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梅花易数 一

  大爷和胡艳都以为我要租房子,并且听大爷的口气,很希望我住下来。然而还有几天就五一劳动节了,所以我说放完假再搬过来。

  吃过饭后我去找印玺,这小子终于睡饱了,拿了些家伙说我帮我去解决玲玲的事。我们到了二中,刘兵不在宿舍里,我就去了玲玲的宿舍找玲玲,刘兵也在那。

  “来了?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刘兵见我来后说到,然后看见我后面的印玺,疑惑着轻声问道:“这就是你说的高人啊?”

  “额……”我知道他是看印玺这样子完全就是个不懂行的嘛,在怀疑印玺的能力,而我其实也不知道印玺有多大能力,所以一下也不好把话说死。

  倒是印玺,很不客气的拿了张凳子桌下,问道:“谁是玲玲啊?”

  玲玲轻轻点了下头,说:“我。”

  “嗯!”印玺回到,然后问道:“你确定昨晚看见了那小鬼?”

  “不是小鬼,是兰兰!”玲玲有些生气的纠正到,我赶紧对她解释道:“我这朋友说兰兰身上可能藏了小鬼,你别误会!”

  “啊?”宿舍里其他两个女生惊讶起来,然后其中一个有些哆嗦的说道:“那我们岂不是跟一个鬼一起住了很久?”

  “太吓人!”另一个女生也害怕的摸着手臂说到。

  9~酷匠#网永gq久0免g费看^}小h说b

  “行了!行了!真鸡婆!”李水凤斥责她们到。

  印玺抬头想了一会,说:“这样吧,现在是白天,她肯定不会来的,等晚上吧,晚上你们都出去,就我一个人在这里,等她来,这样行不行?”

  “你一个在这里?”我问到,其他两个女生也问道:“那我们晚上睡哪啊?”

  “你们晚上不是要上晚自习嘛?你们去上自习的时候,我留在这里就行了啊!”印玺很平淡的说到。

  “那你呢?你一中不是很严的嘛?你晚上逃课啊?”刘兵问到,我之前跟他说过印玺是一中的。我马上脱口道:“放心,反正他要复读的!”

  “复读?”印玺看着我问到,“你这是活生生的诅咒啊!”

  哈!好奇怪我怎么会突然说他要复读呢?并且不是猜,而是知道他一定会复读似的!

  “额,随口说说嘛!”我打马虎眼到。

  事情到这,印玺就先拿了些东西过来,然后看了一下附近的环境,就只等六点钟开始上晚自习了。

  我们在外面晃了一下,到快上自习时怕等会宿舍关门,就提前到玲玲宿舍去了。本来我想留下来帮忙的,或者说看看印玺什么本事,但是印玺却说不用,免得到时候碍手碍脚,虽然不情愿,但我们还是都去上自习了,留下印玺一个人在玲玲宿舍里。

  上课铃响了,李莫愁来了,一见她我心里就咯嗒一下,完了,昨天上午她不是罚我抄试卷么?但愿她不记得这事了,我心虚的埋着头,李莫愁咳了一下,扫了一眼教室,大声说道:“别吵了!”

  教室安静了一点点,我勾着头假装在做作业,眼睛余光却盯着李莫愁,这货貌似朝我走来了。我赶紧翻开辅导书,真的做起习题来,但愿她看在我在做题的份上,能放过我一码。但是事不如人愿,她轻轻敲了下我的书桌。

  我抬起头看着她,她问道:“让你抄的试卷呢?”

  “呵呵!练习太多,忘了。”我赔笑到。但是李莫愁却不吃我这一套,阴着个脸,冷冷说道:“那你今晚别上课了,出去!”

  “呵呵,不要啦,老师,我下次不敢了。”我讨好到,努力挤出一丝自以为很亲和的笑容。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没抄就出去!”李莫愁大声吼到,“一直以来都这样!什么时候认真过?现在装模作样,给谁看呢!”

  我没说话,收住了笑容,板着脸与李莫愁对视。今天小女孩的事还压的我缓不过气来,心里本来就压抑,再说马上就要高考了,她这样有必要吗?

  “别看我!什么时候炒完了就什么时候来上课!否则到放假你都别来上我的课!”李莫愁大声到,这也就算了,说完她居然还轻声嘀咕了一句:“垃圾!”

  “你骂谁垃圾呢?”我也忍不住了,跟她对呛到。

  “切!”李莫愁自知怒骂学生理亏,不正面回答我,不屑的切了一下,然后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少唧唧哇哇,出去!别打扰其他学生做功课!”

  “我要不出去呢!”我站了气来,跟她对吼到。

  “你要不出去我就叫校长来请你出去!再不行把你爸妈都叫来!”李莫愁威胁我到,“还长脸了是吧,敢跟我对吼!”

  “呵!”我气势弱了很多,毕竟不想让爸妈又伤心,我点着头,“行!那我以后就不上你课了!”然后走出座位,擦过李莫愁时放低声音像自言自语一样说道:“课讲的乱七八糟,人还不晓得几嚣张!”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李莫愁不依不饶的拉住我吼到。

  “我说你单词都不会念!鱼啊!‘佛一虚’不是‘佛额虚’!”我回敬她到,其实以前我也不知道李莫愁‘鱼’这个单词一直读错了,是看到一个电视上的节目后才发现的,那节目说的就是很多中国人读错这个单词。

  有些学生已经开始笑起来了,李莫愁也气的发抖,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要找校长是吧?要找我爸妈是吧?”我瞪大眼睛到,“那好啊,我就跟校长说说,你一个幼儿园单词都读不准的人,凭什么来教高三!”

  李莫愁果然被我唬到了,气的直哆嗦:“滚!滚出去!我没空跟你扯淡,你什么时候把试卷抄完了再进来跟我说话!”

  我不屑的哼了一下,转身出了教室。这个时候宿舍楼已经关门了,整个宿舍楼都没人,我也睡不着,就只有在操场上瞎转悠,然后想起印玺还在玲玲宿舍,我就走到了玲玲宿舍前面,找了块石头坐下。

  玲玲宿舍的门关着,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甚至怀疑印玺是不是在里面睡着了。但愿附在布娃娃身上的小鬼会去,也但愿印玺能轻松的解决这件事。

  大概到第二节晚自习快要下课时,也就是九点多钟的模样,玲玲宿舍里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好像倒了什么东西一样。

  我紧张的站了气来,踩在石头上踮起脚望着里面,同时喊了一声:“印玺。”

  可是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然后门突然开了,开了约莫一两秒之后印玺跑了出来,朝着洗手间方向跑,像是在追什么东西。

  “印玺!怎么了?”我大声问到,印玺侧头看了我一眼,没回我,而是继续追到了洗手间,好一会之后他从洗手间出来了,我大声问道:“是不是解决了?”

  印玺摇了摇头,说:“不是小鬼!”

  “啊?”我不明白了,印玺叹了口气,说:“等会再说吧!”然后他回了玲玲的宿舍。

  过了一会后放学铃声响了,玲玲和李水凤她们应该是踩着放学铃声出来的,所以大部学生还没来,她们就已经到了。

  “力哥,你怎么在这?”李水凤问到,然后又看了看宿舍,问:“是不是完了?”

  “我不知道,等会进去再说吧!”我走向李水凤和玲玲,说到,然后宿舍楼的管理阿姨把铁门打开了,我迫不及待的朝玲玲宿舍跑,进去后惊呆了,只见一架双人铺倒了,压在对面的双人铺上,钢架都压弯了。

  “怎么回事啊?”我问印玺到,印玺苦笑一下,说:“先把床架扶起来吧!”

  我们扶好床架后,玲玲和李水凤也到了,随后刘兵也跟了进来。都齐声问事情怎么样了,印玺看了我们大家一眼,说:“事情跟我之前想的不一样!”

  “不一样?怎么说?”我瞪大眼睛问到,印玺坐了下去,说道:“没有小鬼附在那布娃娃身上。”

  “啊?那为什么?”我感觉好乱的问到,玲玲轻声抽泣起来了,说道:“我就知道兰兰不是什么小鬼附了身,她是有思想的!”

  “快别乱说!”李水凤打断玲玲到,而印玺却又紧接着说道:“她说的没错,那布娃娃确实有思想了!”

  “什么?”我理不明了,刘兵也是瞪大眼睛看着印玺。

  印玺站了起来,解释道:“简单说吧,一般天然的形成的东西,甚至连石头,接触人或者其他有灵气的东西太久后,都会被那灵气感染,而产生自己的思想,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成精了。而那个布娃娃,你跟我说玲玲从小到大对她跟姐妹一样,还经常对它说心理话,这就等同于有意灌输灵气,所以时间一久,那个人造的布娃娃也有了思想,成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