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现在怎么办啊?”李水凤问到,我们几个都对视了一下摇了摇头,毕竟大家谁都不懂这些东西。

  “要不玲玲你也请假回去休息几天吧?等过些日子就应该没事了的!”刘兵提议到,玲玲看了几眼她的舍友,除了胆大的李水凤外,其余几个表情也是很尴尬。我知道她们是觉得刘兵太自私了,这事是因玲玲而起,现在她拍拍屁股走人,留下几个不相干的舍友住在这里。那以后那个布娃娃再找来,还不要把她们给吓死?

  果然,一个女孩说道:“那我们怎么办啊?反正我是不敢睡在这里了!”

  “要不我们换别的宿舍去睡吧?”另一个女孩提议到。

  “你说换就换?学校怎么说?”李水凤嘟着嘴到,显然对大家不去关心玲玲,而关心着自己该睡哪去感到很不爽。

  “就说我们宿舍闹鬼!”前先提议搬宿舍的女孩脱口说到。

  “对!我们就说我们宿舍闹鬼,我们不敢睡在这里了。”第二个女孩也补充到,李水凤哼笑一下摇头道:“就怕到时候学校不是给我们换宿舍,而是直接把我们换到精神病院去!”

  “额……”两女孩同时尴尬到。

  刘兵想了一会,说道:“要不明天我们去庙里,买个开光的菩萨来摆在里面?你们几个女孩天天上香,有菩萨在这里坐镇,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

  刘兵刚说完,几个女孩,甚至连李水凤都哆嗦了一下。

  “别,摆个菩萨在这里,还天天上香,没事我看着都怕!”一女孩说到,另一女孩也接话道:“是啊!我平时看见别人点香什么的都觉得不舒服,怎么可能还在自己宿舍点呢?”

  起先那个女孩又补充道:“还有啊!宿舍这么小,摆个菩萨在这里,你让我们怎么天天在菩萨面前换衣服?还有八卦那些男神啊?”

  我摸了根烟出来,点着后看着四周安静的校园,这事真的很棘手。突然,我想起了今天在一中碰见的印玺,那小子不是说有什么这类不懂的东西就可以找他吗?虽然看他样子也不会什么,但是总算有个希望,好过完全的被动。

  “力哥,你看怎么办?出个注意吧!”刘兵问我到,我转身看着他,其他几个女孩也齐齐望向我,都等着我出个有用的注意了。

  我想了一会说道:“我今天倒是碰见一个能人,看样子应该对这些东西很拿手。”我为了安定人心,故意把印玺的能力说高了点。果然李水凤马上说道:“好啊!那你明天赶紧叫他来看看啊!”

  “对对对!大不了我们明天请他吃饭!”一女孩说到。

  我笑了一下,走到玲玲身边,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背,宽慰道:“放心吧,玲玲,两个哥哥都在这,不会让你出事的!”

  玲玲冲我点了下头,眼神里充满了信任。

  我把烟头弹下楼,说道:“这样吧,今晚你们就再凑合过一夜吧。如果真的怕,就论流睡,反正马上也就天亮了。明天也不用上课,等明天天一亮,我就去找那个人来帮忙。”

  几个女孩见我这么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李水凤点了下头,说:“好!我相信力哥。”

  “乖!”我开玩笑摸了一下李水凤的头,气氛缓和一点。那两个很怕的女生又说道:“但是我现在进去都不敢进去!”

  我深呼了口气,说:“放心,你们大不了把门打开,我就在我们宿舍里看着你们,一有事我们就会赶过来。”

  女孩们见我这么说,也不再说什么了,纷纷点着头,李水凤带头回了宿舍。其余两个女孩也进去了,我最后拉了一下玲玲,然后又让刘兵先下楼去,我想单独跟玲玲说一下话。

  “哥。”玲玲轻声叫我到。

  “嗯,别怕,没什么事的。兰兰不会害你的,她要害你的话,肯定不会对你哭。”我安慰她到,希望这样能让她心里好过点。但是却不料话刚说完,玲玲却突然哭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我赶紧拍着她的背说到,心里却纳闷这女孩子就是麻烦,说哭就哭的。“哥哥说错什么话了吗?”玲玲收住了哭声,抽搐一下,说道:“其实我不是怕兰兰害我,我是心疼兰兰。”

  “啊?”我更郁闷了,“怎么说?”

  玲玲稳住了一下情绪,徐徐讲道:“从小到大,我有什么心事都跟她说,这么多年了,我早就把兰兰当我的好姐妹了。可是现在,我还有朋友,还有哥哥跟你,但是兰兰,她却孤零零的一个人,不知道在哪里,她肯定很寂寞。”

  C酷匠e‘网l正=版O首(发

  听玲玲这么一说,我一个大男人也被感染的鼻子有点酸了。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只有简单直接的保证道:“放心,没事的,一切会好的。大家都会陪着你的!”

  玲玲点了下头,我看着她单薄的身体,实在很想好好的抱一下她。在那个羞涩的年纪,这举动很容易让人误会,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想理会那些了,轻轻的拥着玲玲的肩膀,玲玲也顺势把头埋在我肩上。

  我轻声说着一些安慰的话,玲玲嗯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居然睡着了。也是,她太累了,现在终于有个肩膀依赖,那些累就全释放出来了。

  玲玲埋在我肩上睡着了,但是我也不能站在这里到天亮,我轻轻的扶住玲玲,然后横着抱起她,她的头依旧靠在我的肩上。我把玲玲抱进宿舍,李水凤还没有睡,见我抱玲玲进来后赶紧把玲玲的铺位收拾了一下,我把玲玲放上去。这时候的天气刚开始热,但是不盖被子的话又容易感冒,我轻轻的给玲玲盖上了薄薄的毛毯,正要走时,却听见玲玲呢喃道:“兰兰,乖,别怕,姐姐在这呢。”

  我叹了口气,出了宿舍,李水凤也出来喘口气了。

  “看你样子好像不怎么怕啊?”我开玩笑找话说到,李水凤耸了下肩,说:“这有什么好怕的。”

  “呵,那麻烦你多照顾一下玲玲了。这宿舍也就你看起来有大姐的范!”我说到,李水凤得意笑了一下,说:“那是!”

  然后她有低声问我道:“你说的那个能人,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啊?”我装糊涂看着她问到。

  “你别跟我装糊涂,刚才我听你说的时候,看你样子好像很心虚耶!”李水凤一下就把我拆穿了,我无奈的咧了下嘴,说:“老实告诉你吧,其实我跟那人也不是很熟,甚至我只见过他一面。他会什么,会多少,会不会帮我,这些我都不知道。”说完我又赶紧补充道:“不过,现在也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李水凤点了下头,说:“也只能这样了!”

  “嗯,就这样吧。我先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去找那个能人。”我说着对李水凤摆了下手,朝楼梯口走去。

  下到二楼时想起一开始看见的那个飘忽的白衣女孩,虽然我很怕,很想赶紧跑到楼下去,但是好奇心驱使下,我还是侧头看了一眼二楼的走廊。不看还好,一看我脚都吓软了,只见一个走廊那头的洗手间里竟然有个白衣女孩出来。跟我当时看见的一模一样,虽然我腿有点哆嗦,但是我怎么说也是个男的,硬是给撑住了。

  那女孩依旧慢慢向我这边走来,我强按着恐惧的心理,站在那看个明白。那女孩也看见我了,愣了一下,然后僵硬的左右环顾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