯夜涵也连忙跟了上去。

  萧炎并没有直接把她带到那个婚礼,而是一个离别墅不远的化妆间。化妆间内,有俩个化妆师恭敬的站着,莫衍爵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双方似乎在谈着什么。

  看见甯夜涵,两个化妆师就赶忙把她拉到椅子上,开始给她化妆,就在甯夜涵埋怨她们服务态度不好的时候,莫御爵发话了:“快点,赶时间!”

  化妆师连忙点头,继而用幽怨的眼神看了甯夜涵一眼。甯夜涵无语,他让你快点,关我什么事?

  不过不可否认,这里的化妆技术的确一流,本来就艳丽的甯小姐,更加的优雅动人了。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

  甯夜涵一头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肩上。挑了一件海蓝色的连衣裙,更加匹配她的气质。

  甯夜涵在镜子面前转了一圈,然后看着莫衍爵说:“怎么样?好看吗?”

  莫衍爵随意撇了一眼,刹那间就移不开目光,她本来的气质是,优雅中夹着一些疏离,疏离中有一丝刺骨的冰冷。

  而现在多了一些妩媚,多了一些随和。整个人更加勾人夺魄了。

  莫衍爵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的说:“比以前正常了。”

  甯夜涵心里那个激动啊,很想大喊:你他妹以前才不正常!不过想想自己是女孩子就忍住了。

  A酷Z匠.$网正d版首J◇发

  不过甯夜涵还是用白眼甩着莫衍爵,沉默一会儿,问到:“这次参加什么婚礼,要劳你大驾?”

  莫衍爵没说话,递过一张黑色邀请函,甯夜涵疑惑的翻开,邀请函上新郎新娘的名字刺痛着她的神经。甯夜涵呆愣愣的看着邀请函,然后抬头不可思议的说到:“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快?”

  莫衍爵耐心的给她解释:“因为,已经来不及了。”

  甯夜涵眉头一蹙:“什么意思?”

  莫衍爵看着她,镇定的说:“叶芊儿,死了。”

  甯夜涵脑子一片空白,然后机械的重复到:“芊儿,死了……”

  好久甯夜涵猛然抬头:“所以,这是一场冥婚吗?”

  莫衍爵一愣,思想怎么跳跃的这么快?不过还是点点头。

  **************芊儿,你要结婚了,我该不该祝福你呢?甯夜涵挽着莫衍爵,走进了应邀的地点。洁白的墙壁上挂着他们的合影。她,笑的很灿烂。一张张照片,一个个笑脸,是个人都能看出他们很幸福,很幸福!他们被人称赞是一对金童玉女,不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很登对。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她应该会高兴疯了吧?可惜,这对璧人啊!这就是有缘无份吧。甯夜涵轻轻摇摇头,叹了口气。莫衍爵奇怪看着她:“怎么了。”甯夜涵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没什么,就是有些感慨。”莫衍爵定定的看着她:“感慨?你还会感慨?!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真没用!”呃~什么意思,拜托,像这样的幸福扎眼的爱情,是个人都会感慨的吧?这跟见过世面没多大关系的吧。更何况我还是新娘的朋友!

  进入婚礼现场之后,莫衍爵就去了后台,甯夜涵在一个角落里观察着婚礼上形形色色的人。

  ***************而另一边白辰斜靠在树下,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生疏的动作可以看出他不长吸烟,而现在更像是借烟来麻痹自己。失去了叶芊儿,他就像失去了所以的一切。如果不是为了给芊儿报仇,他,一定会随她而去。凌乱的头发,带有血迹的衣衫。他真的是不堪入目。莫衍爵看见他这个样子,淡淡说道:“不就是个女人。”白辰看着天空,声音因太长时间没说话而嘶哑:“你不懂。”

  “我不懂,更不想懂。”莫衍爵不屑的说道。

  白辰抬起忧郁的眼神:“说过要保护她,最后她竟然替我挡了子弹。我真的很没用,连自己心爱女人都保护不好。我还真是失败。”

  幕枫白了他一眼:“知道谁干的?”

  白辰摇摇头:“她从不与人结仇,就算有也应该不在京都。她在法国长大,那里应该会有线索。明天我就出发。”

  幕枫打量着他:“我说,就你这样还去法国?不被人当成乞丐,铁定被人当成二院跑出来的?!

  白辰的嘴角抽了抽。

  莫衍爵无语:“你爸妈同意了?”

  白辰冷哼一声:“不同意也得同意,反正他们也没把我当儿子!”

  白辰看向天空,目光深邃。芊儿等我,天堂地狱,我跟你走。

  ***************甯夜涵独自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散步,对,就是散步。婚礼已经快开始了,大部分人都已经就位了。按理说甯小姐现在也应该就位等待婚礼,不过甯小姐实在不想看见姓莫的混蛋,只能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一路上风景还算不错,连带着刚刚沉闷的心情一扫而光。听到前方穿来细微的声音,甯夜涵立刻提高了警惕,不过怎么会有人放着好好的婚礼不参加,而来这个鬼地方?虽然风景不错,不过对于别墅的美观大方,这地方还真是不折不扣的鬼地方!而甯夜涵完全是因为不用面对姓莫的,才觉得这地方还不错。随着步子前进,声音渐渐的大了。甯小姐隐隐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哭泣声。而且似乎还有些熟悉感。

  还没等林小姐走进,女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存在,拼命向前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