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你问问她舍友不就知道了吗?”我说着把书丢在铺上,“我陪你一起过去看看吧。”

  刘玲读高二,平时喜欢去我们教室找刘兵玩。而我和刘兵是同桌又是死党,自然跟刘玲也走的近了。这丫头乖巧的很,我和刘兵的作业大多都是交给她来抄的。

  我和刘兵锁上了宿舍的门,下楼去了学校的女生宿舍。

  一直以为只有我们男生宿舍才脏兮兮的,但是想不到女生也是那样。虽然她们身上都穿的干干净净的,脸上也洗的白白的,但是宿舍里却也是乱七八糟的脏衣服乱丢,袜子啊,内衣啊,全丢在盆里,这帮懒婆娘。

  我们进了刘玲的宿舍,她的铺位在左边靠窗的下铺,一个女孩正在给她额头上换毛巾。

  “玲玲?”我叫到,那女孩回头见我和刘兵来了,让开了位置,刘兵坐在了玲玲的铺上,而我则蹲在她铺前。

  刘玲已经醒了,见刘兵来了后哭道:“哥,兰兰来找我了。”

  “什么啊?”刘兵不知所云的问到。

  “我昨晚梦见兰兰了,她对着我哭,流出的血红的眼泪,一直问我为什么要抛起她!”兰兰抽泣到。

  我想刘玲肯定是烧糊涂了,布娃娃怎么会哭呢?但是对于病人,只能顺着她的话说,于是我问道:“你抛起兰兰了吗?”

  这时刘玲的舍友李水凤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上星期我们不小心把那娃娃弄脏了。然后玲玲洗了一下,毛线什么的都洗开缝了,那布娃娃实在太旧了。她挂在阳台上晒,但是放学回来后那娃娃却不见了。”

  “啊?那你们问了谁拿了吗?”我问到,刘兵也补充道:“对啊,你们问了谁拿了吗?还害的我以为是我拿了,在宿舍里翻了个遍。”

  李水凤嘟着嘴,说:“玲玲问了,但是都没人说拿过。并且那布娃娃那么旧,款式又老,我们想别人也不会去偷啊!”

  刘玲抽泣道:“我看找不到了,就算了。但是前天晚上我就梦见兰兰了,她对着我哭,哭的好可怜。”

  “然后你昨晚又梦见了?”我皱着眉头问到,玲玲点了下头,伸手要去拿桌上的面纸,我赶紧帮她拿过去,玲玲抽了张面纸擦着眼泪,说:“昨天晚上又梦见了兰兰,她哭的更凶了,说我不要她了!”

  我后背一阵发凉,这也太瘆人了吧!

  刘兵也是一脸发懵的看着我,说:“怎么会这样啊?敢情那布娃娃还成精了不成?”

  他话音刚落,玲玲一下哭的更凶了,说:“我相信兰兰有思想的,我有时候遇到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都会偷偷对她说。每当我说开心的事时,就会感觉她也在笑,而我说不开心的事时,就也会感觉到她也跟着我伤心,并且还想安慰我。”

  “呵呵,玲玲你生病就赶紧休息休息吧!”我站起来说到,只觉得她是在说胡话,看刘兵的表情好像也跟我想到一块去了,我伸手去摸了一下玲玲的额头的毛巾,好家伙,热的很!

  我赶紧把毛巾拿下,在冷水盆里浸了一下,然后拧干水又敷到玲玲头上,说:“小丫头,赶紧睡吧!”

  “力哥,你不信我?”玲玲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我说到。我连连摆手,说:“怎么会不信,只是你现在还在生病,要多休息。我现在就和你哥去找兰兰!”

  刘兵也赶紧说道:“嗯,玲玲你休息吧,睡着了我和陈力也就把兰兰找回来了。”

  玲玲缩了下鼻子,询问的眼神看着我,我重重的点了下头,说:“放心吧!有我们两个哥哥在,一点会给你找来!”

  “你们不会骗我?”玲玲问到,眼光在我和刘兵脸上游走着。

  “放心,一定找的来!”刘兵信誓旦旦到,“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你老是骗我!”玲玲很认真的说到,刘兵尴尬了,我笑了,玲玲又看着我道:“但是我相信力哥,他不会骗我的。”

  “嗯!我不会骗你的!傻丫头,赶紧睡吧!”我说着帮玲玲拉了一下被子,然后转身对李水凤道:“唉,辛苦你了!”

  李水凤笑了一下,说:“没事呢!大家都是姐妹!”

  我点了下头,拉着刘兵出去了。走廊上刘兵说道:“唉,傻丫头都烧糊涂了!走,我们去上网吧!”

  “上你妹哦!不是说去找那布娃娃吗?”我有点生气的说到,玲玲烧成这样我都心疼的很,这刘兵怎么还有心事去上网呢?

  刘兵叹了口气,说:“还真去找啊?你别以为我不紧张玲玲,跟你说我比谁都紧张她,只是我们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啊,那布娃娃丢了怎么可能找的回来。玲玲现在是烧糊涂了,说胡话,等她烧退了就好了!”

  我见刘兵一口气不歇的炮轰我,赶紧拍着他的背说:“好了,好了,急什么吗?我又没说你不心疼玲玲,只是说我们答应了玲玲去找而已!”

  刘兵咧了一下嘴,说:“好吧,去找找吧?但是我们要从哪找起呢?”

  我们停在了走廊上,看着这一间间的宿舍。这些学生玲玲应该已经问过了,她们知道的话肯定会说的。

  我趴在阳台上,看了看阳台外面的晾衣杆,又看看走廊上的晾衣杆,说道:“会不会是被风吹丢了啊?”

  “那要看玲玲是晒在外面的杆上还是晒在里面的杆上,如果是晒在里面的杆上,掉下来了,隔壁宿舍的人肯定会看见的。”刘兵也推理到。

  “回去问一下吧!”我说着就回到了玲玲的宿舍,玲玲已经模模糊糊的睡着了,李水凤见我们又折了回来,做了个嘘的手势,我们到了走廊上,我问道:“你记得玲玲是晒在外面还是里面的吗?”

  李水凤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这么久了,真的记不清了!”

  “想想吧!”刘兵催促到,李水凤又想了一会,眼睛一亮,说:“记起来了,是外面,我记得那天是大太阳,很多人在外面晒被子,那布娃娃的水滴到了楼下人的被子上,她还上来吵了一架呢!”

  “还有这事?”我连忙问到,这么说的话,很可能会被那人偷偷丢掉了!

  李水凤重重的点了下头,“嗯!是上礼拜星期五,中午的时候那人来吵架,玲玲不停的跟她说对不起。最后那人还不解气,咧咧的骂了好久,最后玲玲也发火了,说就晒在那里怎么了,又不是她的地方。”

  “那后来呢?那女的说什么了吗?”我问到,李水凤摇了下头,说:“那女的是个软过头,看我们玲玲好说话就不停的凶,结果玲玲一发火她就蔫了。”

  我点着头,与刘兵对视了一下,很可能那娃娃就是被那女的丢掉了。玲玲的宿舍在三楼,能滴到下面的也就是二楼的人。我问道:“你还记得那人么?”

  “嗯!高一的sao货,经常见他勾搭高三的男生。”李水凤忿忿到,刘兵说道:“那你现在带我们过去找她!”

  “你怀疑是她丢了?”李水凤皱眉到,然后又马上说道:“这么想来也很可能就是她给丢的!走,我们现在去找那死三八!”

  *l酷0/匠网U4唯k"一si正版,)其Y8他7B都F是盗版

  李水凤领着我和刘兵下了宿舍楼,到了二楼与玲玲宿舍相同位置的宿舍,只不过那宿舍的门关着,没人。

  “肯定又是去勾搭高三的了!”李水凤气呼呼的说到,“高三的那帮男的也没几个好货,见到sao货就笑的流口水!”

  我尴尬的咳了一下,提醒李水凤道:“我跟刘兵也是高三的咧!”

  李水凤缩了下脖子,“呵呵,除了你们两个。”

  “好了,现在别管这些了,先找到那人先!”我说到,刘兵又说道:“但是我们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啊?”

  “不知道就在这等!”我斩钉截铁到,然后对李水凤道:“水凤,你先上去吧,免得等会玲玲醒了没见到人又哭。”

  李水凤嗯了一下就上楼去了,我和刘兵趴在阳台上。由于我们这是垃圾高中,经常有男生出入女生宿舍,所以走廊上那些进进出出的女生看见我和刘兵后也不觉得惊讶。

  我摸出烟,发了一根给刘兵,说道:“玲玲跟那布娃娃感情很好么?”

  刘兵接过烟,点了下头,说:“嗯,那是我们小时候,记得当时她只有五六岁,刚上一年级,考了全班第一,我阿姨奖励给她的。那时候我们在农村又没什么玩具,玲玲也就那么一个娃娃,跟它亲的不得了,睡觉前还要放在旁边。有时候还要给那娃娃盖被子!”

  “哈哈!想不到玲玲小时候那么幼稚啊!”我笑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