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房间看了一会书,实在看不下去,就下楼去洗澡,听见大爷在房间里不停哈哈的笑,我就也凑了进去。原来电视里在放一个老喜剧片,许冠文的,也却是挺搞笑。我就搬了个凳子坐在旁边看了,大爷也没跟我说话,完全把我当透明的一样。

  看了两个小时电视,期间我也一直分心听着院门,胡燕回来的话肯定会发出声音。但是令我失望的是电视看完了胡燕也没回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担心了。

  最新n章节8上;-酷)匠2网(y

  她不像是那种会在外面玩的很晚的人啊!怎么现在还不来呢?电影放完了,大爷心情很好,嘿嘿笑着对我说:“你小子怎么不好好做功课啊?”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好心好气的跟我说话,并且听口气他好像不糊涂了,我甚至都有点感动了,回道:“呵呵,看不进去。”

  大爷笑着起身,拉开柜子里的抽屉,说道:“我听说现在的电脑能把一些残破的照片修复好?”

  “嗯,用一个作图软件可以修复好的!”我回到,photoshop我也会用一点,那时候好奇就学着怎么修复照片了,其实也很简单,无非是用图章功能把花掉的地方填补出颜色,只要损坏不是非常严重,都能修复好。

  大爷从抽屉里摸出了一个小袋子,走到我旁边,把袋子打开,里面还包了几层报纸。

  “我今天无意看到我一些以前的老照片,我的就算了,只是我老太婆的,想着看看能不能恢复一下,现在都烂的不像样子了!”他把报纸打开,里面有四张老照片,损伤不是太大,应该能恢复。

  我把照片拿过来,看了看后说:“大爷,这些都是你跟奶奶的吗?”

  大爷嘿嘿笑了一下,说:“是啊!奶奶年轻时候漂亮吧!”

  那几张照片上奶奶的脸虽然有点花,但是还是能看出来非常标志的,我点了下头,夸奶奶很漂亮,大爷年轻时也很帅。大爷叹了口气,说:“那你能不能帮我修复啊?”

  我心想:“修复一下倒是可以,去复印店里那照片扫描一下存到U盘里,然后拿到网吧去,开台电脑就能修复好,然后再去复印店把照片打出来就行了。”便说道:“行哦!”

  “那好,那麻烦你帮我修复一下吧!”大爷说到,然后又摸口袋说:“我给你钱!”

  “不用了,小事情!”我连连推手到,大爷却嘿嘿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老式的小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一百的,说:“当然要给你钱,不能让你白忙活!”

  我再说不用,但是大爷却很坚持:“拿去吧!你一个学生也缺钱!下午你帮我买的插板我还没给你钱呢!”

  见大爷执意如此,我就把钱收下了,同时把那几张照片收好。忽然想到大爷和他老婆还有一张不花的,便说道:“大爷,我记得上次在你这里看见一张不花的,你把那个也给我吧!我拿去参考一下,这样恢复比较像一点!”

  “好好好!”大爷连声答道,又去找那张照片,同时说道:“就这一张保存的最好,唉,其他的都受潮花了!”

  大爷找出那张完好的照片给我,我把照片全放在一起。大爷说道:“大概什么时候能弄好啊?希望能早点看到啊!”

  我想现在是九点多,反正自己也睡不着,又看不进书,不如现在去帮他弄一下,怎么说也收了一百块钱的酬劳。并且,胡燕现在还没回来,很可能是去网吧了,我去网吧碰碰她吧!

  “没事,等会就能帮你弄好!”我回到,大爷嘿嘿笑着说麻烦我了之类的话。

  说了几句话,我拿着照片就出去了,网吧旁边就有个复印店,我拿照片进去的时候老板正在收拾东西,见我进来后问我干嘛。我说扫描一下照片,然后把照片递给老板。

  老板接过照片,说道:“这些照片花的有点严重哦!帮你修复一下,一张十块,再免费帮你印出来!”

  看来他误会我是要找他修复了,不过想想也行,就我那蹩脚的功夫,我真怕一夜都修复不好。边点头问道:“那多久能弄好?”

  老板勾着头打量着那四张花了的照片,想了一会后说:“我现在帮你弄吧!反正回去也没事,你过一个钟头来拿照片就好了!”

  四张照片一个小时就能恢复好,这当然行,我连声称好,过一个小时再来拿照片,然后就去了隔壁的网吧。因为是星期天晚上,老校的学生都上课了,所以人并不多,一眼扫去都只是零星坐着几个人,但是没看见胡燕的身影,但却看见了印玺,不过他没看见我,这小子真专心致志的盯着屏幕。

  我开了台机子后很自然的上了QQ,滴滴滴着,是那个占卜人发来的。没什么激情再看了,所以我弹出消息后扫了一眼后就关上了。

  由于要料着时间过去拿照片,所以我也不敢玩游戏,怕一下入迷了就忘了。随便听着歌,然后想起胡燕会不会玩人人,抱着好奇的心态,我登上了人人网,然后根据在我们这个学校搜了一下胡燕。结果还真让我搜出了七个叫胡燕的,不过都是上面好几届的。

  这样也算窥视一个人吧,但凡是偷偷做的事,总会让人很激动。我赶紧在那些头像下面的入学年份上找本届的。但是最近的也是前面两届的,我有点小失望了。或许是自己搜搓了名字吧,于是我改掉胡燕搜胡艳。

  这个名字很大众,所以我把入学年份也锁定在我们这一届,果然让我搜出了一个,看头像跟胡燕有八分像。我嘿嘿笑着点了进去,可惜里面很干净,除了一些转发内容后并没有别的东西。我申请了一下加为好友,然后估摸着照片差不多弄好了,就下了机。

  我到复印店的时候老板刚弄好,正在用彩印机打印出来。

  “你还真会赶时间啊!”老板笑到,我嘿嘿笑着摸出了四十块钱给老板。老板打印好后还帮我压了膜,这样保存时间要久很多。

  我拿着照片回去,路上借着路灯的光看着那几张恢复的照片,发现越看越眼熟,真的好像在哪见过一样!可是奶奶年轻时跟我差了不知道多少个辈分呢,我不可能在别的地方见过啊!

  我来回看着几张照片,有一张是微侧面的,这个侧面印象最深,我发誓自己一定见过!不是什么科学家所谓的既视感,并且隔得时间不会很久,就是最近见过的!

  不知不觉我就到了住处外面,抬起头,胡燕正捧着几本书从老校方向走来,她在路灯下,而我在暗处,所以她并没有看见我。

  “怎么?她不是复读的啊?”我心里郁闷了,“不对啊!我第一次见她就是在新校的洗手间啊,并且当时是上课时间,她不可能从老校一下跑到这里来上厕所啊!”

  我怔在那里郁闷,胡燕到了门口,转身进屋的时候我突然震了一下,这侧面,不就是跟照片里的一模一样吗?

  胡燕在开锁,我拿起那张奶奶侧面的照片竖在眼前,与胡燕对比着,那轮廓,那鼻尖,除了发型之外一模一样!并且我这会也反应过来为什么看奶奶的照片会觉得眼熟,因为她们长的真的很像,如果不是因为黑白照片的失色,我想那就是一模一样!

  我脑子顿时嗡嗡作响,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忽然想起胡燕给大爷擦嘴时的细心,那表情绝不像是一个房客对房东的客气,也不只是一个年轻人对老人的尊重,那眼神里充斥着一些其他的说不来的东西!

  我深吸一口气口迈步走了过去,停在大院门口,看着这栋老房子。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在心头,那房子沉淀的不只是墙壁上的斑驳,还有很多很多说出来的秘密。我有些怯步了,自己真的要进去吗?

  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胡燕从大爷房间出来,看见了我,笑问道:“陈力?你站那干嘛啊?”

  胡燕的笑容很真,这笑让我好镇定了很多,我回过神来,垮进铁门,把钥匙挂上了。

  “我去帮大爷恢复了一下老照片!”我边走边说到,胡燕看着我手中的照片,待我走近时接过去看,轻声道:“大爷睡着了,刚刚电视还开着,还是我去帮他关的!你明天把照片给他吧!”

  我嗯了一下,盯着胡燕,胡燕勾着头看照片,所以没注意到我很奇怪的看着她。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地上的影子也是那么清晰,还有那轻轻的呼吸声,都是那么的真切。

  我发现胡燕看照片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她盯着一张照片看了很久才换下一张。并且,眼眶有些湿润!难道她没发现奶奶年轻时的照片跟她很像吗?我不自觉的把目光飘向中堂上奶奶的遗照,那个已经老了,所以并不觉得和胡燕很像,但是那微微的笑容,此刻却感觉很诡异。

  终于,胡燕看完了那些照片,深吸了一口气。我试探着问道:“对了,你有没有觉得奶奶跟你长的很像?”

  话音刚落,胡燕立马抬头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