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嘀嗒……”每响一声,独孤宇寒就觉得呼吸困难一分。强忍住自己的颤抖,温柔的为她上药,然后缠上纱布。动作熟练可以看出他经常做这件事。

  独孤宇寒抬头的时候,才发现甯夜涵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独孤宇寒顿时尴尬了。结结巴巴的说:“干,,干嘛这样看我。”

  甯夜涵收回视线,冷冷的哼了一声,甩开独孤宇寒的手,拿了本书看起来。就好像刚刚那个眼神只是独孤宇寒的错觉罢了。独孤宇寒看着甯夜涵的样子,又是一阵莫名其妙。独孤宇寒看着她,不自觉的走起神来。

  不知道多久,“啪!”甯夜涵重重的把书摔在桌子上。同时也打断了独孤宇寒的思索。独孤宇寒眨眨漂亮的眸子,疑惑的看着甯夜涵。甯夜涵深深呼了一口气,然后严肃的看着独孤宇寒:“你到底是谁的人!”

  独孤宇寒傻眼,这是个什么问题。然后傻傻的回到:“我是你的人。”

  甯夜涵咬咬唇,恶狠狠的瞪着他:“说实话!”

  独孤宇寒委屈看着她:“我是你的人。”

  甯夜涵看着他那双清澈的双眸,心中更加不爽了。同时也在心里纠结的想:他到底有没有说谎?

  甯夜涵不确定了。准确的说甯夜涵不太相信,拥有这么清澈双眼的人,会是个不择手段的人。

  甯夜涵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一言不发的走向卧室。打开卧室的门,甯夜涵没有立刻进去,而是转头对独孤宇寒说到:“你就住在隔壁那间客房里。”然后顶着独孤宇寒诧异的目光回到了卧室。独孤宇寒诧异的看着甯夜涵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冰山已经有解冻的趋势了。独孤宇寒不是没想过冰山解冻,不过没想过会解冻的这么快。

  看来这位Norris小姐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独孤宇寒笑着走进了甯夜涵卧室旁的那间客房,从今天开始他就住这里了。看来要好好收拾一番了。

  相比起独孤宇寒的心情,甯夜涵可是糟糕透了,甯夜涵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着自己今后的计划,独孤宇寒简直是一个巨大的变数,他到底是敌是友?

  一连十几天,甯夜涵都没有和独孤宇寒说一句话,恢复了第一天见面的情况。

  甯夜涵的冷漠,让独孤宇寒更加努力了。比如:甯夜涵在客厅的时候他会主动去搭话,甯夜涵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他会抢着做,他还主动担任起了甯夜涵的保姆……

  不过即使这样,甯夜涵还是懒得施舍他一个眼神。

  而独孤宇寒却越挫越勇,别人没发现,独孤宇寒发现了。甯夜涵即使没和他说话,但是已经没那么大的偏见了。

  独孤宇寒也对周围的环境了解不少,比如:这里是一个由好几栋别墅组成的庄园。甯夜涵的房子处于最中间别墅的二楼。别墅每一个房间里都有七八个房间,甯夜涵的房间就是最好的证明。撇开别的不谈,整个庄园给人一种奢华,大气的感觉。让人神清气爽!

  酷R匠L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i*版j/

  这天,甯夜涵照常早早出了房间,独孤宇寒没事干,就在庄园里转了起来,一路观赏着风景,不知不觉走到了庄园角落的樱花林里,本来在法国是不应该有樱花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庄园的主人要花高价从日本移植过来,种植在这里。虽然这里不是禁地,不过由于庄园的主人经常来这里呆着,久而久之,人们就把对庄园主人的敬畏,扩展到了樱花林。樱花林就成了有实无名的禁地。

  独孤宇寒刚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见一个细微的声音。独孤宇寒心里一凉,不会这么巧吧?微微放轻脚步,向发声处看去,入目的是:甯夜涵一脸倔强的看着庄园的主人,她的父亲Endy·Norris(恩迪·诺里斯)。Endy·Norris端坐在一个华丽的靠椅上,专注的擦拭着手心中的扳指,细心没有一丝不耐。

  在甯夜涵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人,那个男人独孤宇寒曾经见过,是整个庄园的管家,Endy·Norris的忠犬,名字叫涑锋,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啪!”一个巴掌落到了甯夜涵的脸上,涑锋下手很重,甯夜涵的嘴角已经流出一道鲜血。甯夜涵脸上的表情未变,只是冷然的看着涑锋,涑锋微微弯腰:“小姐,认错吧。”

  甯夜涵没有说话,眼睛挑衅的看着他,那眼神好像在说:我就不认,我就不认。

  涑锋眸子暗了暗,抬手“啪!”下手更重。

  甯夜涵勾了勾唇,抬起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心里冷然的想到:涑锋,总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

  涑锋刚想抬手继续,Endy·Norris淡淡的开口:“够了。”涑锋弯了一下腰,走回Endy·Norris身旁,Endy·Norris戴好扳指,站起身来,从涑锋手里接过一个黑色的东西,独孤宇寒瞪大眼睛,枪!竟然是枪!

  甯夜涵微笑的看着对着自己的枪口,没有一丝害怕。

  “嗖~”消音枪已经发射了,甯夜涵闭上眼睛,微笑着接受父亲给予的疼痛。

  突然,感觉到身子一重,甯夜涵摔倒在地上,抬眸,看着压着自己身上的人,惊讶的说:“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替我挡子弹,为什么不顾后果的扑过来。为什么?为什么?

  独孤宇寒忍着肩膀上的疼痛,吃力的说:“因为,我,我是你的,玩具。”甯夜涵心头流过一股暖流,多久了,自己多久没感动过了,独孤宇寒就像阳光一样,给了她希望,也给了她渴望。

  “嗖~”消音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独孤宇寒一个闷哼,甯夜涵更加的愧疚了。

  Endy·Norris的声音传来:“Candy,这是给你不乖的教训!”甯夜涵抿唇,默默扶起独孤宇寒,等恩迪·诺里斯走远之后,甯夜涵小心的扶着独孤宇寒向她的房间走去。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十分沉闷。甯夜涵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走进房间,把独孤宇寒放到沙发上,然后去拿了医药箱。甯夜涵看着他,然后吸了一口气:“脱衣服。”

  独孤宇寒没有说话,默默的解开了自己衣服,露出肩膀。甯夜涵拿着钳子,按住他未受伤的肩膀,犹豫一下,还是说:“你忍着点。”

  独孤宇寒咧嘴一笑:“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是,是关心。说实话,甯夜涵的心里酸酸的,取子弹的时候,可以看出他很痛,不过他一直忍着。甯夜涵不会知道,独孤宇寒会因为她的一句‘你忍着点。’就算再痛也忍下去。看着他稚嫩的面孔因疼痛而扭曲,甯夜涵的心里出现了一种陌生的情绪——后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