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蓝天网吧,里面通宵的人很多,大多是附近的学生。我径直走向下午上网的那台机子,印玺要通宵的话,应该不会换机子。可是我走过去后发现那里坐的是个女生。该不会回去了吧?那就麻烦了,我又不知道他住哪,找他都找不到了。我心里发慌到,然后想起印玺给我留了个QQ。

  我开了台记时机,登上了QQ,给印玺发了个消息过去:“喂,有事麻烦你了,看见回一下。”

  然后我就坐在那,慢慢敲着事情的经过,可是敲到一半时我又全删了。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用语言组织出来这件事,写的不清不楚,乱七八糟的,自己都看不懂。

  “唉!”我把对话窗口关掉,点了根烟,这日子过的可真揪心。然后我听着一些歌,我只开了一个小时的机,所以没过多久电脑就提示要下机了。我咧了下嘴,不情愿的把QQ弹出来,拉了一下好友栏,没有人给我发消息,印玺也不在线。正当我要把QQ叉掉的时候,印玺的头像却突然亮了,还一跳一跳的。

  我赶紧弹开,“什么事啊?新朋友?”

  我没有说什么事,而是先问他这个时候怎么在线。他告诉我他在网吧通宵,我刚要问他是在哪个网吧的时候,电脑界面却突然锁了。

  “草!”我锤了一拳肩膀,按了下关机键,站起来扫视着四周。

  “喂!”在我斜前方印玺看见我了,对我挥了下手。我笑了,赶紧绕开机子走到他身边,他旁边的机子没人开,我坐了下去。

  “你干嘛坐这角落里啊?我刚才都没找到你。”我说到,印玺笑了一下,弹出一个界面,只见满页都是那些少儿不宜的内容。

  “找我什么事啊?”印玺笑问到,我耸了下肩,说道:“有点麻烦,对了,你到底会多少啊?”

  “会多少?什么会多少?”印玺问到,然后又马上明白过来,接着说道:“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你听说过的我都会!”

  “这么厉害?”我有点怀疑的问到,但是毕竟初次见面,不是很熟,所以并不敢表现的太夸张,免得如果他不习惯开这种玩笑的话,就尴尬了。

  “怎么?不信?”印玺身体一转,手搭在椅子靠背上,看着我问到。

  “不是,随便问问。”我笑到,然后马上切入主题道:“说正事吧,一个布娃娃会有思想吗?”

  印玺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布娃娃本来就是没有生命的布料,按理来说是不会有思想的。”

  “这样啊!”听印玺这么一说,我开始怀疑玲玲的事会不会是有人在恶作剧。

  不过印玺马上就又摇了下头,说:“这个东西不确定的,一般来讲没有生命的东西是不会有思想的。但是你刚才说的布娃娃,因为它的形状类似人行,所以很可能会有一些游荡的小儿鬼藏到布娃娃里面去。”

  “鬼藏到布娃娃里面去?”我不可思议的问到。

  印玺点了下头,继续说道:“现在很多人打胎,但是胎儿到了三个月的话,就已经有魂了。而他们本来是有一段很长的人生路的,地府收他们要等到他们自然死亡的时间。比如说一个人有八十年的寿命,但是他还在胎里,刚刚成形还没出生就被打掉了。这样一来,他们就要做八十年的游魂了!”

  我擦了个额头的冷汗,这听起来也太瘆人了,难怪很多时候我看别人的布娃娃会感觉怪怪的。甚至他们的眼神,越看心里越发毛。

  印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种事在岛国很多,我们这边倒很少。”

  “为什么啊?”我赶紧问到,不过问我就觉得自己犯傻了,因为印玺点开的那个界面里,不都是岛国那啥嘛。

  “为了事业呗,呵呵。”印玺笑到,“不过也不能说我们这里就没有,因为现在打胎的也不少。你看电视上,墙上,到处都是人流广告。”

  我点了下头,这确实是。

  “对了,你问我这个干嘛?是不是碰到相关的麻烦了?”印玺问到。

  “嗯!我有个朋友,她的旧布娃娃不见了,然后最近经常梦到那布娃娃对着她哭。并且今天晚上,那布娃娃还回了她的宿舍,把我给她新买的布娃娃扯烂了。”我说到,为了怕旁边的人听到笑话我,我把声音压得很低。

  印玺听完讲完后,脸上露出了很兴奋的表情,嗖一下纠正了坐姿,问道:“真这么有意思?”

  “有意思?”我无语了,要知道玲玲那宿舍里一窝的女孩子都吓得哭呢,这小子居然说有意思。不过我现在有求于他,并没表现的不高兴,而是轻轻的点了下头,“你觉得这事你能解决吗?”

  “当然!小问题而已!”印玺喜乐到,然后就开始琢磨怎么弄了,好一会后他开口道:“这样,你先趴着睡一会吧,我上网找点资料。”

  “找资料?”我瞪大眼睛到,人家说阵前磨枪,但是他也用不着阵前找枪吧!

  酷匠网II首`)发jT

  印玺嘿嘿笑了一下,说:“没办法,目前位置我还只是停留在学术研究上,并没有真正的实践过。”

  就是说你一直都是纸上谈兵了?我无语了,这次是真无语了,这也太不靠谱了吧?不过回头想想,我一开始也没对他抱太大的希望,来时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并且听他口气,这些都是义务帮忙,所以也只能这样了。

  印玺开始熟练的输入各种网址,找相关的内容。我看着满页的八卦什么的,问道:“你想找什么啊?”

  印玺笑了一下,说:“我分析了一下,那个布娃娃八成是被小鬼附了身,然后时间久了,就把自己当成布娃娃了,并且跟你那朋友有了很深的感情。现在却被丢了,所以才会产生怨恨,要想解决的话,只要给他超度就行了!”

  “哦!”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听他这么说的也有道理,我又问道:“那你会超度?”

  “会!”印玺很自信的说到,“只要念些超度经就行了,但是我记不住,所以现在找一下,抄下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念就行了。”

  “呵呵。”我感觉自己头顶有只乌鸦哇哇的飞过,落下一地的囧。

  印玺找到了个超度经文,截了一段,复制到手机里,然后说道:“不过呢,我也考虑到第二种情况,就是那小鬼太凶,没法超度。”

  “对啊!如果没办法超度的话,怎么办吗啊?”我也被他说的惊了一下,不过心里稍稍对印玺有点改观了,看不出来他还会考虑别的情况,不是那种闷头闷脑的人。

  “没法超度的话,就打的他魂飞魄散!”印玺说话时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毒,“明天我回去拿一下装备,保证把那小鬼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看不出来他还有装备!我对他渐渐有底气了,印玺截了超度经文后也坐不住了,站起身说道:“算了,我们现在就回去拿东西吧,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就跟你过去干掉那小鬼!”

  我连连点头,心想这正好。

  印玺带着我去他的住处,他在学校旁边租了个房间,不住在学校宿舍里,我并不记得自己走过这条路,但是却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好像在之前,夜晚我也走过这条路。不过我回想一下,觉得不可能啊,我以前都没怎么来过这边,更别说大半夜的走这条路了。

  “对了!你都有什么装备啊?”过了一条巷子后我问到,印玺颇为得意的扬起头,说:“该有的我都有,桃木剑,八卦镜,驱鬼符,绝对都是专业级别的!”

  “哇,那你干嘛还读书啊?干脆直接回去学道算了!”我笑到,印玺却叹了口气,说:“我也想啊,但是家里不让!”

  我呵了一下,两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印玺的住处,他带我进了他的房间,直接从床底下拖出了密码箱。

  “我装备全在里面!等会你不要惊讶!”印玺说着把密码箱打开了,开了之后我愣住了,只见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出了他之前说的桃木剑,八卦镜之外,还有摄魂铃,还有很多我只在电影里见过,但是却叫不出名字来的东西。

  “厉害吧!”印玺对我惊讶的表情感到很满意,往床上一滩,说道:“慢慢感叹吧,我先睡一觉养神!”

  我点了下头,拿起桃木剑,剑身透出一丝淡淡的桃木香气,我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会,感觉人都要清新好多。然后我放下桃木剑,又拿起了八卦镜,这镜子做的可真精致,我拿在手上慌了一下后翻过身,仔细看着后面,可是我却看到了后面居然还印着一个商标……

  “喂!喂!”我赶紧推了一下印玺,问道:“你这些东西都是怎么来的啊?”

  印玺睁开眼看了我一下,不以为然的说道:“网上买的啊,怎么了?”

  不是吧!我虽然不懂,但是也知道这些东西是很专业的啊,网上买的就敢拿来用?

  印玺翻了个身,没注意到我惊讶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把东西都放了回去。坐在那里坐了会,外面已经蒙蒙亮了。

  我想起昨天中午碰见的女孩,胡艳。虽然我不记得昨天为什么会突然找到那间房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个陌生女孩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现在我没什么事,这里离她那边也就几分钟的路。我不知觉的出了印玺的房间,他房东还没起来。我出了大门,慢慢向胡艳住处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