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木呐随着出校的人流往家走,到门口时怔在那里望着屋子,现实与梦境似乎交换了。但是再多疑问,也得进去,我推开了铁门,此刻多希望大爷能出来骂我一顿,也不管是不是无理取闹,只要让我知道哪个是真实的就行。

  可惜我进了屋子,没看见大爷,他房门也还是锁着的。我上了二楼,胡燕的房间也还是锁着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印玺已经醒了,在桌子上画着一些东西,他很投入,投入到我进来了都不知道。

  “你画什么呢?”我凑近问到,印玺吓得一个激灵,马上把纸揉成了一团塞进口袋里。

  “干嘛啊?什么东西不能见人?”我疑惑到,印玺抿着嘴,重重的喘了口气说:“给你看你也看不懂!”

  “是啊!既然我都看不懂,那你还藏什么?”我无语到,印玺笑了一下,找不到话反驳,但是也没把纸拿出来给我看,而是嘿嘿岔开话题道:“等会去上网不?”

  “晚上不去上课啊?”我反问到,印玺抖了下肩,说:“上毛,去了也是自己做习题。再说,就算不去也没老师说,班里还有很多学生只在报道第一天去过一次呢!”

  酷匠%s网6=正)0版{◇首:发

  我想也是,复读学校抓得不紧,完全放羊式的教育,几乎是大家爱去就去,不去也没人问的状态。

  “好吧!反正去学校也停无聊的!”我说到,然后和印玺一起出去吃了饭,便去网吧玩了。在学校没劲,可是在网吧我也提不起以前玩游戏的劲来了,心里老想着胡燕和大爷怎么一天之内全不见了?想起昨晚我在人人上看到过胡燕的号,虽然那号的入学年份上要早一年,但是也可能是填错了,毕竟账号是真真切切的存在在那。

  我又搜到了胡燕的人人号,点进去后找着一些蛛丝马迹,终于让我在留言板上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有个人留言道:“胡艳,我是张杰,加我QQ,我QQ号是……”

  我把那QQ复制下来,然后在自己的QQ面板下的查找里粘贴了这个号,对方头像是灰色的,可能不在线。我点了加为好友,有验证消息,我就在验证消息上写道:“张杰,找你有事。”然后点击发送。

  一个哈切的时间,QQ就咳嗽了,点开原来是张杰通过我的申请了,他发来消息道:“你是谁?”

  我摸着下巴琢磨,如果我直接问他关于胡艳的信息,可能会引起他的警惕或者排斥。于是我就跟他打马虎眼道:“妈的!你删了我是吧!”

  “啊?你说你是谁吧,我可能删错了!”张杰回复到。

  我回道:“哈哈,逗你呢!是我换了QQ号,我原来的号被盗了!”

  “喔!你是刘保吧?难怪我看你QQ老发一些乱七八糟的广告呢!”张杰回复到,我一想正好,就冒充这个刘保吧,然后切入正题道:“对了,我就记得你QQ了,胡艳的QQ给我发来,我加她一下。”

  “胡艳?”张杰发了这个过来后还紧接着发了三个感叹号和一排问号来。

  他反应怎么会这么大呢?直觉告诉我里面情况不对劲,我装蒜道:“对啊!你丫是不是没她的号啊?”谁知张杰马上回复道:“你不是刘保!你是谁?”

  我稍微慌了一下,他怎么知道我不是刘保的?我甚至探起身环顾了一下身后,但是上网的人不多,更没有人盯着我的屏幕。我赶紧发送道:“去你妹的,我不是刘保是谁啊?”

  “我知道你不是刘保,你快说你是谁,找胡艳什么事?如果你还装蒜的话,我就拉黑你了!”张杰很利落的回复到。

  我想他既然这么肯定,那我肯定是瞒不了他了,索性之说了:“不好意思,我是在胡艳人人下面留言板里看到你QQ的,但是我不是坏人,我找胡艳有事!”

  对方的头像上显示正在输入好一会后只发来短短的几个自“你是她什么人?”看来张杰是写了很多又删掉了,到最后决定只发这个来。

  我想了一会后写道:“我是她同学,我暗恋她!但是因为一些情况有段时间没见到她,所以想联系她!”

  张杰过了一会后发了条消息过来,我的心和身子彻底凉了。

  “胡艳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高考之前生病死了,你是她初中同学吧?”

  我眼睛盯着胡艳已经死了那几个字上,愣在那里久久没有回复张杰。胡艳死了?那么一开始的疑惑也终于解开了,难怪胡艳会大半夜的站在阳台上,但是转身却没了人,并且房门还是锁着的,原来我碰见的是胡艳的鬼魂!

  可是又不对啊!如果胡艳是鬼的话,那我为什么能在大白天看见她?她走在阳光下,影子也清晰的很啊!

  我有点乱了,我想抽根烟镇定一下,摸了摸身上没有烟。印玺坐在我对面,我勾着身子扯了扯他的耳机线,他抬头看着我,我问道:“有烟吗?”

  印玺把耳机拿下问道:“什么?”

  我不耐烦的重问了一遍他有没有烟,他摇了下头说:“没,我不抽烟的!”

  “哦!”我离座去外面买烟,出了网吧空气都要感觉清新很多,我在旁边卖饮料的摊上买了包烟,然后蹲在网吧门口抽起来。买到假烟了,呛得很,但是我没回去退,而是讲究着抽,因为脑子里现在更呛。

  一根烟毕,我把烟蒂丢在地上,站起身用脚尖碾灭,抬起头望着月亮重重的舒了口气,然后转身回网吧。可是在我目光从月亮上落下来的那一刻,眼睛余光无意憋见了一个很像胡燕的背影。

  我赶紧循着身影方向望去,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但是那身形还有发型甚至衣服,都跟胡燕一模一样。我歪着头小跑过去,胡燕立在一个小摊前面,在我离她还有十来米的样子时她买好了东西,迈步离开。

  我想喊她一声,但是又怕喊错了尴尬,于是就加快了脚步,想跑到她前面去看看是不是胡燕。我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个背影上,以至于不小心撞翻了旁边的水果摊。

  “长眼睛了没?”摊主大声吼到,我赶紧作势抱歉,下去帮他捡水果,眼睛却心不在焉的盯着胡燕,过了一会,胡燕要过马路了,她转过了身,我看到了她的侧脸,尽管只有一半,但是我能确定那就是胡燕!

  我顾不上这一地的水果了,跳起来大步追过去。

  我赶到胡燕刚才的位置时她已经过了马路,并且现在转成了红灯,车子拥挤的很,我没法传过去,只有把目光锁定在胡燕身上,等着车子少了一点后见缝插针的过马路那边去。

  胡燕离我已经很远了,我只有加足劲追过去。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激动,是自己对胡燕产生的那种感情让我紧张?但是我想更多的还是求一个明白吧,是人是鬼搞明白就好了。是人我就展开攻势追她,是鬼我也不怕。

  胡燕进了医院,她转身时余光似乎看见我了,停下脚步向我看来,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我赶到她面前,喘着气。

  “你怎么到医院来了?你生病了?”胡燕睁大眼睛问到,我苦笑一下,说:“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为什么今天早上我一起床,你和大爷都不见了?”

  “哦!”胡燕笑了一下,“你就因为这个吓到了啊?”

  “我没吓到,我是紧张!”我纠正到,胡燕吐了一下舌头,“开玩笑啦!我早上起来下楼的时候大爷脚崴了,坐在地上,我就赶紧送他来医院了!明天就可以回去了啊!”

  “这样?”我无语了,心里也在无语道就这是这样吗?

  “不然你还想怎样?”胡燕嘟嘴到,然后看了一下四周,说:“额,既然你都来了,就一起看一下大爷吧!等会我们一起回去!”

  我点了下头,说:“好吧!”然后和胡燕一起往里走,我想起张杰说胡艳已经死了,居然冒失的脱口问道:“有人说你死了!”

  胡燕斜眼横了我一眼,笑道:“那你觉得呢?”

  我尴尬的绕着头,说:“开玩笑呢,对了,你通知房东了吗?”毕竟这大爷脚崴了住院不能让胡燕垫钱吧!我们只是房客,平日里照顾一下也就算了,这些出钱的事就不能让我们担下了。

  胡燕点头:“嗯,舅舅来了。”

  “舅舅?”我脑子懵了一下问到。

  “啊!”胡燕恍然大悟,解释道:“忘了跟你说了,大爷是我外公。”

  “你外公?”我反问到,心里却也一下敞亮了,难怪胡燕跟奶奶长的那么像,原来是外孙女和外婆啊!“那你干嘛不叫他外公,反而跟我一样叫他大爷啊?”

  胡燕苦笑一下摇头道:“你也看见了,他老年痴呆,都不记得我了!我叫他外公他不应我。”“哦!”我点头到,说话间胡燕已经带我到了一间病房门口停下了脚,胡燕推开门,我随她进去后才发现自己居然连个果篮都没买,就这样空手来看,显得很不礼貌。大爷坐在病床上,旁边坐着一个男人,我认出他是房东。

  房东冲我笑了一下,我点了下头,不知道说什么,有点尴尬的站在那里。胡燕也注意到这一点了,便解围道:“对了,你先去书店等我吧!帮我买一下那第二期的高快速递。不然关门了!”

  我也含糊的点着头,说:“好哦!”然后赶紧出了病房,县医院跟我们一中挨着,所以附近的书店也多,我出了医院,信步进了旁边的一家小书店。因为是晚自习时间,所以平时挤满人的辅导书店,现在只有几个人在那。我看了一眼每个书柜上面的标签,走到大大的高考辅导柜子前,扫着有没有高考速递。

  找到高考速递后却发现刚才忘了问胡燕是要哪一科的了!我叹了口气瞄向旁边的小说柜,却惊愕的发现胡燕站在书柜前!

  我头脑嗡嗡的作响,搞什么啊?胡燕放下一本书,在纸笔上记了一些东西,看来她是在找一些名著的资料,文科生考这个比较多。胡燕写好后向我这边走来,但是眼神却很空洞,好像没有看见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