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望的伸直了手脚,昂起了头,然后只感觉一层薄土被我撞破。我睁开了眼,原来已经到出口了,我大口大口的呼着气,第一次感觉空气是那么的宝贵,那么的亲切。等补充完身体机制里所需的氧气,对空气的那种亲切感又散去了。

  夜明珠,那是宝贝玩意。我现在下半身还在水里,夜明珠就在我脚下,我用脚勾一勾就能勾过来。但是我没有,因为我怕把它滑走了,所以我轻手轻脚的爬出了水面,那只狗獾往旁边躲开了。我趴在它刚才的位置,瞅着夜明珠把手伸过去,可是我的手有点短,够不着。

  我需要把头也伸进去才能抓到夜明珠,这对我来讲有点为难,因为我刚刚差点就闷死在这个狭窄的水洞里了。不过权衡了一下,我还是深吸一口气,把头埋进水洞里,毕竟人天生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的生物,更何况在这么大的诱惑面前。。腰部之后的位置还都在陆地上,只要能保证自己随时撤出来,我就不那么怕。

  夜明珠就在前方,我往前蹭了一下,嘿嘿,轻而易举的抓到了它,我忍不住放到眼前先目睹一番,但是因为视线的变化,在前面模糊区我余光瞄见一团白影,我定眼一看,哇哇哇的张大了嘴,咕噜噜的呛了不少水。那分明就是一张惨白的人脸,他还似笑非笑的,并且几乎已经贴到我的鼻尖了。

  我嗖的缩出了水面,坐在水洞旁边,不停的咳着水出来。那人脸我见过,就是在外面烧烤时装水见到的,恐惧之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难道说这水跟水库是相连的?不过就算是相连的,我也不可能从水底潜到水库去,然后再爬出去。因为真要这样的话,我情愿死在这。

  四周很黑暗,光线很弱,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好在我手中有夜明珠,所以周边两三米的范围,我还是能看清的。

  我必须要赶紧找到出路,不然在这里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心理崩溃吓死。黑暗中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凭着感觉往一个方向走,走了几步后发现前面是一潭水,我蹲了下去,这正是我一开始掉下来的地方,还有这岩壁,我记得清清楚楚,妈的,不高不矮,偏偏让我勾得着却使不上劲爬上来。我呸了一口,却又发现了个问题,这岩壁边沿怎么是很规格的九十度角。

  我蹲下去轻轻摸了一下,居然有那种细微的参差感。我眼睛一下亮了,回过头仔细打量着这个山洞,虽然我能看到的地方不远,但是我已经可以确定这不是天然形成的了。这是人工所为,至于为什么会有人在这里建个地宫,我却没什么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只要是人工建的,就一定有出口。

  “呕~”脚下传来一声难听的狗獾叫声,我低下头看了一眼,就是刚才我出水面碰见的那只。在仔细看一下,这不就是我昨晚在我们抓得嘛!我还抓着它的后腿吊起它来了呢,按印玺的说法,这狗獾昨晚是在分娩。我用脚轻轻蹭了一下它的肚皮,问道:“你宝宝呢?”

  狗獾呕呕叫了一下,好像听懂了我的话一样,把头别向前方。我当然不会真对它的宝宝感兴趣,我只想出去而已。那狗獾在前面慢慢走着,反正我也不知道怎么出去,索性跟着它走试试看。并且它昨晚在山外面,现在又到了山里面,这更加说明有秘密通道。虽然树洞那也算一个通道,但是我不信这狗獾每次进来都会直接跳下来,就算能跳下来,也爬不出去啊!

  狗獾带着我走了一段路,空气中也隐约透着一丝腐肉的气味。再往前几步,狗獾停住了,我拿着夜明珠向前探了探,什么都没有。

  “吱吱吱……”左侧传来类似老鼠的叫声,我望过去,原来是两只幼崽,它们还没有睁开眼,只是闻到了母亲身上的味道,朝着大狗獾吱吱叫着。那大狗獾走了过去,在幼崽旁边蹲了下去。

  $;最新章节、上ME酷匠y网

  咦,我问它它的宝宝在哪,它就真把我带过来了。难道它还在很听得懂我说话?那我干嘛不直接问它出口在哪?我想到,然后问道:“你能不能带我出去啊?”

  可惜它却没有理我,轻轻蜷缩在那里,舔着幼崽身上的毛发。

  看来它带我过来只是凑巧而已,凑巧它要回来,而我又问了那句话。唉,我想自己还是太天真了,畜牲就是畜牲,怎么可能听懂人话呢,何况还是这种野生的畜牲。

  我摸索着向前走,但是前面却是死路。可是从水潭过来,一直就只有这一条路,并没有看见两边别的岔路啊,但这地洞不可能是死洞啊!

  我正郁闷着,那大狗獾又站了起来,冲我哼了哼,然后刨开岩壁下的一簇杂草,一下钻了过去。我蹲下去剥拨开草,原来这里有个洞,洞不大,但是足够我蹲在地上慢慢移过去。虽然趴在地上爬过去会更方便一些,但是我不想那样,脊背朝天的行走,这对从小接受古文教育的中国人来讲是侮辱。

  穿过那个洞,腐肉味更浓了,浓到呛鼻的程度。我不禁用手遮住了鼻子,可惜现在手上没电筒,不然我就可以看看前面是什么了。

  突然,前面唆唆唆的很多脚步声,我吓得本能的用双手包住了夜明珠,不让自己暴露在黑暗中。

  黑暗中出现了两只蓝色的眼睛,然后是四只,六只,最后估摸有十几只眼睛。我勾下了头,脚下还有两只蓝色的眼睛看着我。我吓得往后一跳,夜明珠掉在里地上,光芒也发了出来,原来脚下那两只蓝色眼睛是大狗獾的。这么一来的话,前面那些也都是狗獾了,这玩意儿不咬人,我不怕了。

  “咻咻咻!”我像驱赶猪一样的驱赶前面的狗獾,那些东西果然向四走散去。我颇为得意的蹲下去捡夜明珠,却发现前面有一根骨头。视线再往前移,两根骨头,一排肋骨,一颗骷髅头。

  短时间内受到的惊吓太多了,所以这人骨没有对我造成太大的恐吓。我只是在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人骨在这。

  我举着夜明珠再往前走,这次真的吓到了,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惨白,我愣在那里约莫有两三分钟,才哇哇的吐起来。

  在我面前的不是别的,而是两具被啃得七缺八残的人,一具尸体中年男子,还是个胖子,他大大的啤酒肚已经被掏空了。另一具是个女尸,她身上居然穿着民国时才有的那种旗袍,我强按着内心的恐惧走近她,她的身材很曼妙,应该是个年轻女子。皮肤也很白皙,如果不是这一身民国造型的话,真会以为是刚死的。可惜我不敢看她的脸,因为她的五官已经被啃烂了。

  如果这是一具民国时的尸体,那为什么到现在好保存的这么好?我郁闷了。再往前走,眼前的景象让我彻底震惊了,那是一堆白骨,堆得像个小山一样!

  我有种窒息的感觉,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说这些白骨都是八卦山狗獾的作品吗?它们吃的是尸体?那我,那我昨天还吃了狗獾炸的油!我胃里一阵抽动,又吐了起来。

  把肚子里最后一点东西全吐完后,我手上的夜明珠也突然暗了,然后又散发出光芒,不过颜色却变成了深绿色。我看着自己在这里唯一的新朋友,那只刚生产完的狗獾,问道:“你是不是能听懂我的话?”

  它没有任何反应,呆呆的看着我。我叹了口气,又问道:“你直接带我出去好不好?”

  这次它有反应了,跑向了一边,我看那里又是一个洞,不过这个洞是斜向上的。我看着它,它点了下头。好吧,因为是斜上的,所以爬起来方便很多。那只狗獾没有跟过来,不过我也不介意,能跑出去就行了。

  我爬了一段路,洞毙上有些草根了,一开始很少,到后面越来越多。我心里狂喜,因为这意味着我离地表越来越近了。我激动的加快了手脚,然后砰的一声闷响,我撞到了一块木板,我摸了摸,这木板有个洞,挺厚的。我从木板洞里爬了进去,这竟然是一个木板盒子。

  难道说这里有暗格?我猜想着敲了敲,一声声闷响。突然,我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盒子,这结构,分明就是一口棺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