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光定在印玺身上,他从我身边擦过,然后与叫他的人凑在一起,重重的锤了那人一拳,然后他们互搭着肩膀,说笑着离去。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收回飘渺无边的思绪,出了一中,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就到蓝天网吧去上网了。网吧里爆满,我在网管那里等了一会,有台机子下机了,网管才给我开了台机。我找到机号坐下去,才发现旁边做的是印玺。我的位置在里面,轻轻拍了一下他,他抬头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往前凑了一点让我进去。

  这机子有点满,我光开机就花了两分多钟,等开机的时间里我无聊的看着印玺的屏幕。他在玩论坛,网页上还开了很多关于玄学的东西。有一个标题我看的蛮有兴趣的,《轮回在科学上的解释》。

  可笑,迷信就是迷信,与科学本就是对立的东西,套上科学两个字显得更滑稽。就像说一张黑纸很白一样,矛盾。

  但是我却想看看那个帖子是怎么自圆其说的,于是我电脑开机后碰了碰印玺。印玺摘下耳机问我什么事。

  “能不能把这帖子的网址发给我啊?”我说到,印玺笑着道:“ok!”然后快速的在我的电脑浏览器上打开一个网址。我在那网页上找到了那篇帖子,点进去看。

  那帖子讲的是人的记忆在大脑中以量子形式存在,当人死亡后,机体不再运作,而那些量子就会像蒲公英一样飘出人的大脑,以游离状态在世间飘。然后新生儿的大脑什么什么的,会与这种量子相吸,然后这团量子就会嵌入婴儿的大脑。但是慢慢的随着婴儿自身的成长,量子原来记载的信息会被慢慢刷新隐藏掉,只会在特殊情况,或者梦里偶尔释放一点点。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会梦见前世的事。

  印玺见我看这个,以为我也是玄学迷,凑过来说道:“这个帖子不行,很多漏洞!”

  “漏洞?”我问到,印玺点了下头,说:“他这种解释很牵强。”然后侧了下身,正对着我说道:“一,从来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量子能记载信息。二,就算是量子做记忆的载体,那么他没有然后宿体的话,在空中很快就会消散。三,就算不会消散,那怎么解释因果轮回?要知道,轮回最重要的不是记忆,而是因果。”

  说实话,我一点也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但是见他讲的那么认真,我也不好打断或者作出很无聊的样子。所以中途一直装模作样的点着头,印玺讲完后又补充道:“你要真感兴趣,有什么直接问我就是!”

  然后点开了我的QQ,快速的加了他的QQ号。

  “会飞的鱼。”我看着他的网名默默说到,好眼熟。

  “以后有什么关于玄学不懂的地方,直接问我,我什么都会!”印玺信誓旦旦的说到,我笑着点了下头,印玺又问道:“对了,你是几班的啊?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啊?”

  “我是二中的。”我有点尴尬的说到,要知道二中和一中虽说只是一个字不同,但是档次差的远了。

  印玺见我表情有点尴尬,哈哈一笑,拍着我肩膀道:“二中爽啊,听说那里逃课的话,老师都不管的。我一直都想去二中,但是家里不让。非得交那么贵的借读费,让我在这里混日子。”

  我听明白了,原来印玺也是个差生,只是他走后门来这读的而已。

  上了一会网,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我就下机出去了。午饭还没吃,在外面的小店里买了两个面包填肚子,边吃边回二中。

  没几步就到了人民医院,在过去十几步路就有家小书店。一般我很少去书店,这次却进去了。因为我想起刘兵跟我说的一个小说,好像叫少年飞什么的。

  我进门就问老板道:“老板,有没有一个小说,叫少年什么的。”

  “少年?”老板皱着眉,想了一会说:“少年维特的烦恼?”

  “不是这个,好像叫什么飞什么的。”我回忆到,老板翻着眼睛想了一会,又问道:“谁写的啊?”

  “那我倒不知道耶,就知道是本新出的小说。”我说到,老板恍然大悟到,“哦,你说的是不是韩寒的《少年啊飞驰》?”

  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个名字,连连点头道:“对对对,你这有吗?”

  “有啊!”老板说着指向一个书柜,说到,“在那,过去找一下就看到了。”

  我走了过去,找到那本《少年啊飞驰》,由于不知道内容怎样,所以我打算也看几页再决定要不要买。第一页内容就逗得我笑个不停,荒诞的青春,阳光灿烂的颓废,还有那傻呼呼从小就励志要为国家建设四化做贡献的铁牛。一一贴合我这无力颓废的青春。

  我看了一下书价,书页上标的是三十二块,但是旁边却又格外用价格签贴了个十块的标志。嗯,我们小县城里买的多是盗版书,十块钱我都嫌贵了。

  拿着书去柜台结账,老板看了一下书价后说:“给你打七折,七块钱。”

  我摸出十块钱给他,他给我找钱的时候胡艳进来了,但是她没有看见我,因为她一直低着头,很熟悉的蹲在最外面的书摊上,找了本最新的高考速递,翻都不翻一下就拿来付账,看来是经常买这个。

  老板找过我的钱,我出了书店,迟了一会,胡艳过来时才看见我,挤出一丝笑容道:“这么巧啊!”

  我点了下头,“是啊,买书啊?”

  “嗯!”胡艳回到,然后看了一眼我手中的书,见我买的是小说,笑了一下说:“好看吗?”

  “嗯,挺滑稽的,学习累了偶尔看看,放松一下挺好的。”我瞎掰到,胡艳付过了钱,说道:“好啊,那下次借我看看吧!”说完她又吐了下舌头,显然对自己的这种贸然感到尴尬。

  但是我却一点都不敢到有什么好尴尬的,虽然我并不认识她,但是却有一直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我们出了书店,她回屋子,我回二中,一左一右反方向。路上我想干脆下星期就去她那里,假装是借书给她看。但是为什么要这样,我自己却也不知道,只是潜意识的想多见见她。

  我回到了宿舍,很奇怪的刘兵居然在宿舍,不过看他神情却有点不对头,他把自己的床铺翻的乱七八糟,现在正在翻自己的密码箱。

  “怎么了?”我问到,刘兵回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有没有他见我带来过一个洋娃娃?”

  “洋娃娃?”我问到,“你什么时候玩那东西了?”

  刘兵在密码箱里找不到东西,气急败坏的把密码箱丢在一边,坐到床铺上:“刚刚在网吧里,我妹妹的同学找到我,说我妹妹发烧了,我跑到她宿舍,她一直迷迷糊糊的说着兰兰不见了,为什么要抛起兰兰什么的。”

  “谁是兰兰啊?”我问到。

  “是她的一个洋娃娃,有十多年了,她一直带在身上的。”刘兵喘着气说到,“所以我怕是自己不小心拿来了,在这找呢?”

  “刘玲发烧了,你不带她去看医生,跑这来找什么鬼娃娃?”我无语到。

  “唉!看了医生了,吃过退烧药了,但是没用!她一直迷迷糊糊的叫着兰兰,我想找到了就好了!”刘兵说到。

  我想了一会,问道:“你妹妹自己没丢掉?”

  酷u=匠lt网正…版首n发9√

  刘兵张着嘴,摇了摇头说:“这我倒不知道!没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