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我赶紧往后退了一点,蹭到胡艳旁边,看着她,她也冲我看了一眼,眼神满是迷茫。我轻声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胡艳抬头看着月光,喃喃说道:“要高考了,我心里压力大。”

  看来这是已经死了的姐姐,那后面的恶鬼不会把人给带进来,只会把路边的游魂拉进来。可是很明显,胡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不然她不会说那种话。

  :最新J章"节b…上酷。匠网

  这也难怪为什么我会在学校和书店看见过她。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胡艳被带走,虽然我知道我喜欢的可能是妹妹胡燕。而不是姐姐胡艳,但是那种不舍的感觉很强烈,我真想着怎么带胡燕离开时,突然背上吃了一鞭子,这让我回过神来,我自己都没法跑!

  我擦着额头的汗,心里砰砰砰的跳个不停。该怎么办?要不上去跟那个白衣鬼商量商量?看他样子应该是个讲道理的人,我心里琢磨着,然后不自觉的拉着胡燕往前挤,在我快挤到前面时,白衣突然停了下来,慢慢的转头看着隔壁一栋老房子。

  那是我碰见女神经病的老房子,就是因为那个神经病,我才会走米厂去,才会碰上这档子屁事儿。我心里忿忿的骂起那神经病来了,队伍停了下来,大家都等着白衣继续带路。

  只见那白衣慢慢的走向老房子,然后那女神经病突然蹦了出来,很奇怪的是她好像看见我们了,她冲白衣咯咯笑起来。

  白衣慢慢的走过去,靠近她,然后轻抚着她的头,再牵起她的手。女神经的魂便被带了出来!

  我擦!这是要干嘛?不是说只会带走一些游魂野鬼吗?怎么这女神经还没死就被带出来了?我心里发毛了,刚才跟白衣说情的想法也被否定掉了。

  “这是在干什么?”胡艳问到,“为什么我在这里会觉得很舒服,比在家里还要舒服呢?”

  我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捋了一下她那飘忽的刘海。

  队伍继续往前行了,白衣带着我们进了米厂,然后站在旁边监督,一个个野鬼从出来时的黑烟源头往里走。这时那黑烟也不似一开始一样往外涌,而是往里吸,一个个游魂野鬼就随着那黑烟吸进了地里面。

  我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突然发现白衣身边,刚刚从女神经身上拉出来的魂不是女神经的!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旧时代的观念说人发神经多半是撞客,也就是鬼上身。看来那女神经是被鬼附了身,而白衣刚才则把附在她身上的鬼混拉了出来。

  这样看来的话,白衣不坏啊!那我就可以跟他谈了?我心里一阵惊喜,奋力拨开身前的两个游魂,想朝白衣走去。但是突然感觉背后一阵挤推,然后我眼一黑,在我前面的是一条长长的乌黑长廊,只是在那长廊的尽头,有一丝光芒闪烁。

  我赶紧转身,看见胡艳还在我旁边,心里一丝惊喜。前前后后的人群很多,我怕我们被冲散了,就牵起了她的手。看得出来胡艳很害怕,所以并没有抗拒我牵她的手,反而抓的更紧了。

  我注意到路两边还有很多游魂在那里,踌躇徘徊,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加入我们的队伍之中,也不明白为什么后面那恶鬼不把他们拉进来。更不明白的是,我为什么无法抗拒?

  我很想挤出人群,很想大声喊错了,但是似乎并没有用,那一点光芒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我想不只是我,对整个队伍都有中说不来的吸引力,不然大家不会这么拥挤着往那去。

  越临近那个白光,我的神智就越糊涂,只知道本能的抓紧胡艳的手。慢慢的,我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慢慢的,我视线里全是白茫茫一片,没有任何可以让目光落足的地方。再往后,我一点意识都没有了。

  “喂!上课了!”一声大喊把我吵醒了,我扑一下坐了起来,这是我原来读书的地方,二中。我现在就在原来的二中宿舍,叫醒我的正是我下铺的刘兵。

  “发什么愣啊?我先走了!待会你迟到了,李莫愁非灭了你不可!”刘兵说着就拿起饭盒出了宿舍。

  李莫愁,是我的英语老师,一看就是那种更年期综合症的那种。没事就喜欢骂学生,虐学生,我自然不敢在她的早自习迟到,于是嗖一下跳下了床铺。在匆匆穿起了裤子,也不刷牙洗脸了,拿着饭盒就往教室里跑。

  我刚跨出宿舍楼的大门,上课铃就响了。操!我骂了一声拼命往教室楼跑,高三年纪在四楼,等我跑到四楼走廊时,李莫愁正夹着一本英语课本往我教室走。

  “怎么办?”我心里着急了,从她身边擦过去肯定是不行的,但是等她进了教室我再进去,那就更要挨骂了。我急得跟在李莫愁后面,不知所措。只能眼睁睁的见李莫愁进了教室,然后我紧接着她后面进去,本以为能糊弄过去,但是无奈我的座位在讲台那面……

  李莫愁杀气腾腾的看着我,我勾着头慢慢退到了门口,站在那里。李莫愁哼了一下说:“早自习你站在外面!”然后转身对着教室里的学生让她们背书。

  站在外面更好,我心想到,只不过手里拿着个饭盒有点别扭。没一会李莫愁又出来了,瞪了我一眼说道:“你站在这干嘛?”

  “啊?是你叫我站这里的啊!”我不解的问到,李莫愁脸一沉,吼道:“我叫你站着背书!不是叫你站着看风景!赶紧去拿书出来!”

  我吓得缩了一下头,不过想正好把饭盒放抽屉里去,于是进了教室,拿了英语书出去,站在走廊上。李莫愁则又进了教室,我站在走廊上看着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心里始终想着胡艳,这难道真的是一场梦?如果是一场梦的话,那也太长,太真实了吧?

  我仔细捋着重重线索,但是到下课都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李莫愁一出教室,学生就全涌了出来,我逆着人群往里走。刘兵从我身边走过时说道:“把你饭盒给我,我帮你打饭!”

  “好,谢谢你!”我感激的把饭盒给了他,等我挤到自己位置时,教室已经没人了。

  我抓着头,“胡艳?大爷?印玺?”这些人那么真实的存在我脑海中,不像是个梦啊!梦里的人都是很朦胧的啊!

  想到最后,我干脆用头撞桌子了。

  “干嘛啊?被李莫愁虐的发神经了?”刘兵从教室门口进来问到,我抬头冲他笑了一下,他把饭盒放在我桌上,“两个包子,一块钱!”

  我打开了饭盒,里面有些粥和酸菜还有两个包子,粥和酸菜都是不要钱的。我从口袋里摸了一块钱出来给刘兵,然后说道:“包子给你吃吧!我只想喝点粥。”

  “嗯?这么好?”刘兵有点不可思议到,我笑了一下,他嘿嘿的把我的包子夹过去,说:“那钱我可不退的哦!”

  “行了!”我笑到,然后喝了点粥,就去走廊尽头的水池把碗洗了。太阳已经出来了,我眯起眼睛看着那太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上午前两节课还是李莫愁的课,我一如既往的在那发呆,平日发呆想的都是些YY的事,但是这次脑子里却全都是胡艳的身影。

  “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内心深处不断有一个声音问到,我碰了碰刘兵,轻声问道:“怎么分辨自己是不是在梦里啊?”

  刘兵嘟着嘴响了一会,说:“咬自己一口吧,电视里都这么演的,不疼就是梦。”

  我点了下头,突然抓起刘兵的手一口咬去。刘兵闷声哼着,我把他的手松开,说:“看来我昨晚确实做了一场长长的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