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

  门开了,独孤宇寒的身影浮现在门口。挺拔的身姿,一身白色的西装,还有那一身温文儒雅的气质,让人忍不住的着迷。美中不足的是,他的眼中带了一种疲倦。他的疲倦不是来自工作,更多的是对千篇一律的厌倦,一种心灵上疲倦。

  突然独孤宇寒眼眸一凝,有人?独孤宇寒瞬间提高了警惕,默默的握紧拳头,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压抑感,让躲在黑暗中的人不由得撇了撇嘴巴。借着皎洁的月光,独孤宇寒看见桌子上放了一杯清茶还有一个黑色的帽子。

  这是,独孤宇寒愣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着扬扬眉,继而好笑摇了摇头。身影无声的靠近这他,一双玉手蒙住了他的眼睛。独孤宇寒没有反抗,任由她蒙着。清丽的声音划破了黑暗:“知道我是谁吗?”

  独孤宇寒无奈的笑笑:“夜,别闹了。”

  玉手的主人哼了一声,冷冷的收回手,气哼哼的坐在沙发上。一双漂亮的眼睛瞪着他。

  独孤宇寒走到墙壁附近,“啪!”的一声,开了灯。坐到沙发的另一边,凝视着面前的少女,缓缓的说到:“来了,怎么也不开灯?”

  甯夜涵继续瞪着他,不过还是回到:“没必要。”

  独孤宇寒笑笑:“什么时候来的。”

  甯夜涵头也不抬的喝着杯中的清茶,随口说到:“刚下飞机。”

  独孤宇寒眉头一挑,刚下飞机?那她“你没吃饭?”话直接脱口而出。甯夜涵抬眸扫了他一眼,没说话。独孤宇寒微微叹了一口气,起身走进了厨房。

  厨房里传来阵阵响声,就是甯夜涵这种没进过厨房的人,也知道独孤宇寒在干什么!说实话,她心里暖暖的。

  独孤宇寒从厨房出来,把手里的一碗面条放在了甯夜涵的面前。甯夜涵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拿起筷子吃了起来。独孤宇寒坐在她对面静静的看着她,也许这就是爱吧。看着她吃自己做的饭,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甯夜涵吃的并不快,举手投足都散发着一股优雅。兴许是他看的久了,导致甯夜涵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

  独孤宇寒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

  甯夜涵白了他一眼,也没再问,低下头一边吃着面条,一边感叹:“你做的面条可真好吃,什么时候也教教我?”

  独孤宇寒‘呵呵’的笑着:“好啊,这次烧了厨房,你出装修费。”甯夜涵脸色一红,在心里暗暗的想到:看来自己是没有那方面的天赋了。

  独孤宇寒也真心觉得甯小姐没那天赋,上次,甯夜涵好不容易决定做一回饭,不料菜没做好,倒是发生了一场火灾。

  甯夜涵没有再说话,静静消灭掉了面前的食物。

  “今晚你打算怎么办?”独孤宇寒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客厅。

  甯夜涵眨巴了一下眼睛:“什么?”

  独孤宇寒耐心解释:“你是留下过夜还是要去找个酒店?”

  甯夜涵也是豪爽:“留下!帮我准备一间客房。”

  独孤宇寒点点头,伸出手想抚抚她的秀发,甯夜涵的身子不自在的躲了躲。独孤宇寒尴尬的看着自己的手触到空气,站起来:“我去给你准备房间。”然后朝楼上走去。甯夜涵看着他没落的背影,心里一阵触动,他,伤心了吗?可是人生就是这样,在不对的地点碰到了心动的人,注定是个错误。

  独孤宇寒是个好男人,不过,她却注定要负他了。或许她只把独孤宇寒当哥哥,当知己了吧。

  甯夜涵躺在客房里,脑海里不由得出现与独孤宇寒的对话:“明天,我就出去找酒店。”

  独孤宇寒挑眉:“怎么?我的别墅不好?”

  “不是,是因为……”

  独孤宇寒打断她,眼中暗淡了几分:“我知道,明天我给你安排。”

  甯夜涵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不然她会心软的。

  甯夜涵对别人再不好,也没办法对这个事事关心自己,事事照顾自己的玩伴心硬起来。

  甯夜涵甩甩头,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猛地蒙上被子,睡觉!!!迷迷糊糊之间,甯夜涵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主卧,独孤宇寒把玩着手中的药瓶,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在思考这什么。而药瓶上赫然写这‘安定片’着三个字,对,独孤宇寒刚刚在甯夜涵的那碗面里,放了一片安眠药。他知道甯夜涵最近睡得很浅,晚上还经常被噩梦惊醒,他很担心她的身体会不会因此垮掉。所以就特意加了安眠药,让甯夜涵好好睡一觉。

  就如甯夜涵了解他一样,他同样也了解甯小姐,他知道甯夜涵来到京都绝对是有原因。可是他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帮不了她。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是有种莫名的不安。

  夜,夜,你让我做你的骑士为你遮风避雨可好?独孤宇寒不止一次的想到。

  看*q正版◇章m节wL上J2酷-T匠}m网kk

  甯夜涵一夜睡得很安稳,安稳的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不过甯夜涵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原因,就放弃了。甯夜涵洗漱完来到客厅的时候,独孤宇寒已经在吃早餐了。甯夜涵坐到他的对面,拿起刀叉,小块小块的切着牛排。看了一眼独孤宇寒,问到:“你昨晚没睡好?”独孤宇寒抬起手摸了摸眸子下面那一层淡淡的黑青“嗯”了一声。

  独孤宇寒不应该说是没睡好,而是他昨晚彻底失眠了。

  甯夜涵也没在意,专心吃着面前的牛排。等她吃完后,才发现独孤宇寒一直在看她。独孤宇寒看见她抬头,就问:“你去哪儿,我送你。”

  甯夜涵摇摇头:“你还要上班,不用管我。”

  独孤宇寒点点头,然后把一把车钥匙递给甯夜涵就走了出去。

  甯夜涵也没急着找酒店,毕竟她还没好好欣赏过京都的风景呢。一天的时间,甯夜涵愣是把京都细细的转了一圈。晚点的时候甯夜涵在五星级酒店要了一个总统套房。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就窝在床上查看新任务发布了。关于新任务发布的问题,就要从甯夜涵的身份说起,甯夜涵是一名职业杀手,不过她已经很久没有在杀手界上活动了,甚至连上次的杀手排名都没有参加。

  不过大家不会因为她的深居浅出就忘掉她打下的神话。毕竟甯夜涵简单,粗暴的打法,淡漠的神情给太多人留下了印象。不过这并不够让人们记得她,她最大的特点是——神秘!她的出现往往最让人深刻的就是那半张暗红色的面具,面具上有一朵同色的曼珠沙华,花朵的边缘点缀着少许水钻。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妖艳。和她的身躯一样,她的名字也深深地刻在了人们的脑海里,那就是——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