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胡燕挤出一些笑到,我不知道她是真没听清楚还是不想回答我,既然她不愿意说,我也就没再问,绕着头说没什么,胡燕把在照片放在桌上,说大爷明天起来应该就会看见。

  我点着头,然后和胡燕一道上了楼,路过她房门时还是一股寒气,那寒气一直都在,从未减弱过,我突然很像找个机会去胡燕房间看看到底什么情况了。不过现在太晚了,以后再说吧。

  我回房后睡意上来了,任务般的翻了一下书就睡着了。可能是因为昨晚没睡好的原因,今天我睡得特别沉,特别香,连梦都没做一个。

  第二天我醒来时已经大亮了,我看了一下手机,都九点了!糟了,迟到了!我赶紧起床收了几本书下楼,路过胡燕房门时见她房门上锁了,下楼时大爷的房间居然也上锁了。我把书放在厅堂的桌上,匆忙刷牙洗脸后就夹着书上学去了。

  到校门口时我停住了脚,没进去,因为我不喜欢上课时候进教室,不喜欢别人都盯着我的感觉。我在门口抽着烟,等到下课铃响了才回教室。因为昨天休息,很多人去通宵了,所以教室里的男生倒了一大片,女的也都是昏昏欲睡。

  我走到桌位,印玺也趴在那里呼呼睡着,嘴角还流着口水。桌上还摆着一张没动的语文试卷,看来刚才应该是考试,我站起身往讲台上望去,上面叠着一摞试卷,语文老师抽着烟在那抠脚。

  我过去拿了张试卷下来,前前后后把试卷扫了一遍,就上课了。语文老师也很淡定,慢慢的站起身说开始讲解试卷,也不管台下有多少人答复他。我粗看了一眼,好像只有最前排的几个学霸很认真的听他说话。这些学霸都是很努力很用功,但是成绩却不咋地的,每个班里都有这么几个人,现在凑一块来了。

  我手撑着头,调整一下心态听讲。可是这老师敷衍的功力不是一般,他开口道:“我现在报答案,大家有疑问的地方就说一下,我再细细的讲!”

  有一些题前面的伪学霸会提出来,然后老师就会讲解。但是有一些题,我不明白,前面的学霸却也没人开口,我天生不愿意和老师多说话,所以就也只有含糊过去。到后面含糊的题太多了,我捋不过来了,干脆把试卷丢到一边,自己做起辅导习题来。

  印玺睡到最后一节课快放学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又把头埋了下去。

  “昨晚通宵了?”我问到。

  “嗯!”印玺擦着眼睛回到,“查资料,累死了!”

  “查资料?你不是玩游戏?”我有点吃惊了,这小子居然通宵查资料,这也太用功了吧!

  印玺侧头冲我笑了一下,说:“那当然,你以为我是混日子的那种人啊?我是要成为第一易术师的人!”

  我无语的笑着摇了摇头,感情这小子查的不是学习资料,而是那些怪力乱神的资料的!

  印玺见我笑,改了副很认真的样子问道:“对了!等会去你租的地方睡觉吧!”

  “啊?”我疑惑到,“不方便吧,我那里还有个女孩子!”

  印玺一下来劲了,“你这么吊?就混了个女的同居?”

  “我去!不是这个意思,是我旁边住了个女孩子,她不喜欢太闹。”我赶紧解释到,心里却想着说不定和胡燕发展的好,高考之前还真能同居在一起呢!

  “哦,这样啊!那更好了,我就是睡觉而已,我那边太吵了,没法睡,现在头晕死了!”印玺说到,我见他那么坚持,就耸了下肩说随便你吧,但是不要太吵。

  没一会就放学了,印玺说午饭他请,他买了两盒盒饭,然后跟我一起会屋子。

  “我那房东老年痴呆,并且脾气不怎么好,等会他要是凶你的话,你别跟他来真的!”快到门口时我对印玺说到,印玺点着头说:“行了,他骂我我就装聋子!”

  我轻轻锤了他一拳,说:“那倒不必,就是别回嘴就行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我上午去上课时从外面把铁门里面的插销推上了,现在居然还插在那里,没有动过的痕迹。开了门,我们进去后印玺张望着问道:“怪老头呢?”

  我赶紧踢了他一脚,说:“你说话注意点!”

  “呵呵,怕什么,你都说是老年痴呆了,耳朵肯定不会那么尖的!”印玺无所谓到。

  我们进了屋子,大爷的房间还是锁着的,一动不动。

  “不在家,可能出去了吧!”我说到,印玺在屋子里胡乱打量着,我提醒他别跟个贼一样没礼貌,然后拉着他上了楼。路过胡燕房间时印玺一下紧张了起来,睁大眼睛对我说道:“这房间有问题!”

  “问题?什么问题啊?你别乱说!”我皱眉责怪他到,印玺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说:“这房间有股阴气,你感觉不到的!”

  “呵!”我无语了,“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凉?”

  印玺点着头,问:“怎么?你也感觉的到。”

  x更'-新/0最%快U“上z酷z匠Wi网

  “我去!我一来就知道了,可能是因为这房间终年照不到太阳,所以有点凉吧!”我说着把印玺拉向我房间。

  我开了锁后印玺还怔在我旁边想着胡燕房间里的古怪,我轻轻踢了他一脚说:“干嘛呢你?”

  “那房间住了人吗?”印玺没有理会我踢他,而是表情严肃的问我。

  “住了!一大美女,老校的应届生。”我说到,“等会她过来了,你看看,长的漂亮阳光,一点问题都没有!”

  印玺嘟喃着嘴进了我房间,我们把饭吃完后我就去洗昨晚换下的脏衣服了,但是等我把衣服都洗完了,也没见到胡燕回来。我有点郁闷了,提衣服上楼时,看着周围的墙壁和摆放的家具,有种胡燕和大爷从未出存在过的感觉。产生这种感觉后我浑身打了个寒颤,连忙宽慰自己乱想了!

  我晒好衣服回房时印玺已经在打呼噜了,我那是单人床,现在他睡了,我没地方睡了。算了,反正上午睡得够晚,现在也没什么睡意,我就坐在厅堂写作业了,但是写了一会后又没心思了。在厅堂慢慢转着,二楼厅堂和一楼厅堂的摆设一样,一张四方桌,一张大大的中堂柜。一楼中堂柜上摆放着奶奶的照片,二楼上面摆着一些杂物。

  我走到中堂柜上,信手翻着那些杂物,在我拿掉一个大袋子后突然吓的往后连退,脚也软下来坐在凳子上。

  那大袋子后面不是有什么蛇或蜘蛛,而是大爷的遗像!

  我有点乱了,这是什么情况啊?大爷的遗像怎么会摆在这里,他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脑中产生了一个诡异的想法……可是,这些天大爷骂我,还有他坐在厨房地上哭,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啊!并且,他昨晚还给了我一百块钱让我帮忙修复老照片啊!

  脑子好乱,我捋不清了,只希望胡燕能快点回来,然后我问问她,她住的时间比我久,应该会知道更多的事情。可是我等到快要上课了,也没见胡燕回来。

  我进房踢了印玺一脚,说:“上课了,你不去上学啊?”

  印玺痛苦的翻了个身,眼睛都不睁一下说道:“不去了!”

  “那你慢慢睡吧!”我说着拿上了下午要用的书就去学校了。

  可是一下午我都没法静下心来听课,并且因为中午没睡觉,到第二节课的时候就犯困了,一开始还强撑着,到后面撑不住了,干脆趴在桌上睡起来了。这一觉睡得不安稳,做了长长的一个梦:我高考考砸了,然后复读,在这个复读学校报了名,便去租房子。我在学校附近转了一圈后都没租到房子,正抓狂时,却瞥见旁边一栋老房子上挂着招租的牌子。我进屋后叫了几声,没有人回应,然后我打了招租牌子上的电话。户主来了,他告诉我说自己现在住在新买的房子里,这间房子没人住,怕房子空久了没人气,所以就招租。也不是为了赚钱,就是想房子不那么空寂,然后他就给了我钥匙,也没说房租就走了。

  我开锁进屋后发现里面结满了蜘蛛网,大爷的房间也锁着,厨房的灶台上也结满了灰尘。上到二楼后北面的房间并没有感到寒意,因为我喜欢阳光足一点,所以就把靠院子的房间睡下了。

  然后生活和现实中除去胡燕和大爷后一模一样,一开始我有点不习惯,晚上有点怕,但是住了一段时间下来,我就慢慢习惯了这没有人的房间。生活波澜不惊,直到有一天我的同桌印玺告诉我,我住的其实是一间鬼屋,我说不信,他就说他去屋里找证据。

  就在这时,放学铃声响了,我惊醒过来,用力的甩了甩头。刚才的梦,为什么那么真实?真实的就像是真的一样,而胡燕和大爷存在的日子反倒是一个梦!

  我张着嘴,木呐的看着周围,到底哪个才是梦?难道我真的一直睡在一间鬼屋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