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很奇怪她怎么会突然到我前面来,但是我还是轻声叫道:“胡燕?”

  胡燕好像没听见我叫她,停在了一个书柜前,这太奇怪,我摸着后脑出了书店,往医院方向大步走去,想回去看看胡燕在不在,跑到一半上楼梯的时候胡燕正从上面下来,看见我后惊讶道:“你那么急干嘛?”

  i酷b匠‘√网Z、正版l首发S

  我绕着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胡燕冲我笑了一下,说:“见鬼了?”

  “你要去买书吧?”我想了一会开口到,让她自己看看总比我没头没脑的陈述好。

  胡燕嘟嘴点了下头,“还没关门吧?”

  “没有!”我喘着气到,然后大步往书店走,胡燕脚步本来很慢,但是我在前面快速导着,所以她也只有加快脚步跟着我。

  “你等会啊!走那么快干嘛?”胡燕大声到。

  我放慢了脚步,但是并未完全停下来,很快我们就到了书店,我拉着她紧张的说道:“你快看!”但是当我的视线移向书店时,根本没有另一个胡燕。

  胡燕捋了下刘海,皱眼睛看着我,问道:“你怎么了?”

  我吐了口气,如实说道:“我刚才看见一个人,跟你一模一样!”

  “什么?”胡燕纳闷的回了一声,然后眼神有点飘忽的飘向书店内,扫了一遍后说:“你是不是看错人了?”

  “不可能!刚才就在我面前,我怎么可能看错呢!”我坚持到,“我还以为是你呢!还叫了你名字,但是她没理我,眼神很空洞,走路也很怪!”

  胡燕的眼神慢慢暗下来,脸色有不对劲了。我知道她肯定想到了什么,但是现在我却不敢问她,胡燕怔了好一会后慢慢的转过身,轻声说道:“回去吧!”

  我呆呆的哦了一声,往回走的话要路过网吧,我还挂了台机子在那通宵,本想过去下机的,但是看胡燕这种样子,就打住了这个念头。

  路走了一半,胡燕的似乎回复过来了,捋了一下刘海侧头看我道:“你说有人说我死了?”

  我怔怔的点了一下头,张杰确实是这么对我说的。

  胡燕叹了口气,说:“那个人可能把我跟我姐姐搞混了吧!”

  “你姐姐?”我脑袋嗡了一下,胡燕点了下头,若有所思道:“我们是双胞胎,并且当时去登记户口本时是我爷爷去的,他一时糊涂,报名字时把我和姐姐报成了同音,我姐叫胡艳,艳阳天的艳,我叫胡燕,燕子的燕,家里人都叫我燕子。”她停了一会继续说道:“我姐姐走了四个多月了,她一开始高考没考好,后来在新校复读,压力太大了,就犯病去世了!”

  “犯病?犯什么病啊?”我追问到,胡燕嘟着嘴想了一会,说:“先天心脏病,我跟我姐姐都有这病!”

  我一下紧张起来了,说不来的担心,“你那治好了没有?”

  胡燕轻笑了一下,说:“这个病哪有治好的啊,就是好好照养呗!”

  我们到了家,没了大爷房间电视里的大声音,我倒有点不习惯了。我们上了楼,胡燕在门口停了一会,像是有话要说,所以我也没先回房,而是站在他旁边等着。但是过了一会她却只是简单说道:“早点休息吧!”

  “哦!”我呆呆的回到,然后回房去,在我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胡燕从她房间侧出头看着我,声音放的很低的说道:“如果你看见我姐姐,别害怕,她不害人。”

  我点了下头,再笑了一下,其实她刚才说有个双胞胎姐姐时,我已经猜到了很多事了。之前晚上看见的多半是胡艳,白天看见的是胡燕,我不害怕,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解脱感,不然我一直困在种种疑惑里面,真的会得抑郁症的。

  我在房间坐下,手机就响了,是印玺打来的。

  “喂,你小子跑哪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印玺大声到。

  “额。”我有点尴尬了,本来说好一起通宵的,现在却丢下他一个人在那,“不好意思啊,我买烟时候感觉头晕,就先回来睡了。”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声音,我试探的喂了一声,问印玺还在不在,结果他回了我一个重重的“靠!”字之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在床上,用手枕着头,想着胡燕的话,她平时看起来那么阳光,却想不到有心脏病。想着想着我眼睛竟然不知何时湿了,我深吸一口气,翻过身打开手机,习惯的登上了QQ。

  那个卜卦的人给我发来消息了,发了好几条问我在不在,我回到:“你说对了,我身边确实有鬼,但是我不怕。没什么事了,就这么说吧!”

  本以为现在这个点他已经睡了,于是回完后就要放下手机睡觉,谁知他很快回复我到:“跟你说个很重要的事,你别紧张,是我用你的八字排盘拍出来的!”

  我没有任何心情波澜,本想直觉关掉,但是想想他一个陌生人这么关心我,我怎么好意思太冷漠,于是回道:“你说吧,我心情平静的很!”

  过了约莫一分钟后他回到:“你还有七天的寿命了!”

  我呵了一下,无语到:“开什么玩笑,我无病无灾的!”

  结果他坚持到:“其实我一开始就排出来了,但是不敢确认,于是重排了好几次,但是每次都是这样。我还请教了一下别人,查了很多资料,把每道程序都想了很久,但是只有这个结果。”

  我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说怕吗?说实话心里确实有点忌讳,因为这个卜卦人确实有点本事。愣了好久后我回了两个字:“睡了!”

  我退出了QQ,然后关了灯开始睡觉,约莫到两三点的时候,我被客厅里的哭声吵醒了,那哭声不大,断断续续的,但是却声声透骨。现在这个房子里只有我和胡燕,除了她还有谁会哭呢?我赶紧起身打开了房门,胡燕蹲在阳台上,身体一震一震的抽泣着。

  我慢慢走到她身后,蹲下去问道:“怎么了?”

  胡燕没有理我,依旧埋着头哭,我手慢慢抬起,落在她后背上方约莫四五厘米处,停了一会后轻轻抚了过去,“怎么了?哭什么啊?发生什么事了?”

  胡燕吸了一下鼻涕,回道:“时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却还有好多知识点没有搞明白!”

  她边说边抽泣着,所以声音的断断续续,时高时低的,听得不是很清楚。

  “我去年都没考好,如果今年还考不好的话,爸妈会多失望啊!”她这话一出口,我浑身都凉了下来,这是胡艳!那个死了的双胞胎姐姐!

  但是不知道为何,我只是凉了一会,却并未害怕,管她是人是鬼,我心疼她,这是事实!我轻轻的把她往我怀里拉了一下,她没有抗拒,依偎在我怀里,抽泣着。

  “没事,条条大路通罗马,不一定只有高考这一条路才能出人头地的!”我宽慰她到,“并且,现在的大学也不怎么样,都是在那混着玩的!”

  “所以我要考到名牌大学才有用啊!”胡艳回到,这下我反到没了话了,于是我沉默了,胡艳依偎在我怀里慢慢的情绪也稳定了很多,不再哭了。

  我轻轻扶起她,移了一下脚步到她正面前,捧着她的头,想看着她的眼给她打气,但是她抬起头后我却有傻住了,她是闭着眼睛的!

  我在把目光飘向胡燕的房门,开着!

  这不是姐姐,是妹妹!可是她为什么会蹲在这里说姐姐应该说的话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