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炎猛然想起:“夜,难道你还放不下那件事?”

  甯夜涵猛地扔下梳子,冷冷的说:“放不下又怎样!”她怎么可能忘记那一天,她又怎么可能放下?!那一夜,那个男人的眼神冷酷无情,手上沾满鲜血的样子让她终身难忘。更关键的是他手上的鲜血的主人,还是她重要人之一,那件事几乎成了她的心结。

  萧炎为莫衍爵平反:“我说夜,那件事不能怪他!”

  甯夜涵冷哼:“那给我真相!”

  萧炎张了张嘴,还是什么也没说。甯夜涵看着他沉默,也就没在说什么了。

  收拾好自己,萧炎就开车把她送到了一个别墅,那个别墅就在海边,萧炎停好车,带着甯夜涵熟悉环境:“爵记得你喜欢海,所以特意把你带到这里。”

  甯夜涵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讽刺:“这么说,我还得感恩代谢了?”

  萧炎差点一口气噎死,冲着甯夜涵吼道:“夜,夜,夜,我亲爱的夜,你能不能语气正常点?”

  甯夜涵翻了个白眼,明明语气不正常的是你吧?!甯夜涵迎着海风,张开双臂。发丝随风飘起。“其实,我和他挺像的。”甯夜涵的声音传来。一样的倔强,一样的不甘屈于人下,一样的杀戮果断。说狠,或许他比她更狠一些吧。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而她却做不到。即使已经杀人无数,即使已经麻木,可是她对着有一些人,还是会心软,还是会犹豫。

  萧炎已经走了,甯夜涵独自一人在沙滩上坐了好久,然后走进别墅。

  刚进别墅,一个年轻的女人就迎来上来:“甯小姐,我是这里的女佣,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接着,甯夜涵就耐着性子,听这位女佣讲了一大堆废话!其实也不全是废话,至少她知道这个别墅总共有多大了。知道那个是书房,那个是卧室了。

  走进卧室,卧室的桌子上有一摞书,随手翻开看了一眼——是菜谱。女佣解释道:“甯小姐,这是爵少,特意为您准备的,他吩咐了,如果小姐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学学做菜。”

  甯夜涵嘴角一抽,做菜?!他又不是不知道她讨厌做菜!这根本就是故意给她找不痛快!看着这菜谱就来气,这个混蛋!先是威胁我,然后大早上就让人打扰我睡觉,现在更是给我找不自在!混蛋,混蛋,混蛋!

  “砰!”刚刚走到楼下的女佣听见响声,立马跑了出去,看看一院子的菜谱,立马就懵了,这,这不是甯小姐房间的书吗?抬头正看见甯夜涵冷艳的站在窗前,明摆着刚刚的书就是她扔下来的,甯夜涵冷冷的扫了一眼草坪,草坪里的人统一打了个寒战。

  甯夜涵知道,草坪里的人是莫混蛋派来监视她的。不然怎么会那么大胆子的私闯民宅,来招惹他这个瘟神?

  *************莫衍爵看着手机屏幕似乎在想些什么,而他的面前一个美丽的女人在向他汇报着工作,似乎是他的秘书。

  秘书:“总裁,10分钟后的合作会议已经准备好了。”

  莫衍爵挥挥手,示意她出去。秘书的眼中闪过一声诡异的光芒,然后退了出去。

  而莫衍爵的手机里,赫然是甯夜涵所在的别墅,甯夜涵刚刚的表现他当然也看到了,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又在算计这什么。

  ************甯夜涵被囚禁在这个别墅里,只能找着事干了。

  比如:散步。

  甯夜涵一个人静静的走在别墅的花园里,欣赏着草坪中的花朵——蔷薇花,甯夜涵不知道莫衍爵为什么独爱蔷薇,几乎他的每栋别墅里都种着蔷薇,满院子的蔷薇,像是一片血海,火红一片。像是在期盼什么,不过却求而不得。

  在一出角落里,甯夜涵惊奇的发现,原来花园里还种着第二种花——黑色的曼陀罗。

  神秘,而又有诱惑的一种花。它还有一个称号——‘复仇之花’。

  复仇之花,他为什么要种这种花呢?它没有血色蔷薇夺目。但却神秘莫测。它隐藏在花园深处,就像他的心,自己看不透,猜不对……

  一连三天,莫衍爵都没有出现,甯夜涵也乐的自在。不过,今天一大早,甯夜涵就心情烦躁的很。不论做什么,都平静不下来。

  甯夜涵吃过早饭,独自一人坐在花丛中晒太阳,努力平复着自己心中的烦闷。其实晒着太阳也挺舒服的,甯夜涵都快睡着了。在甯小姐默默的享受着这段时光的时候。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扰了甯小姐的雅兴。甯夜涵皱眉,随手挂掉。又响,挂掉。就在甯小姐以为对方会放弃的时候。第三遍又响了起来,甯夜涵都开始怀疑,对方脑子是不是进水了?都知道不接了,还打?!继续挂。这回还真不打了,世界恢复了安静。

  不久,一个人影走到了甯夜涵面前,甯夜涵不悦,吼道:“闪开,挡光了!!!”女佣嘴角抽了抽默默的挪了挪位置,然后说到:“甯小姐,爵少来电话了。”甯夜涵睁开眼睛,看着天空,诅咒了莫衍爵半刻,伸手接过手机:“喂。”

  手机中传来莫衍爵阴沉的嗓音:“甯夜涵,你找死!!!”

  “啊???”他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你竟然挂我电话!长本事了?”

  “。。。”甯小姐终于知道,打扰她晒太阳,外加脑子进水的家伙是谁了。

  “怎么了?哑巴了?”莫衍爵性感的嗓音带着微薄的怒意。

  甯夜涵翻了个白眼,无所谓的说到:“不就是挂了你电话。”

  “你……,哼!”莫衍爵冷哼一声。

  甯夜涵不想搭理他,只能说:“你打电话有什么事?”

  :看正$版章Y!节=上C酷V匠网n

  莫衍爵反问:“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

  甯夜涵无语望天,能能能,你老大,你说能就能。我让着你点。唉,真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