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踮起了脚,这样能看的更全一点。可是垫脚的那么一个眨眼的功夫,那东西居然就不见了。

  “我不会这么快就老眼昏花了吧?”我自言自语到,收回视线,去洗手间洒了泡尿,回来后感觉开着宿舍门要凉快很多,索性就不关门了,把门趟开着。月光照进来,刘兵大字躺在铺上,但是床铺太窄,所以他的一直手脚都吊在地外面。

  我无语的摇了下头,躺倒自己铺上,却不知道怎么的睡不着了,可能是睡得太早了吧。我用手垫着头,侧头看了一下对面的刘兵,突然起了个坏心事。我翻下床铺,找地上找了根很细的线头,没错,大家都玩过的游戏——挠痒痒。

  我慢慢蹲到刘兵面前,轻轻的把线头伸进刘兵的鼻子中。轻轻转了一下,刘兵身体本能哼哼着。然后我再挠,他又缩了缩,抓了下鼻子,我赶紧缩到一边。等了一会后又去挠他,这次他被我挠的打了个喷嚏,我当然早就看出动静,躲到了一边。

  刘兵打个喷嚏醒了,缩了下鼻子,说:“感冒了?谁把门打开了啊?”然后就爬起来去关门,但是刚把门合上一点又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然后又把门打开,自己出去了。我估摸着他是去上厕所了,嘿嘿幸灾乐祸的笑了一下后站起来,眼睛朝玲玲的宿舍门望去,却见她那边的宿舍门也打开了。

  李水凤出了宿舍,两边张望着。她平时大大咧咧的,胆子很大,属于女汉子一类,但是毕竟是女孩,所以心也挺细的。

  李水凤左右看了一下后又回过头对宿舍里面说了几句,然后进去了,宿舍门也被关上了。

  “大半夜的不会出事了吧?”我心里惊讶到,这想法冒出来后后背也凉了一下。正当我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时,刘兵回来了。

  “你怎么也醒了?”刘兵揉着眼睛问到,然后合上房门,一下倒在了床铺上。

  我看了他一眼,还没说话,他就又打起呼噜来了。

  “擦!真够会睡的!”我心说到,然后目光不自觉的又眺向玲玲宿舍门口。她门口倒没什么异常,倒是我眼角余光中,玲玲那栋女生宿舍楼的二楼,一个身影吓了我一跳。只见一个女孩穿着蓬松的白色睡袍,在走廊上慢慢的移动着,一头长发也迎着风轻轻扬起。那画面,要多瘆人有多瘆人。

  我承认自己被这东西吓着了,月光打在她的脸上,我虽只能看见她脸的模糊轮廓,但是也感觉那脸白的吓人。

  突然,那女孩停住了脚,头慢慢的抬起,竟然是朝着我这边望来。我吓得一下蹲了下去,“靠!不会是鬼吧?听说女生宿舍楼经常闹鬼,每隔两三年就有一个情窦初开的花痴被坏男生欺骗,跳楼自杀。”我心疑惑到,好一会都不敢探起头再看。

  当我再犹犹豫豫探起头时,走廊上自然空荡无一人。唉,我躺回到了床上,伸了个懒腰准备开始数羊睡觉,但是却突然听见女生宿舍楼那边一声尖叫。我猛地一下坐了起来,朝女生楼望去。听声音好像是玲玲宿舍那个放向传来了,我瞪大眼睛盯着她们的宿舍门。

  刘兵这小子睡得香的很,正呼呼的打着呼噜。真是没心没肺睡眠质量好啊。没一会,玲玲的宿舍门真的开了,又是李水凤打开房门冲了出来,她左右扫视着走廊。

  综合一下去撒尿前看到的异响,我隐约猜到了什么,一脚踹在刘兵床板上,吼道:“快起来,出事了!”

  “干嘛啊?”刘兵不耐烦的说到,转了个身。

  “玲玲有事!”我大声到,刘兵这小子对妹妹还是没话说的,一听我说玲玲有事,一下就蹿了起来,好像一直就没睡着一样,很精神的问我道:“出什么事了?”说话时也透出窗户望向玲玲的宿舍。

  “不知道,反正有事,过去看看!”我说到,然后拉着刘兵往宿舍外面走,出了宿舍门后才想起我们现在穿的都是内裤。我们折回宿舍里面,穿上了七分裤,上身就让他那样光着。

  宿舍楼的大门一到十点钟就会锁上,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办法出去。因为一楼洗手间窗户上的护网被拆了几根钢筋的。这都要归功于那些常年在外面通宵,半夜回宿舍的同学的杰作。

  我和刘兵从一楼洗手间爬了出去,我先出去,就看见李水凤还有另一个女孩也站在阳台上,看她们的样子好像不敢回宿舍。

  “李水凤,出什么事了?”我大声问到,李水凤目光移向我,愣了一会,估计是惊讶我和刘兵怎么会这个时候跑出来去找她们吧。

  “你们快上来吧!”李水凤大声说到,另一个女孩补充道:“闹鬼了!”

  “哪来那么多鬼啊!”刘兵起身说到,然后又问我道:“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不知道,刚才听见她们那边有人尖叫了一下,声音传到我们这有点小了,但是听着好像是玲玲的。”我说到。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女生楼的大门,大门自然是锁着的。不过这扇大门肯定拦不住我们两个,没几下功夫我就翻过了铁门,跳进了宿舍里面。然后直向二楼跑去,夜闯女生宿舍,这事好像还没人干过,不知道有人向学校告状的话,我和刘兵会有怎样的处罚。不过现在很明显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紧张,好像真的把玲玲当成妹妹了一样。

  记得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说一个女孩的话,会对自己的认的那个哥哥比自己的亲哥还要亲密一点。同样一个男生也会对自己的干妹比自己的亲妹更细心,说的好像是因为两人给对方的都是那种美好的一面,不像从小到大的那种,各种尴尬事对方都知道,这种东西很自然就冲淡了兄妹之间的关系。

  李水凤已经在楼梯口等我们了,我率先上了二楼,只见玲玲蹲在地上,她的一个舍友抱着她安慰她。难怪刚才我没看见她,原来她蹲在地上。我跑到玲玲身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玲玲抬头看了我一眼,抽泣道:“兰兰回来了!”

  “兰兰?什么兰兰?”我郁闷问到,问完才想起就是玲玲的那个丢掉了的布娃娃,于是又赶紧安慰道:“傻丫头又做噩梦了吧?”

  “不是!是真的来了!”其余的几个女生同时说到,玲玲也点了下头,我后背只发凉。刘兵却皱着眉头问道:“你们看见了?谁送回来的?”

  “我们没看见,但是!但是……”一个女孩吞吞吐吐到,刘兵不耐烦问道:“但是什么啊?”

  “但是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李水凤接话到,“你们看看你们今天买给玲玲的布娃娃吧!”

  我怀疑的看了一眼李水凤,进了宿舍,一进去就被眼前的一幕吓的颤了一下。只见今天买给玲玲的那个洋娃娃被扭断了头,此刻头正横在地上,眼睛却是看着我。原本可爱无比的洋娃娃,此刻却是那么的诡异,我有点心颤的避开与那洋娃娃头“对视”。

  同时在玲玲的床上还有地上,到处都是棉絮。我捡起一片,原来是洋娃娃的身子被扯烂了,这确实很诡异,我折出了宿舍,问道:“怎么回事啊?”

  “我本来睡着了的,然后好像是在做梦,也不知道是不是做梦。”玲玲的思绪有点乱,此刻她正努力纠正自己的情绪,缓了一会说道:“然后我看见兰兰来了,她说我不要她了,一开始她哭,跟以前梦见的一样,流血一样的眼泪。到后来她慢慢的就变的愤怒了,也不哭了,倒开始吼了。”

  “那你说什么了?”我问到,玲玲摇了下头,说:“我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好像梦魇一样,看得见听得见,却没法动弹。”

  李水凤此时又接话道:“我睡的模模糊糊的,隐隐约约的听见宿舍有动静。然后我翻过身,突然看见一个黑影蹿了出去,我以为是se狼或是小偷,就马上起床打开门追了出去,但是走廊上什么也没有。并且门是我开的,如果是有东西的话,没开门他根本出不去,所以我以为是幻觉,就又回去睡了。”

  原来一开始看见李水凤打开房门左右的看,是这个原因啊。我点了下头,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就又看见兰兰回来了!”玲玲抽泣到,“她把你买给我的新娃娃的头扭了下来,还用力的把她肚子也扯烂了!”

  我把目光移向李水凤,问道:“你回来后没看见别的东西?”

  “没有啊!我回来就闭上眼睛睡觉了!”李水凤说到,“没听见任何声音!”

  我点了下头,又问玲玲道:“那后来呢?”

  酷_匠网=正版首发X{

  “我很害怕,但是嗓子却发不出声,我就用力挣扎着,然后突然就叫了出来!”玲玲说到,看得起来她现在还是很怕。

  我点了下头,前因后果算是明白一点了。那个被丢掉的布娃娃果真有问题,下午的时候还以为玲玲的烧糊涂了说胡话,现在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