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上课,可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脚下还是不自觉的走到了学校门口,我停在校门口,望着校园,现在已经上课了,操场安静空荡。我在这里上了三年的学,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就要离开这里,换一个环境再待四年了。

  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学生。

  我有点伤感了,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进去还是不进去,直到好一会后谢婷出来了。我这才发现她没有影子,也许她自己还没有发现吧,不管那么多了,我告诉她事实吧。

  谢婷弯着腰,躲过门卫的视线,跑出了校门。其实她不用那样躲的,因为门卫根本就看不见她。

  “喂,你也没有上课阿?”谢婷走到我身边,问到。

  “嗯!”我轻轻的回到,然后看着她。她被我看的不自在的笑了,问道:“你干嘛不停的看着我阿?喜欢上我了?”

  “呵呵!”我笑了一下,然后指着地上,说:“谢婷,你看你为什么没有影子阿?”

  “我没有影子?”谢婷皱着眉,狐疑的低下头,看着地面,果然没发现自己的影子,她猛地抬起头,惊慌的问道:“为什么我没有影子阿?”

  “因为你已经死了。”我淡淡的说到。

  谢婷眼睛一下瞪大了,瞪的很大,大的有些夸张,她张大嘴:“不可能,我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你不是突然死的,你前天就死了!”我直说到,谢婷摇着头,不停的呢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一直不都是好好的吗?我怎么可能突然就死了,一定是你在骗我!”

  “但是你没有影子阿,你也看见了,这个我没有骗你吧!”我说到。

  谢婷不知所措的蹲了下去,看着我,然后突然站了起来,指着我脚下,说:“你也没有影子啊!”

  什么?我没有影子?我低下头去,慌了,真的,我也没有影子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也死了?不可能啊,我不一直活的好好的吗?除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蒙住了,谢婷的反应也不好,我们都没有影子,这是怎么回事?我注意到谢婷没有影子,却没发现自己也没影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对啊!”我想起一些事,说道:“别人看不见,但是能看见我啊!”

  谢婷嘟起了嘴,说:“肯定是你搞了什么小把戏!”然后她想想又不大可能,抬起头看太阳。我也抬起了头,没错,现在不是阴天,周围的建筑,校门,花草树木,它们都有很清晰的影子。

  “可你是真的死了,我刚刚就从派出所来!”我对谢婷说到。谢婷直摇头说不信。

  “好吧,你不信是吧,那我们去派出所看看你的尸体!”我没好气的说到,谢婷也不客气的回敬道:“看你的尸体啊!去就去,谁怕谁!”

  我们站在公交车站下,等着公交车来,好一会后来了一辆路过派出所的公交车。不知道为什么,我潜意识里居然真的也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所以当我上车后居然不投币,拉着谢婷一起往里走。

  “喂!你怎么不投币啊!”司机回头喊我到。

  我看了看谢婷,再看司机,问道:“你跟我说话?”

  “哈哈!”司机像看一个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我笑了,说:“现在就你一个人上车,不跟你说跟谁说?”

  我有些得意的看了谢婷一眼,因为这似乎能间接证明我没有死。我摸出一块硬币,投进了硬币箱里。

  谢婷的表情很慌张,因为她对司机说了好几声,为什么不叫她投币,但是司机却没有理她。因为司机根本听不见她说话。

  车子颠簸了半个多小时,走走停停,晃得我很难受。但是让我更难受的是谢婷,刚才跟她斗气,语气有点重了,不管怎么说,她已经是个鬼了。但是我也想到自己,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我没死,但是我为什么没有影子呢?这个问题怎么解释?我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印玺。

  到了派出所,我们下了车,就听见派出所里面有哭声,哭的很凄惨。我们这小县城的派出所很小,比一般的店铺大不到哪里去,所以几步我们就到了大厅。

  “爸!妈!”谢婷看着两个在哭泣的中年夫妻叫到,然后跑了过去,但是她爸妈却没有反应。

  谢婷又望向我,我知道,这下她信了。

  谢婷的父母穿着很朴素,和所有的农村夫妻一样,黝黑的皮肤,粗壮的双手。谢婷的妈哭的很厉害,她爸没哭出声,却也在流眼泪。

  我看不得这种画面,转过了身。

  “喂,你怎么又来了!”小李在我背后叫我到,我转身冲他笑了一下,没说话。

  “不过啊,你来的正好,你不来我还要去找你呢!”小李继续说到。我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中午你跟我说了那几个嫌疑人的特征啊!你一走,我就想起了两个人,那两个人跟你说的一样,一个光头,一个红毛。经常在一家游戏厅玩!他们因为偷东西,抢学生的钱已经被抓来好几次了!”小李说到。

  “那你现在?”我问到,等着小李回到,小李点了下头,说:“嗯,我现在就是要去他们经常玩的那个电玩城看看!正好你来了,顺便过去看一下,看是不是他们,毕竟光头和红毛那么多,抓错了就不好说了!”

  “好!一起去!”谢婷跑过来大声说到,“我要掐死他们!”

  但是小李却听不见她说话,我对小李点了下头,说:“好,那走吧!”

  “嗯!待会你不要跟我走一块,免得他们以后报复你,你只需要看一看,如果是的话,就点一下头,不是的话我们就再回来!”小李边掏车钥匙边说到。

  他打开车门后我上了车,他没有开带有警灯的警车,而是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谢婷也跟着上了车,但是她却又时不时的回头望里面的父母。

  “抽烟吗?”小李开着车,自己叼了根烟,然后问我到。

  酷¤匠@网首;7发vJ

  “呵呵,不是开车不能抽烟么?你作为警察,怎么还不遵守啊?”我笑到,小李也笑了,说:“我们小地方,哪有那么多名堂啊,名堂多了,人情味就淡了!”

  我叹了口气,接过他手中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接二连三,压得我一点气都传不过来。

  “有心事啊?”小李看着后视镜,问我到。我没正面回答,提醒他道:“你开好车吧,免得等会撞了被交警抓了,到时候一家人打一家人呢!”

  小李嘿嘿笑了一下,吹嘘道:“不是我吹啊,在我们县里,还找不出比我开车技术好的人!”

  “呵呵,一般人说话之前加个‘不是我吹啊’的,那就一定是吹牛!”我毫不客气地反驳到。

  小李笑了,没说话。我想起一些问题了,如果那几个人是凶手的话,怎么抓啊?就小李一个人,对方可是有三个人呢!

  “对了,小李哥,如果等会我认出是的话,你一个人怎么抓啊?”我问到。

  “认出来我就打电话叫人来啊,怎么可能一个人扑上去呢,那不是找死嘛!”小李摇头到。

  我们没有再说话了,谢婷轻轻的依偎在我怀里,我昂起下巴,好让她的头靠的舒服一点。

  “我爸妈以后怎么办啊?”谢婷喃喃说到,然后又问道:“可以告诉我,我是怎么死的吗?”

  我刚想说话,但是看了一眼前面的小李,还是闭上了嘴,不然他还以为我神经病自言自语呢。

  “是不是那天晚上,在宾馆,我就已经死了?”谢婷转过头,看着我问到。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抱着她的肩膀,抱紧了,下巴轻轻顶在她头上,轻声说道:“别想太多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女,突然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怎么看你不去多想呢?并且她死之前还经历过那些不好的事。

  就连我自己,我虽知道自己没死,但是这无端端的没了影子,我也控制不住不去想为什么啊。

  车子停了,小李对我说道:“你先进去,待会我再进去,如果你看见他们的话,就冲他们那边呶一下嘴!”

  “好的!”我点头下了车,谢婷跟在我身边。

  电玩城里乌烟瘴气的,这不是那种普通的游戏机,全都是赌博性质的机子。鲨鱼机啊,水果机啊,狮子机啊,每个机台上都围着一批人大喊大拍着。

  我进去了一会后小李也进去了,他倒不客气,直接去吧台换了一百块钱的币,我去,这小子也太那个了吧,我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严肃感一下就被他给破了。

  我慢慢的从一台台机子边路过,眼光慢慢从那些赌鬼脸上扫过。小李端着一小篮子的币,挤进一个台子,然后看了几眼那里的人,又退了出去,改去玩另一台机子。

  我把电玩城转了个遍,确实有几个红毛,还有一个光头,但是看着都不像那晚的人。我叹了口气,对谢婷说道:“这里没有,再去别的地方找吧。”

  可是我转过身,却没看见谢婷。她去哪了?这个时候她应该不会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