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来吃早点!路过前面,见这里很多人,就凑过来了!”我说到。

  “上课时候出来吃早点?你不能下课吃吗?为什么现在出来?”警察又问到,他还是有点怀疑我。

  “我老师赶我出来的!你问她为什么要赶我出来啊!”我回驳到,警察点了下头,说:“行,我现在也要去你们学校调查一下,你也顺便带我去见见你老师,看你说的是真是假!”说完他就拉着我上了一辆警车,靠,我这辈子还没坐过警车呢!

  “现在说老实话还行,等会被拆穿了就来不及了!”警车发动时他又说到。

  我往后一靠,说:“没骗你!”

  他哼笑一下挂挡上路,车子进学校后他问道:“你教室在哪?”

  我指了指前面,说:“喏,那栋教学楼下面!”

  这时候下课铃声也响了起来,学生扑出的一下出来了,警车停在了教学楼下,他们也都很有兴趣的看着。然后我从车上下来,从没感受过这种被几百双眼睛盯着的我,开始发毛了。

  “你教室在哪?”警察问我到,我指了指楼上,而这时李莫愁也正巧下楼来,出了楼梯间,我马上指着李莫愁,说:“她是我老师,是她叫我出来的,你问她!”

  李莫愁也注意到我了,见我对一个警察指她,显然有点慌张了。我估计她以为我报警说她虐待学生吧,反正她吓的脸都僵硬了!

  “你,过来!”警察指着李莫愁说到,围观的学生也都齐刷刷的望向李莫愁。

  李莫愁有些哆嗦的走近,强装着很淡定的问道:“警察同志,什么事啊?”

  “是你叫他不用去上课的?”警察直接问到,李莫愁一下慌了,看着我道:“陈力,什么事儿啊?我就让你罚站,你用得着报警吗?”然后又转向警察,急切解释道:“听我解释一下哈,这事不是这样的,事情呢,其实是因为……”

  “行了,行了,别跟我说那些没用到!这么说是你叫他不用去上课的了?不是他主动逃课的?”警察不耐烦的说到。

  李莫愁尴尬的笑着,轻轻点了下头,说:“我也没叫他不用上课,只是让他把作业写完才进来!其实我是关心他!”

  警察看我点了下头,知道我没骗他,准备要去校长室了解一下谢婷的情况,毕竟现在死人了才是大事,像我这个只是为了了解情况顺便问的一下而已。

  “那,小伙子,带我去校长室吧!”警察对我说到,李莫愁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陈力啊,有必要吗?”然后又对警察道:“警察同志,没这个必有吧?”

  “行了,没你事了!该干嘛干嘛去!”警察不耐烦的挥手说到,我估计他以前也是经常被老师发展的主。

  “走,我带你过去吧!”我突然觉得这警察叔叔太可爱了,语气也亲了很多。李莫愁跟在我后面,赶了几步,说道:“陈力,那什么,你的罚抄就算了,待会记得来上课啊!”

  我没有理她,领着警察往校长室走。李莫愁一直跟到了校长室门口才算停下来,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她一脸的忐忑不安。

  把警察领到校长室我就回教室了,坐在那里一直在想,如果谢婷已经死了的话,那我这两天见到的就是她的鬼混了。但是看她的样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不过我又产生了疑惑,为什么我能看见她?

  “你这么牛掰啊?李莫愁罚你抄作业,你直接把警察领来了,他是你什么人啊?这么罩着你,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啊?”刘兵蹭了下我,问到。

  我看着他笑了一下,没说话。但是这让刘兵更好奇了,一直不停的追问我什么什么的,我被问的不耐烦,才说:“不是我叫来的,他来只是了解别的情况的!”

  “什么情况啊?”刘兵压低声音问到,“调查学校贪污的事?”

  “呵呵!”我无奈笑了一下,趴到了桌上,说:“死人了!我在现场!”

  “死人?谁死了?你怎么在现场的?”刘兵追问到,这平静的生活终于发生一件大事了,他肯定会很激动,其实不止是他,包括其他人,陆续吃完早饭回教室,都在议论楼下为什么停着一辆警车。有些看见是我带来的,也都在议论我,不过我却没心思搭理,因为我实在太困了,软绵绵的趴在桌上,只渴望早点上课,那样就要安静很多了。

  上课铃响了,我终于可以放心睡了。前面两节课是李莫愁的课,她进来后果然没敢叫我出去,但是也没叫醒我听课,估计是心里还慌得很吧。

  ‘L更新_最;快/2上酷/匠%网@%

  睡到了第二节课下课,做课间操的时候被大喇叭做操音乐吵醒了,关于做课间操,我们高三的有特素待遇,可以不用去操场集合。但是因为太吵,所以也没办法睡,大多都带起耳机来听歌。

  “陈力,你出来一下。”李莫愁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到,语气比较轻。我不情愿的站起来,跟她出了教室,我们一出教室,教室里面就炸开了窝,我出去后发现警车已经开走了。应该是问完话了,不过这些不是我关心的范畴,也轮不到我来关心。

  “今天警察到这来什么事?”李莫愁问到,看来校长还没有把谢婷死的事通报。

  “没什么。”我随口说到,不想对李莫愁说什么话,也本能的排斥她,觉得多跟她说一句话都是受罪。这更年期女的太势力,变脸跟翻书似的。

  “你跟我说说怎么了?我好歹也是你老师不成?”李莫愁皱眉到。

  我厌烦的咧了下嘴,说:“我要上厕所!”然后丢下她朝厕所走去。

  这个时候大部分学生都在做课间操,所以厕所里没什么人,我出来的时候见到了谢婷也从女厕出来,她看见我后显得很高兴,笑到:“又碰见你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好像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不理我!”

  “呵呵!”现在知道她已经死了,我心里满是恐惧,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下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与她隔开些距离。

  “怎么了?”谢婷睁大眼睛问到,这个时候我心里又疑惑了,难道说死在垃圾池的那个不是谢婷,而是跟她长的很像的人?

  “你?你没事?”我试探问到,谢婷摇着头,不解的问道:“有事?我要有什么事啊?”

  “呵呵。”我隔着单薄的T恤抓着心窝,说:“那什么,我去上课了,呵呵!”

  我转过头,刘兵迎面而来,他在我肩上锤了我一拳,说:“你对着空气说什么呢?被李莫愁虐傻了?”

  “彭通!”我心里猛地炸了一下一样,刘兵进了洗手间,谢婷走过来,问道:“他干嘛那么说啊?我虽然跟她妹妹吵过架,但是也用不着这样转着弯骂人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吃惊,但是却不怕谢婷。可能本能的感觉到她没恶意,并且,怎么说呢,反而有点可怜她。

  “你真不知道你自己出事了?”我问到,然后看了一下周围,怕又有人把我当神经病,就对谢婷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然后我领着谢婷到了教学楼后墙的死角,谢婷开口道:“干嘛啊?怎么所有人都怪怪的!”

  我咳了一下,说:“你昨晚在宿舍睡得吗?”

  谢婷翻着眼睛想了一会,说:“奇怪,我忘了。”

  我想尝试着慢慢引到她,让她自己想起自己出事了,那样的话受的刺激应该不会太大。便说道:“你往后捋!在洗手间之前,你在干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