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火机没打着火,我再要打的时候,这时候印玺突然大声说道:“我找到了!在这!”

  我知道他不会跟刘兵一样一惊一乍,也顾不上脚下了,朝着印玺方向跑去。我站起来抬起脚,突然有东西勾了我的脚一下,我一下栽到了垃圾堆了。但是不管那么多了,时间来不及了,先把布娃娃处理掉。

  我和刘兵到了印玺身边,他的手电筒还有一点微弱的光。

  “是这个吗?”印玺问刘兵到,刘兵连连点头,说:“对对对!就是这个!”

  “好!赶紧烧了它!”印玺说到,我们跑出了垃圾池,当时我还没有手机,印玺家境比较好,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说:“还有十分钟就到十二点了!赶紧烧!”然后突然说道:“哎呀!我没打火机,你们带了打火机吗?”

  “我!我!我!我抽烟,带了打火机!”我把打火机递给印玺,说到。印玺嗯了一下,接过打火机,把火头调到最大,按了几下后打着了火,本以为那布娃娃一下就能烧着,但是谁知道它在这里埋了太久,已经打湿了,打火机的火量根本没法烧着它。

  “怎么办啊?”刘兵着急问到。

  “找东西来引火!”我提示到,然后去捡旁边的塑料件,印玺却又说道:“不能拿塑料件,要引火的话只能用荔枝木或桃木!”

  “现在到哪去找那种木头啊!”我无语到,刘兵也跟着补充道:“对啊,现在去哪找荔枝木啊!”

  “那,那就找别的木头或者树枝来吧!总之不能用人工的东西引火,要天然形成的东西来引火,否则就会产生冤气!”印玺补充到。

  好在这里是垃圾堆,木头不难找,我摸到了一块长长的木板,挺薄的,很容易发着火,我就把它拖了过去。

  “这里有了,过来折断吧!”我对刘兵说到,然后我们三人一起把那木板折断,再折了几根很细的用来引火。

  我拿着几根碎木板,印玺点着了打火机,木板是空心莎木,一下就点着了。我再用手中的木棍去引大木块的火,没一会大木块也燃着了,火头还挺大的。

  我提起了布娃娃,问印玺道:“要念经什么的吗?”

  “还念毛啊!”印玺着急到,“还有几分钟就到十二点了,到时候成煞了我们都别想走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也不敢磨矶,赶紧把布娃娃丢进火力。我们三人围成一圈,布娃娃的脸正对着我,火很快就烘干了它身上的水分,烧着了它的脚和屁股。

  火光引在它脸上,我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样,感觉它在看着我,那塑料件的制成的眼珠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同时也射出一些冤气。

  我手插着腰,问印玺道:“现在几点了?”

  印玺看了一下手机,说:“十一点五十八分!”

  我们一下又紧张起来了,只剩两分钟了,能烧完了。而就在这时候,突然起了风,火焰一下斜了过去,我赶紧蹲了过去,大声说道:“赶紧蹲过来挡风啊!”

  印玺和刘兵也凑来过来,风被挡住了,火焰又回正了,那布娃娃也烧到胸口部分。

  “菩萨保佑能烧完!”我轻声念到,抬头看着布娃娃,这个位置离它的脸更近了。它的眼睛突然在转动,在我们三个人脸上来回扫着。

  “没事,是里面的塑料件烧着了,变位了而已!”刘兵说到,我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

  印玺却否定道:“不是,它是在看我们,记住我们的样子!”

  “啊?”我和印玺同时惊讶到,虽然我刚才也意识到这一点了,但是被印玺点破后,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啊什么啊!没事的,它都马上就要烧完了,这东西一烧完,它刚刚形成的魂也就随着这本身灰飞烟灭了,怕个鸟!”印玺说到,我拍了一下他肩膀,说:“还好我认识了你,不然这事真会惹大了!”

  “哈哈!缘分嘛!”印玺笑到,“并且我也一直很想找个实际案例实践一下自己的理论知识,现在看来我还是有点本事的。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也听心虚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搞定这玩意儿!”

  “呵呵!”我笑到,然后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印玺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即使感,便问道:“对了,我们以前认识吗?”

  “干嘛这么问?”印玺看着我问到。

  “没什么,就是看你特别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我如实说到,然后又问道:“你初中在哪念得啊?”

  “新一镇中学!你呢?”印玺说到。

  “哦,那就不是了,我那离你们挺远的!”我说到,我家在县城往东十多里路,而新一镇在县城往西约莫也有十几里路,这一上一下加起来就二十多里了,在乡下没要紧事的话,很少会走这么多路。

  “现在几点了?”刘兵突然问到,我也回过神来,按说这两分钟应该过去了啊!可这布娃娃还没烧完呢!印玺赶紧掏出手机看了一下,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现在是十二点过四分!”

  “那是不是已经没事了啊?”我欣喜到,印玺皱着眉想了一会,拍头说道:“哎呀,我忘了我手机快了五分钟。我每次上学都忍不住要拖到最后,但是这样经常迟到,所以就故意把时间调快了五分钟。”

  “哦!原来这样!刚才吓死我们,时间那么紧。”我笑到,话音刚落,眼前的火苗突然串起来来了,我们吓得全往后坐在了地上,只见那布娃娃浑身是火,只剩下头了,飘在空中。

  “成煞了!”印玺大声说到,生意里充满了恐惧。

  “怎么办啊?”我看着那布娃娃惊恐的问到,那布娃娃慢慢的转了向,朝向了水池那边。

  “别让它把火灭了!赶紧按着它烧完!”印玺大声说到,于此同时,那布娃娃突然朝这水池方向飞去。我也信手抄起旁边的一个塑料板,往前一挥,正好把那布娃娃打了下来。

  “按住它!”印玺大声说到,过来帮忙按着塑料板的另一边。

  “吱——叽——吱——”布娃娃惨烈的叫着,塑料板很快就被布娃娃身上的火引着了中间。

  我和印玺对望一眼,很有默契的把向前一弯,夹着布娃娃拖到了原来的火堆中。塑料板中间烧断了,布娃娃一下蹿了起来。但是刚蹿起三十多里面,一块厚实的大木板盖头把它又压了下去。

  刘兵按着木板的末端,他刚才找了这块木板来引火,但是我已经找到了适合引火的,他这个有点厚,所以刚才就放在了旁边,想不到现在也拍上用处了。

  木板往上斜了起来,想不到那布娃娃力量这么大。我索性一下踩了上去,木板翘了一下,差点把我翘了下去。印玺见状也踩了上了。

  下面的火头被木板隔着了,所以我们的脚并没有烧着。压在木板下面的布娃娃一开始还挣扎,力度很大,但是慢慢的力度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下吱吱叫,又过了一会,吱吱声都没有了。下面一开始用来引火的木板也差不多烧完了,火头弱了很多。

  “没事了吧?”我看着印玺问到,印玺想了一会,说道:“应该没事了!”

  我们跳下了木板,把木板掀开,一阵旋转风突然蹦出来,夹着着很多灰烬。

  “没事,只是一点怨念而已,飘个两个就会消尽了!”印玺解释到。我看着那已经成一堆灰烬的布娃娃,百感交集,有种说不出来的罪恶感。

  #n酷EM匠√H网◎正}版xy首##发r

  “怎么我感觉自己刚才亲手杀了个人一样?”我苦笑着说到。

  “我也有这种感觉!”刘兵说到。

  我话音刚落,我又突然想起了刚才摸到的那个柔软的,凹凸不平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