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玺和刘兵已经准备回去了,而我在考虑着要不要回去看一下。

  “怎么了?”刘兵问到。

  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的地方,对印玺说道:“拿你手机来给我照一下!”

  印玺把手机给了我,我朝着刚才的地方走去,但是走了几步我又止住了。因为我怕真的是个尸体在那,那样的话,警察肯定会问话,我们三个男的大半夜跑这来,说是找布娃娃的理由肯定不会有人相信,到时候被列成怀疑对象就说不清楚了。

  “你干嘛啊?”印玺大声问到,我回转了身,说:“没事,犯傻了,回去吧!”

  我们到了正街上,印玺回一中他租的地方睡,我和刘兵则回宿舍。

  临别时我和刘兵对印玺千谢万谢,说好过几天五一放假找他好好吃顿饭。我们翻墙进了学校,第一件事当然是去玲玲那边,我们没有进去,而是在宿舍楼下轻声喊了几句,玲玲和李水凤都没有睡,跑出来问我们怎么样了。

  我们没有告诉她们把那布娃娃烧了,而是简单说没事了,让她们放心。

  9-酷7{匠网◎_正版首Q发

  回到自己的宿舍,其他三个人已经睡着了,刘兵也累得不行,倒下就睡了。而我因为身上弄到了很多垃圾,所以去冲了个凉。回来的时候无意透过窗户看见女生宿舍二楼有个女生在那飘飘忽忽的走来走去。我认得她的身影,是谢婷。

  昨晚她就是在那转来转去的,把我吓得还以为撞鬼了。

  折腾了一天,昨晚又没怎么睡,现在事情弄完了,我一躺下眼皮就沉了下去。好像只有几分钟就入梦了,梦里我回到了垃圾池,画面回到我找布娃娃,我拨开一层层垃圾,然后手在一个大部件上摸来摸去。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乌云突然散去,月光洒下来,而我也看见了我摸的是什么——一具女尸。她是睁大眼睛看着我的,我一下吓醒了。

  “算了,明天倒垃圾的肯定会发现那女尸的,到时候他自然会报警。”我自言自语到,然后又倒下去睡,这次还好,没做噩梦。但是因为已经一点多了,我们六点半就要起来上早读,所以我也睡不了几个小时就被叫醒了。

  我匆匆赶到教室,黑板旁边挂着一个大大的倒计时牌子,离高考只有四十天了。早读是李莫愁的课,这次不用她开口,我就出去了。

  反正也不用上早读,我索性出去吃早点,因为早上陆续有走读生进校,所以早读期间大门并没有锁,我有幸不用翻墙了。

  找到一家小吃铺,要了一屉小笼包加一碗豆花,埋头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吃完一个包子,喝了一勺豆花,然后抬起头,却怵然吓了一下,一个女孩坐在我对面,瞪大眼睛看着我。不是别人,而是谢婷。

  “喔,你也来吃早餐啊?”我问到,虽然一开始跟她有点冲突,但那毕竟是误会,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跟一个小女孩有什么芥蒂。

  谢婷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为什么,老板不理我。”

  “啊?不理你?”我不解的问到,“老板做生意的,怎么可能不做你生意啊?”

  “我不知道啊!我跟他说话他就是不理我!不止是他,其他的人也不理我!”谢婷皱眉抱怨到,然后站起身走到老板旁边,说:“老板,给我碗豆花!”

  那老板果然不理她,这老板也太怪了,我喊谢婷道:“算了,你吃什么我请你吧!”

  “哈,谢谢啊!”谢婷坐到了我旁边,我对喊道:“老板,再给我个豆花吧!”

  “好叻!”老板答的利索,看都没看我一下,我又问谢婷道:“你是加辣还是加糖?”

  “糖!”谢婷抿嘴笑到,不得不说她笑起来确实很漂亮,这也难怪她一个高一的人际就能那么广。我并不是因为玲玲的事才第一次见到她,之前经常看见她在我们高三那楼跑来跑去,和很多体育生混得不错,不过口碑不眨地,大家都说她很sao。

  “加糖!”我对老板说到,老板把豆花端来了,我又问谢婷道:“你不吃别的东西吗?”

  谢婷笑着摇头,说:“不用了,吃多了发胖!”

  “呵呵。”我笑了一下,继续吃东西,小笼包一口一个,没几下就吃完了,豆花也喝完了,但是看谢婷碗里还跟没喝似的一样。我说道:“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然后我起身,到门口那老板那里付了钱,离开小吃铺几步后听见老板在我面嘀咕道:“真奇怪啊,叫一碗豆花放在那里不动!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知道珍惜粮食!”

  我没理她,继续往前走,离早读下课还有一会,并且一二节课也是英语课。我真心不想去,换作以前我可能会对她妥协,但是此刻我不愿意,并不是我学犟了,或者有骨气了什么的。只是因为马上就要高考了,我感觉自己,怎么说呢?说紧张吧,也不紧张,紧张的人因为有变数才会紧张,而我知道自己是定数——差!所以我紧张什么呢?只是这种天气,还有这种种因素,让我有种说不出来,难以言表的颓废感。

  我沿着马路走,不知不觉就到昨晚买指南针的小店铺了,这时候也有很多小学生来上学。再往里走一段路,就是垃圾池了。

  “过去看看吧!昨晚你摸到的到底是什么!”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对我说到。我在原地徘徊了一下,还是朝垃圾池那边走了,反正现在是大白天,如果真是尸体的话,别人也能给我证明不是我杀的。

  我穿过小巷子,能看到垃圾池时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看来确实出事了,不过也好,人多我混进去不会被注意。

  我挤进人群,大家都指着前面指指点点,但是却没人敢走过去。与此同时后面响起了警笛声,两个警察下车后懒散的大声问道:“谁报的警啊?”

  一个刚才说话最大声的妇女匆匆跑到警察旁边,说:“我报的警!我早上起来倒垃圾,就看见那女的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人故意把她身上的垃圾扒开,让她露出来!”

  “嗯!尸体在哪呢?”警察问到,妇女指了一下前面,说:“诺,那里呢!”

  警察点了下头,然后在车里拿了两个口罩,戴了起来。一个警察拿着相机朝妇女指的地方过去,另一个警察则开始拉警戒线。

  拉好警戒线后他也跟了过去,在那里指指点点,一个老人大声说道:“死人不能乱指的!”

  那警察回头白了一眼老人家,但是却也不敢再指了。警察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又来了辆车,下来了几个穿黑衣服的人,他们在那拨开垃圾,把尸体抬了出来,我看见那女的面貌时心里像个大钟被撞了一下一样。那不是谢婷吗?

  尸体抬出了垃圾池,他们给谢婷盖上了白布。

  “看样子是前天死的!覆盖在她身上的垃圾也是被刻意盖上去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被人拨开了一点!”一个警察在本字记着,同时对另一个警察说到。

  “谁会去拨那些东西啊!八成是狗刨的!”一个妇女大声说到。

  我去,这不变相骂我是狗吗?不过我也没傻到现在跳起来说是我拨开的,我不是狗,我混在人群中,看警察怎么处理。

  几个警察交流了一会问大家道:“你们都是住这附近的人吧?”

  围观的人都回答是,也有几个没吭声。警察又问道:“那你们前天晚上见到过什么可疑的人来吗?”

  人群一下炸开了窝,有些说见到过,描叙的会声会影,好像她亲眼见到杀人凶手一样,但是当警察单独问她的时候她有不吭声了。有些则干脆说是自杀的,反正都是些不靠谱的。人群吵了一会后,警察大声说道:“行了,你们待会全跟我回派出所,好好说说你们知道的,一个一个来!”

  “哗——我还要做饭呢——我还要上班呢——我还要……”人群一下散开了,只剩几个还留了下来,其中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戴着眼镜的男人迟疑了一会,说:“我前天晚上起床撒尿,好像听到一些摩托声。”说完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那个点是不会有人来这边的!因为你看,这条路是死路,除了我们住在这里的,就只有倒垃圾的了!”

  警察点了下头,说:“你这信息很重要,等会跟我去派出所做个消息的记录。”

  “行,没问题!”眼镜叔很有正义感的说到。

  那警察眼光又飘向了我,因为这里也就三四个人还留着了。

  “同学,你认识这女的吗?”警察问我到。

  我点下头,说:“认识,是我们学校的!”

  那警察一下来劲了,问道:“二中的?”

  “嗯!”我轻声回到,那警察表情有些高兴,一下就有了这么多的进展,但是笑容还没完全绽放开,他又马上紧张起来了,瞪着我问道:“二中现在应该上课吧!你怎么到这里的!快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