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摘了片大叶子,然后转了一下,做成小拖,摘些野草莓放进去。这些野草莓长的很密集,一块地方就能摘下十几个,我只换了两三个地方就摘得不少了。站直腰正要叫胡艳,她恰好也回过头,看我被她丢了一大段路,无语的长着嘴。

  “哇,你也太会偷懒了吧?”胡艳歪着头,一副气呼呼又无奈的样子说到。

  我把手中的叶子向前倾斜了一点,说:“吃泡子啊!”然后向她走去,她在上坡,因为草枝茂密,我走的不是很快。到她身边时她已经抱着手等我了。

  “走!上去,找个地方歇下!”我说到,然后望向山顶,这山不是很高,也没什么树,就算零星几棵树也是不成气候的,到山顶那里干脆只有一层草皮了。坐那去歇息最好不过,风大,视线广。

  我走前面,胡艳走后面。上了一个比较陡的坎,我爬上去后问胡艳能不能上来,她嘟了下嘴,看我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上不来!”我笑到,胡艳白了我一眼,说:“那你还不牵我?站那说什么风凉话呢!”

  “哈哈!”我微微蹲下去,扎稳脚,然后伸出手,免得被带的摔下去了。

  胡艳咧了下嘴,问道:“你抓紧啊!别把我摔破相了,我还没谈恋爱呢!”

  “没事,摔破相了,没人要的话我要你就是!”我打趣到。

  “切!你才没人要!”胡艳骂我到,然后轻声嘀咕道:“居然下这么恶的诅咒!”

  “好了!放心吧,我脚站稳的了!”我笑到。

  胡艳缓缓的伸出手,两掌心相触,食指紧扣,这种感觉很美妙,美妙到已有的词语无法去完整形容出来。

  “好了,上来吧!”我轻轻说到,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因为心理原因,声音有些颤抖。

  胡艳点了下头,脚踩着草堆上,然后手上借力,踩上来了一脚。我再用力拉了一把,胡艳两只脚都踩上来了,她有些吃力,但是没有说话,上来后就低着头,朝着山顶方向走。

  我跟在她后面,这一路都是小坡,到了山顶后她先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坐下,我在她旁边坐下,然后把卷起的叶子摊开,有些野草莓的汁已经被压出来了。湿的看上去更加水嫩。

  我们在坐山顶上,看着对面山坡上的印玺和乐乐,慢慢品尝着野草莓的美味。

  “你们两姐妹长的一模一样,你爸妈怎么分啊?”我侧向胡艳,问到。她的耳朵上面的头发占了个碎叶子,我轻轻的伸手过去帮她捋开,她也配合的把头向我侧了一下。

  “爸妈也分不清啊!所以我们小时候就是我扎一个辫子,乐乐扎两个辫子。”胡艳笑到,然后望向对面的胡燕,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疼爱。“不过,你别看我们长的一样,但是性格却很大不同。乐乐从小就淘气的很,说都不听!”

  “是吗?看不出来啊,我看她不挺乖的嘛?”我说到,其实心里也觉得妹妹的性格要调皮很多,不然就不会找这茬事,让我和姐姐来摘花了。哪有人一碰面就这么捣蛋的。

  “小时候乐乐经常摔坏东西,还每次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装的跟真的一样,结果每次都是我挨骂!”胡艳回忆着说到,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这么坏啊?”我笑到,胡艳点着头,然后表情沉了一下,说:“就是太不听话了,结果前年犯病,差点就没了,在医院住了大半年!然后还要休学在家里调养到现在。”

  “什么事这么严重啊?”

  “太贪玩了呗!本来我们姐妹两个就有先天心脏病。但是这丫头,很多忌讳的她都不理,就知道玩,说她吧,她当时就好好的保证不会了,等转个身,她又恢复原来的样子,该怎样怎样,急死人!”胡艳摇头道。

  “放心吧,以后我们好好看住她,肯定不会出事的!”我脱口说到。

  “嗯——”胡艳也脱口回到,然后马上打住了,眼睛横看着我,“什么叫我们看着她啊?我妹妹要你来啊?”

  我尴尬的搓着鼻子,感觉自己耳朵根都红了。这还八字没一撇呢,就自作多情的要担下照顾小姨子的责任来了,尴尬到极点。

  不过胡艳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解人意,笑道:“算了,不跟你计较!”然后站起身,手掌捧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喊道:“乐乐!”

  “喂!”对面山坡上的乐乐应声望来,见我们坐在这里惬意的很,挥着手,喊道:“姐,你们也太耍赖吧!”

  。酷匠网=z唯I、一%正版)+,pJ其U#他U都☆%是盗版I

  我笑着,再看印玺,这家伙居然倒在了草地上,八成是睡着了。

  “你的伙伴呢?”我也大声喊到,乐乐转身找着印玺,但是他被草遮住了,我指了指印玺的方向,乐乐仔细看,才发现了印玺,然后毫不客气的踹了他计较。印玺真的是睡着了,被惊醒后本能的向前一蹿,由于是在山坡上,斜的,所以他一下扑了下去。

  乐乐吓得抱住了耳朵,我则哈哈大笑,草厚的很,印玺蹭了几米就停住了。然后爬起来对着乐乐大喊大叫的,这小子一点怜香惜玉的情趣都没有。

  乐乐看印玺没事,也不客气的回骂道:“你自己翻下去的,怪谁呢!摔死你活该!”

  我无语的对胡艳道:“乐乐这么泼辣啊!”

  “嗯拉!”胡艳笑到,然后狠狠的在我背上拍了一巴掌,“说谁泼辣呢!那是我妹妹!”

  “哦!哦!哦!”我抓着头,“说错话了,是豪爽!”

  “这还差不多!”胡艳哼了一下,宣布着自己的胜利。

  印玺一溜烟的跑下来山谷,然后在电瓶车上捣鼓,乐乐大喊道:“你别骑我车!”然后也跟着跑了下去,我和胡艳在这边则紧张的大声提醒她小心点。不过那丫头调皮的很,三下两下就下了山谷,然后跨上了电瓶车后座。

  “拜拜了!你们两个狗男女慢慢玩!”乐乐冲我们办了个鬼脸,然后拍着印玺的肩膀,催促他赶紧走。

  靠,原来这两人计划好的啊?他们骑着电瓶车回去了,留我和胡艳在这。我看着胡艳,本想说再坐一会的,她先开口道:“我们也回去吧!”

  我只得点头,大声说道:“你别摔着了!下山路比上山路难走!”然后作出很无所谓的牵住了胡艳的手。她也没抽回去,安静的跟在我身后。

  到了上坡时要牵她的那个坎,我先跳了下去,然后转身伸出手,说:“下来吧!”

  胡艳看了我后面,又看看脚下,问道:“怎么下啊?”

  “你下来,我就抱住你了啊!”我摊开手说到,胡艳嘘了一下,说:“算了吧,我怕滚下山,你转过身,我爬你背上去!”

  我转过身,往后靠了一点,胡艳先用手勾在我肩膀上,提醒道:“你站稳了,我下去了!”

  “行了!”我说到,脚尖用力踩着地面,胡艳嘿一声趴在了我肩膀上,好像是第一次这么暧昧吧。她的胸贴在我的背上,我能感觉到她胸口跳动的急促,还有她呼吸的沉重。

  我手勾在了胡艳的膝盖弯上,往上拖了一点。

  “干嘛啊?你不放我下来?”胡艳拍着我肩膀问到。

  “没事,我正好想减肥,需要运动运动,所以你有福了!”我说着就背着胡艳往山脚下走,胡艳也不再说下来的话,直到下了平地,我把她放下来,她还是勾着头不说话,看起来像尴尬也像害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