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百鬼夜行!”印玺肯定到,我又问道:“可是百鬼夜行是什么东西啊?”

  酷匠Q网&/永;久S5免~U费6看\小说KF

  “就是地府开门,一些即将要投胎的鬼在这一天出来,在人间游再最后走一遍。”印玺解释到,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同时周围的孤魂野鬼也会被吸引过来,游行一遍后再回到地府。”

  我突然想起来胡艳,便问道:“病死的人算不算孤魂野鬼?”

  印玺想了一会,然后看着我道:“你是不是指你旁边住的那个?”

  我睁大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

  印玺笑了一下,说:“你在QQ上跟我说过你旁边那女孩的异常啊!”

  我想起来却是在QQ上说过,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个会飞的鱼就是印玺,否则我怎么都不会把这事告诉他的。

  “她还没结婚,也算是枉死,按理是要一直做游魂野鬼到她命理上寿终的那天的,但是碰上了百鬼夜行,自然也会被吸引过来!”印玺说到。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希望胡艳离开,不过现在最重要还是自己怎么离开这里,我敢要开口问,印玺就说道:“你放心,我们只要在这里等着,过一会领路人来了,我们混在百鬼里面,就可以出去了!”

  我瞄了一眼四周的鬼怪,低声问道:“为什么他们好像没有注意我们的异常啊?”

  印玺则指了指旁边从地上涌出的那道黑烟,就是我们在院子里看到的黑烟的源头,说:“我估计现在这里阴气太重,我们身上的阳气也被盖住了。”

  我着急的抓着手,说:“那他们什么时候出去啊?”

  印玺好像也不大明白,想了一会说:“应该是在等一个领路人,不,领路鬼。”说完他就拉着我爬到了墙角,蹲在那里,我想印玺或许是想看到时候等这些鬼全出去之后,我们留下来,到时候那困局也自然破了。

  过了没一会,涌着黑烟的那道口子上来了一个一身飘逸白衣的鬼,看起来还蛮秀气。在他后面又跟着两个青面獠牙挥着铁锁链的鬼,如果没猜错的话,那白衣鬼应该就是领路人。

  只见他匆匆扫了一眼我们,然后就背着手出去了。其他的鬼怪全排着队跟着他后面,我和印玺想留在这,结果那两个挥着铁锁链的恶鬼对我吼吼叫叫着,然后那铁链就要打在我们身上。

  我和印玺赶紧弯着腰凑到了队伍后面,那两个恶鬼就在我们身后,队伍的两侧监督着大家,时不时的嚎叫着,但是我却听不懂他的话。

  “他们说的是什么啊?”我压低声音问到。

  印玺咽了下口水,低声说:“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殓语吧,也就是鬼话。我们别说话了,不然被发现了,等会找机会溜!”

  我点了下头,那白衣鬼带着我们出了米厂,这次走的很顺,并没有被弹回去。我想了想刚才印玺的话,又觉得不对劲了,问道:“殓语?那为什么跟我合租的那女孩,就是那个,她说的话我能听得懂?”

  印玺瞥了一眼后面那两个恶鬼,轻声道:“进过地狱的鬼跟没进去过的是不一样的,你说的那个,应该还只是中阴身。”

  “中阴身?”我不解到,印玺点了一下头,说:“人死后七天内,还不知道自己死了,这时候就会是中阴身。”

  “那不对啊!”我抢话到:“她不是死了几个月了——”我话没说话,背上就吃了一鞭子,我赶紧缩着头赶上前面那些鬼的脚步。但是却奇怪为什么背上不是那么疼,只是感觉有点热辣。

  白衣带着我们沿着小马路慢慢的走,这时旁边一个游魂在路边看着,我后面的那恶鬼铁链子一甩,勒住了那游魂的脖子,然后往这里一拉,那游魂就也进入了游行的队伍之中,排在我和印玺后面。

  走了约莫十多分种,已经有十多个游魂被拉进了队伍之中,而我看那监督的恶鬼离我们远了,便开口问印玺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啊?”

  印玺摇了摇头,说:“不清楚,不过天亮之前肯定会回去的!我们在这期间抓住机会跑就行了!”

  白衣带着我们上了主街,小县城的主街晚上没有很安静,两边的店铺也都关着门。偶尔一辆车从我们旁边驶过,奇怪的是好像那车里面的人不但看不见这些鬼,连我和印玺也看不见。不然的话见两个人缩着头在街中央荡,肯定会打喇叭或者望一眼啊!

  我把自己的疑惑告诉了印玺,印玺左右瞅了瞅后警惕的说道:“应该是前面那白衣做的手脚,不过你小心点,那些司机虽然看不见我们,但是如果撞过来的话,我估计我们真的要成鬼了。”

  我额头冒了一丝冷汗,庆幸我们这是小县城,平时路上开的都是公交车和货车还有三轮载客车,到这半夜空荡的很。如果像大城市一样,晚上也那么多车,那我和印玺就真交代在这了。

  白衣带着我们绕了县城一圈,奇怪的是平时走一圈要几个小时,但是现在好像时间没走一样。看天空,月亮的位置还是在那,都没怎么动。期间有两次机会可以溜走,但是一次那白衣转身看着我们,第二次我没做好准备,所以就拖到现在还没溜走。

  路线开始折回米厂,这队伍已经不像是出来的那么二十几个了,现在怎么着也有八九十个了,浩浩荡荡的,而我和印玺的位置也由队伍末端到现在的前半段了。

  “还有前面一段路,再不溜就来不及了!”印玺提醒到,我也是紧张到了极点,说:“我知道啊,但是总是逮不住机会!”

  这时队伍已经快到新校门口,前面再过去老校了,到老校旁边就是米厂了。

  到老校门口时队伍又加入了一个游魂,我看到她后傻住了,她就是上次晚上在教学楼背英语的小女孩。当时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原来她不是人。不过已经跟在一大群游魂里面,所以我已经对她是鬼没什么感觉了,只是有些触动小小年纪就死了。

  按印玺的说法,如果不是碰到这次百鬼夜行,那么她可能还要做几十年的游魂。我回过神来看着路前方,前面就是我住的地方了。我眼光突然一亮,对印玺道:“前面那个转弯就是我住的地方,我知道那弯过去有个旱沟。待会我们靠边走一点,然后转过弯,趁着后面那两个监督目光死角的机会,跳进旱沟里,那草很厚,相信后面那监督的恶鬼路过时不会发现我们的!”

  印玺眼神也是闪烁着惊喜,对我重重的点了下头,我们就慢慢的往右边靠,争取待会一下缩进旱沟里。

  旱沟一点点靠近,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紧张的手心直冒汗。

  “快了!快了!”我说到,然后慢慢退到了印玺身后,说:“待会一转弯你就跳进去,我接着也铲进去。”

  印玺没有说话,而是点头回应我。印玺前面的那个游魂已经转过弯了,随后印玺转了过去,我听见轻微的莎莎声,知道印玺已经铲进旱沟里去了。在我转过弯马上也要铲进去的时候,却怔住了,因为胡艳就站在院门口,迷茫的看着我们这支游行的队伍。

  就是这么一怔,已有很多游魂从我身边擦过了,印玺所在旱沟里,用草遮着头,轻声对我道:“怎么还不下来啊?”

  我看看印玺,再看看胡艳,突然背后一阵火辣,原来是那监督的恶鬼赶上来了,他吼叫着我听不懂的殓语,但是我能猜到意思,无非是骂我为什么停下来。我知道现在就算想躲进去都不行了,只能挨着继续往前行了,路过胡艳身边时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然后突然一根长鞭甩过来勒住了胡艳的脖子,把她也拉进了队伍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