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人面面相觑,按照我的理解,精肯定比鬼难对付很多。既然印玺能判断出来那不是小鬼而是精,说明他还是有点本事的,我问道:“那现在怎么办?你有解决的办法么?”

  印玺笑了一下,说:“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其实那布娃娃本来只是有点思想而已,还不能脱壳有自己的灵魂的!”

  “啊?它有自己的灵魂了?”刘兵咧嘴问到。

  印玺点了下头,说:“嗯,应该是碰到血之类的东西,一下激发了它的灵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在它被浸血起的七天之内找到它,不然就会变成煞,到时候就凶了!”

  “那我们怎么知道它什么时候浸了血啊?”我不解到,印玺望向玲玲,说道:“我想它有了灵魂后第一件事应该是入你的梦,你记得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梦到它吗?”

  玲玲勾下了头,想了一会说:“星期一!丢了的第三天!”

  “擦!”印玺惊讶到,张大了嘴,“那今晚十二点之前岂不是最后期限?”

  宿舍气氛顿时变的空前的紧张起来了,印玺也不拖拉了,坐到了书桌旁边,说:“赶紧的,别磨矶了,想办法把它找出来!”

  “怎么找啊?”我走到他身体问到,印玺则翻着书桌上的书,翻出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后问道:“玲玲,你今年多大?”

  “干嘛啊?”玲玲不解的问到,印玺头也不抬的在本子上画了个九宫格,怎么我好像在哪见他也画过这样的格子呢?

  “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现在要找到那布娃娃!”印玺画好格子后抬头对着玲玲说到。

  “对对对!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吧,现在赶紧把这事解决掉!”刘兵也催促到,玲玲点了下头,走到了印玺旁边,说:“一九八九年。”

  “出生年月呢?”印玺问到。

  “十月初五。”玲玲回到,印玺点了下头,在本子上把玲玲的生辰八字推了出来,说:“你五行属水,所以那布娃娃也应该跟你一样属水。”

  “那我们是不是要去水边找?”我问到,印玺没理会我的问题,而是继续问玲玲道:“你还记得买那布娃娃的具体日子不?”

  “具体日子?我忘了啊!时间太久了!”玲玲摇头到,“我只记得从小就在我身边。”

  刘兵却接话道:“我知道!一九九五年,十一月!”

  “哇,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我和印玺都很惊讶的问到,刘兵笑了一下,说:“因为那是玲玲上小学一年级,期中考试靠了第一名,奖励给她的!但是具体哪天我却记不住了!”

  “没关系,已经可以了。”印玺说到,然后又写了个日期,推了下五行。

  我看他在格子里已经添了四五个,便问道:“现在是不是就能找到了?”

  “还不行!”印玺简单回到,然后又问玲玲道:“你确定是星期一开始梦见那布娃娃的?”

  “嗯!”玲玲很肯定的回到,印玺点了下头,问我道:“星期一是什么几号?”

  “额,我怎么知道?”我耸了下肩说到,李水凤接话道:“大后天是五一节,那么今天就是四月二十七,星期一就是四月二十一!”

  “不错,佩服!”印玺对李水凤竖了个拇指,然后又记了一些东西,之后在纸上用心的画着,好像做数学题打草稿一样,约莫过了十多分种,印玺抬起头舒了口气,说:“如果我没算错的话,那布娃娃现在应该在东南方向,并且是浸在水里。”

  我想了一下说:“你这范围太大了,怎么下手找都不知道!”

  “对了,水的左边有山!”印玺补充到,我皱紧了眉头,想着东南方向,有水,又靠着山的地方,但是我是个极品宅男,平时很少出去,所以真心记不起来了。好在李水凤似乎想起什么来了,迟疑了一会问道:“垃圾池算不算水?”

  “算!”印玺马上回到,眼睛里散出一些光芒。

  “那就是南边的垃圾池了,我以前路过那里,我们学校这一块的垃圾全都是运到那里倒掉的!”

  “好!那赶紧走!”印玺站起身,有些激动的说到,李水凤点了下头,她最靠近门,所以先出了宿舍。

  待我们都出了宿舍下楼时,刘兵停住了,说道:“玲玲,你跟水凤就别去了,我们三个男的过去就行了。那垃圾池我也认识在哪!”

  “对啊!玲玲,你别去了,在这里等我们消息吧!”我对玲玲说到,玲玲看着我,又看向印玺,问道:“你找到兰兰后,要怎么对它?”

  我生怕印玺会说出什么打的它魂飞魄散的话,赶紧对印玺眨着眼。也不知道是印玺理会了我的意思,还是真心那样做,对玲玲说道:“没什么,超度一下,找个地方好好埋了就行了!”

  “哦!”玲玲有些感伤的低下了头,然后又天然抬起头问道:“可以洗洗带回来么?”

  印玺有些为难了,摇了摇头,说:“这恐怕不行,毕竟它已经成精了,过了今晚就成煞了,到时候就有很大的攻击力了!”

  玲玲眼眶里有些泪水在闪烁了,我轻轻拉了一下李水凤,然后对印玺说道:“行了,我们赶紧走吧!还有两个小时就十二点了!”

  》)酷匠c《网/H唯P一Q2正$版,其%W他都是C盗R版h

  然后我们三个男的小跑着下楼,而身后李水凤也安慰着玲玲。出了宿舍楼我们三个就放慢了速度,但也是快走的程度。

  “对了,那布娃娃都成精了,我们三个对付的了吗?”我想起这个问题,就问印玺到。

  印玺侧头看了我一下,说:“理论上来讲它现在还只是形成了魂而已,应该没有攻击力,要等到过了今晚,成煞后就有很大的攻击力了!”

  理论上?应该?我有些犯怵了,但是我没有说出来,因为怕影响士气。

  出了学校,路过一个小店时刘兵喊道:“等等。”

  “怎么了?你不会怕了吧?”我问到,刘兵瞪了我一下,说:“我妹妹的事,我比你急。只是现在这么黑,我们怎么找啊?我是想买三个电筒!”

  “哦,呵呵,误会你了!”我有些尴尬的说到,然后和刘兵进了那小店,店里没有大的充电电筒买,只有那种一块钱一个的,用五号小电池的玩具电筒。不过有胜过无,我们买了三个。

  路上我又问印玺道:“你还会超度?”

  “超度?”印玺反问到。

  “对啊,你不是说超度那布娃娃吗?”我说到,印玺笑了一下,说:“怎么可能呢,那布娃娃的魂是自生的,不是本来就有的,所以根本没有超度一说!”

  “啊?那你要怎么做?”刘兵也惊讶的问到。

  “额……”印玺边走边想了一会,说:“按理说只要把它的真身烧了,它的魂就没了宿体,用不了多久就会消散了!”

  又是按理说……印玺啊印玺,你就不能说个肯定的话么?

  之后我们不再说话,用心赶路,刘兵在前面带路。本以为只有几分钟而已,但是我们却足足走了十多分种,都到郊区了,不过好在我们这县城比较小,只要向着郊区方向,没多久就能见到山,不然如果向大城市一样,那垃圾池还不知道要弄在几十里路远的地方。

  到了垃圾池后我心一下碎了,那一大片一大片的垃圾,怎么找一个布娃娃啊?

  “我擦!怎么找啊?”刘兵也大声问到,印玺也没想到这个问题,说道:“我也没想到这个问题啊!现在麻烦了,挨个找的话得找到天亮了!”

  “何止是天亮啊!如果被别的东西压着了,那找到也不一定能找到啊!”我接着说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