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兵笑了一下,然后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毕竟现在玲玲正烧着呢。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等的那间宿舍来了个女孩。李水凤之前告诉过我们那女孩叫谢婷,于是我问她道:“不好意思,同学,你是谢婷吗?”

  她停下了开门的动作,甩了下刘海,笑道:“对啊,有事吗?”

  我还想好好说,但是刘兵却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厉声道:“你是不是跟我妹妹吵过架?然后还把她的布娃娃丢了?”

  谢婷见我们没好气的跟她说话,瞪了我们一眼,丢下一句神经病就进了宿舍,然后重重的摔上门。我赶紧去推门,但是谢婷已经锁上了。

  “喂,你开门啊!”我拍着门吼到,刘兵也上前踹了一脚,吼道:“开门啊!”

  谢婷在里面大声回道:“吵什么,换衣服呢!再吵我告诉舍监,说你们乱闯女生宿舍!”

  她这么一说,我和刘兵都安静下来了,等了十多分钟,见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又拍了拍门催谢婷。谢婷没有说话,我再拍了几下门,她才回话说等会。前前后后一共等了约莫有半个个多小时,她才开了门。

  谢婷化了很浓的妆,原本还算清秀的脸被这么一化,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并且她穿的还是低胸衫,可惜的是她还是高一,没发育全,所以非但没有穿出衣服本应该有的风情味,还显得更别扭了。

  “你有没有扔我妹妹的娃娃?”刘兵重问到,谢婷一脸不耐烦的锁着门,说道:“你说的是不是楼上的?”

  “对!上礼拜五,你还上去跟她吵架了的!”刘兵赶紧补充到,谢婷锁好了门,转身无奈的看了我们一眼,说:“不是吵架,是理论!”

  “行行行!理论就理论,我现在没空跟你说那么多,你就告诉我,有没有丢我妹妹的布娃娃?”刘兵说到。

  谢婷耸了下肩,说:“我才没那么无聊!”然后甩了一下头发,就从我们中间走过去。淡淡的发香本来可以很迷人,但是她却还喷了劣质香水,所以那味道有点不伦不类。

  “喂!你还没说明白呢!”刘兵赶上拉着她说到,谢婷重重的喘了口气,转身皱眉看着我和刘兵说道:“好吧,我跟你妹妹吵架了。但是我还没无聊到去丢她的布娃娃。我要真看她不爽,找几个高三的男的甩她几巴掌不更解气?行了,我还要去约会,就这样!”

  谢婷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和刘兵也没必要再拦住她。我们怔在那里,对视了一下,刘兵问道:“现在怎么弄?”

  “既然她没拿,那就可能是掉到地上去了!我们去问问楼下的舍管吧!”我说到,我们这边的舍管也兼职清洁宿舍楼院子的卫生。

  刘兵点了下头,说:“也只能这样了。”

  我们下了楼,舍管的门开着,我敲了敲门,里面的阿姨在看电视,她见到我和刘兵后皱眉道:“男孩子干嘛跑女生宿舍来啊?”

  “不是,阿姨,我们找你有事!”我抱歉的点头说到,阿姨随口问道:“什么事啊?”眼睛继续盯着电视。

  “是这样的,阿姨,你上礼拜有没有扫到过一个布娃娃?”刘兵上前说到,“有点旧的那种!”

  舍管阿姨想也不想就回道:“忘了!”

  “不是,阿姨你想想吧,很重要的!”刘兵有点生气的说到,我也压着火气说道:“是啊,我们很要紧的!”

  舍管阿姨横了我们一眼,说:“重要?重要你还现在来问?你们不是说上礼拜五吗?这都过了一个多星期了才来问,还重要?”

  “额。”我尴尬的搓了下鼻子,舍管阿姨继续说道:“那些个旧的破的布娃娃啊什么的,经常有女孩子丢下来,你说的那个我也记不清。并且就算我扫到的话,也只会丢到垃圾桶去。”

  更s新最-“快j上0酷b{匠LA网:*

  “垃圾桶!”我对刘兵说到,两人就朝院子角落的垃圾桶跑,舍管阿姨却大声说道:“我一天倒一次垃圾的,你们现在怎么能找到哦!”

  我想也是,止住了脚,但是刘兵却有点不死心,凑到垃圾桶望了望,再捡了根棍子捣鼓了几下,最后才气急败坏的把棍子丢掉。

  “现在怎么办?”刘兵转过身大声问我到,我摊开手摇了摇头,说:“我怎么知道,现在肯定是找不到了的!”

  “唉!算了,就这样吧,等玲玲烧退了,再给她买个新的吧!”刘兵走近说到。

  “别等她烧退了,现在我们就去给她买个吧!”我搭在刘兵的肩膀上说到,然后出了学校,在学校旁边的一个精品店里买了个娃娃,花了四十块钱,挺可爱的,但愿玲玲会喜欢。

  刘兵要去上网,我就带着洋娃娃回宿舍了,到宿舍后我把洋娃娃丢在刘兵的床铺上,然后躺在自己的铺上看买来的小说《少年啊飞驰》。小说的故事和文笔都很有趣,很逗,我看的有劲的很,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刘兵也上完网回来了。

  “走吧,去吃饭吧,顺便买些东西给玲玲吃。”我把书放到一边,坐起来揉着眼睛说到。

  刘兵嗯了一声,由于今天下午和晚上都没有人上课,所以学校食堂也不会开。我们去了学校外面,随便扒了两碗炒粉,然后给玲玲买了碗瘦肉粥带去。

  我们到玲玲宿舍时,玲玲的烧已经退了,现在正坐在床上听歌。见我们来了后摘下耳机笑道:“哥,力哥,你们来了啊?”

  “当然咯!”我抱着洋娃娃走近,坐在她床边上,摸了下她的额头,说:“你今天发烧都把我们给吓坏了!这不,买了个新娃娃给你!”

  玲玲嘻嘻笑着接过洋娃娃,抱在怀里,嬉笑道:“还是力哥对我最好!爱死你了!”

  “唉唉唉!那可是我买的!我付的钱!”刘兵有些吃醋的说到,玲玲看了他一眼,笑道:“嗯嗯嗯!你对我也好!都对我好!”

  “那还差不多!”刘兵笑到,把手中的瘦肉粥往上提了一下说道:“不然我就自己把这粥喝掉!”

  “哇,我肚子好饿啊!”玲玲嘟着嘴说到,刘兵赶紧把瘦肉粥的盖子打开,递给了玲玲。而我也在桌上抽了几张纸,铺在玲玲怀下的被子上。

  “好妒忌啊!”李水凤突然醋意浓浓的说到,“玲玲有两个哥哥这么疼她,我一个都没有。唉~”

  “没事,我们也可以做你哥哥啊!”我看着李水凤笑说到,李水凤咧了下嘴,说:“讨来的哥哥我不要!”

  “哈哈!别这么说嘛,不是讨来的,是自己赖来的哥哥。”我笑到,“这样可以吧?”

  李水凤抬头假装思考了一会,说:“这,差不多吧!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这个哥哥吧!”

  “嗯!妹妹乖,先叫声哥哥先。”我说到,李水凤也不害羞,又甜又绵的叫了一声长长的哥哥。叫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站起身,有点想尿尿了,说道:“我出去一下!”然后向走廊的尽头的洗手间走去,洗手间跟我们男生的一样,都是外面一排洗衣服的,里面才是一排小隔间。我朝里面的小隔间走去,突然瞄见一个矮矮的东西一下就蹿到了窗户上,然后不见了。我愣了一会,一个隔间的门开了,一个女生出来,看见我后惊讶的长大了嘴。我这才反应过来是女厕!

  我尴尬的摆着手连声抱歉退出了洗手间,折回了玲玲的宿舍,但是我没有进去,现在玲玲宿舍已经又回来了两个女孩,看样子人家要换衣服洗澡。反正玲玲也没事了,我们两个男的在这也不方便。

  我叫了一声刘兵:“刘兵,走吧!明天再来看玲玲!”

  “哦!”估计刘兵坐在里面也是尴尬的不行,见我开口了,连忙退了出来。下楼时我说道:“看来玲玲还是发烧时说胡话!”

  “嗯!不过下午确实被她吓得够呛啊!什么娃娃流血眼泪,还哭。弄的跟鬼故事一样,现在想想都觉得瘆得慌。”刘兵说到。

  “哈哈!就算真是什么鬼娃娃,也不用怕,玲玲宿舍这么多女孩子,有什么事叫一声就都知道了。”我说到。刘兵也点了下头,说:“是啊,再大声点,我们在男生宿舍也能听见,马上赶过来了。”

  他这话并不夸张,因为我们男女宿舍隔得并不院,就是前后楼的关系,我们男生宿舍楼就在女生宿舍楼前面十几米处。

  我们回到了宿舍,宿舍一共有五个人,其他三个每周六是必须要通宵的,所以今晚宿舍只有我和刘兵两个人。刘兵趴在床上看电子书,我冲了个凉就睡了。

  可能是睡前喝多了水,到十二点左右我就被尿憋醒了。我起床后伸了个懒腰,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女生宿舍楼,眼光扫在玲玲那层的时候傻住了。

  由于我们高三的住在最高的五楼,而玲玲的在三楼,所以我能看见她们那层的阳台走廊。现在只见一个矮矮的,胖乎乎的东西在走廊上一跳一跳的,从洗手间往玲玲宿舍跳去。

  虽然月光不是太亮,但是我也看的真切,那不是人。人不会那么矮,就算是有人蹲着走的话,形态上也不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