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了?”我赶紧跑过去扶着她问到,胡燕皱紧眉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有点胃痛而已。”

  “胃痛?你有胃病啊?”我问到,然后一拍脑袋,说:“你有胃病干嘛还吃辣的啊,刚才倒掉就是了!”

  胡燕挤出一丝笑容,说:“没事的,一会就好了!”

  “都怪我不好!”我拍着自己的头骂自己到,“你等着,我现在去给你买止痛药!”说完也不理会胡燕说什么,呼溜一下跑回房间拿了钱就往药店跑。

  我没有过胃病,但是我妈有胃病,所以我知道胃痛起来时会有多难受。我奔跑着,很着急,很紧张,虽然胃痛死不了人,但是我真的很愧疚,很自责,同时,很心疼。

  我到了最近的一家便民药店,可还没有开门。虽然早上的太阳不是很晒,但是我因为连续的奔跑,所以也热的不轻。我赌咒了一句后该去第二家,第二家是个二十四小时药店,但是离我这有点路,要跑七八分钟。只怪自己没带够钱,不然我打摩的来去的话就要快点了。

  想起胡燕还在因我而痛苦,只得咬牙接着奔跑起来,止痛药总算是买到了。可是我等我回去时胡燕已经好了,坐在堂厅的桌上写作业。

  “你没事了啊?”我有些高兴同时又有些失落的问到,高兴是因为胡燕不疼了,失落是自己好像白紧张了。

  胡燕捋了一下刘海,冲我笑了一下说:“我刚刚一直跟你说自己有药,开始你跑的太快,都不听我的。”

  我尴尬的绕着头,把要慢慢塞进口袋里,胡燕走了过来,抽出一张纸巾给我擦着额头的汗,然后把纸巾给我,很是感激的说:“不好意思啊,让你跑的这么累!”

  我连忙摇着头说没事,以前跑惯了,刚才这点路跟热身差不多。胡燕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说:“药呢?”

  Zq看正Gb版%章节j.上rX酷pK匠网

  “哦哦哦!”我连忙把要拿出来给胡燕,胡燕看了一下笑道:“不过你买的正好,我那药也吃完了!”

  这样说来我也没有白跑啊,又像个小孩子被夸奖能干一样的高兴起来了。胡燕把药放回房间里,又在堂厅写作业了,我本来是想出去玩的,但是看她在那写作业,居然也拿了一本物理辅导书跟她坐在一起写起来了。

  一开始还有点别扭,但是慢慢居然挺享受这种感觉的,约莫到十一点左右时天突然暗了下来,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哇,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胡燕伸了个懒腰说到。

  “呵呵,是啊,我还从没这样写过作业呢!”我笑到,胡燕冲我抿嘴笑了一下,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说:“早看出来了!”

  我们一起望向阳台外面,大雨稀里哗啦的。

  “啊!”我和胡燕同时惊叫到,然后奇怪的对望了一眼,我问道:“你见什么?”

  “你叫什么呢?”胡燕反问到。

  “你衣服还在上面晾着呢!”我说到,我们都笑了起来,我收住笑:“还笑?你衣服还在上面呢!”

  “都已经湿透了,不笑干嘛?”胡燕反嘴到,不过话是这么说,但衣服还是要去收的,我给胡燕撑着伞,她收着衣服。

  雨很大,并且是斜着的,所以尽管我们撑着伞,收完衣服时身上也都还是浸了很多雨水。不过好在是夏天,打湿了一点也不重要。

  “好饿啊!下这么大雨,怎么去吃饭啊?”胡燕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大雨自言自语到。

  我赶紧说道:“没事,我也要出吃饭的,等会给你带回来就好了!”

  胡燕别过头看着我,我赶紧补充道:“放心,这次不带辣的。”她笑了,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来,说:“那谢谢你了!”

  “不用!不用!”我连忙摆手到,请个饭而已,怎么能要她钱呢。胡燕有点不高兴的翻了一下眼,说:“以后让你带饭的机会还多着呢,我总不能每次都要你垫钱。”

  我还想推塞,胡燕补充道:“况且,你现在花的也不是自己的钱啊,都是拿家里零用钱,你就别装胖子了。”

  我见她话说的那么直白,就尴尬笑着把钱接了过来。

  “行了,我去上个厕所。”胡燕说着就下楼去了,我把课本收好放回房间里去,然后去买饭。路过胡燕房间时却听见里面有声音,可是她不是下楼上厕所了吗?

  我怔在那里,想推开房门看看,但是又觉得那样很没礼貌,犹豫了一会开口道:“胡燕?”

  里面安静了,应该是我听错了吧,我转身下楼去,可刚下了一两个台阶的时候胡燕的房门开了,“有事吗?”

  我回过头去,正是胡燕,奇怪,我明明看见她下楼去的啊!难道说刚我收书回房间的时候她又回来了?

  “没事。”我抓着头有些尴尬的回到,胡燕笑了一下又关上房门了。

  我下了楼梯,楼梯左手边是厨房,右手边是厅堂。我朝厨房忘了一眼,吓了一大跳,大爷坐在地上哭!

  我赶紧跑过去,扶着他问道:“大爷你怎么了?”

  大爷呜呜着,说:“我又没放盐!我又没放盐!老太婆最不喜欢我不放盐了,她又要生气了!”

  “没事的,奶奶已经走了,她不会骂你了!”

  大爷继续呜咽道:“什么走远了啊,老太婆一直在我身边,我们昨天晚上还聊天了呢!”

  我后背一阵凉,要不要这么诡异啊,我不自在的耸了耸肩,站起来看着锅里的菜,还有旁边一双筷子。应该是大爷刚刚试菜试出没加盐来了吧,我赶紧往锅里倒了几勺盐,然后假装试了一口说道:“大爷,放盐了啊!”

  大爷抬头看着我,呜咽道:“没有,你骗我的!我刚刚试了,没放盐!”

  “怎么会呢?不信你试试!”我说着夹了一片菜蹲下去喂大爷,大爷憋着嘴爵了一下,嘿嘿笑起来了,“哈哈,放盐了!刚刚忘记了!”

  我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扶起了他,然后去买饭。出了厅堂我撑起伞,本能的朝旁边的洗手间望了一眼洗手间的门开了,胡燕从里面出来。

  她看见我后笑了一下问道:“你还没去啊?”

  胡燕在洗手间,那楼上的是谁?我晕了,呆呆的指了一下楼上,说:“你不是在上面吗?”

  胡燕一脸迷糊,问道:“什么啊?”

  我甩了甩头,可能是刚刚我应付大爷的时候胡燕下来了吧。

  “没事没事,呵呵。”我尴尬的笑到,然后撑起了伞。

  胡燕笑着进了屋,擦肩时说道:“记得千万别带辣的啊!”

  “嗯嗯嗯!”我点头到,向前走了几步后回头看了一下,已经不见胡燕的身影了。走的可真快,我回转头,却突然感觉刚才无意瞥见中堂上大爷老婆的遗像有点怪怪的,好像在对我笑。可是我再望去,却又没什么异常,难道自己看错了?

  唉,我拍了一下头,怎么老迷迷糊糊的啊。出了院子,顶着雨往学校旁边的小饭店走,快到时,袋子里的手机滴滴滴起来。

  我没加群,一般没人会给我发消息的啊。缩进饭店里掏出手机,原来是那个会飞的鱼发来的:“我今天上午用梅花易数帮你占了一下,很奇怪,你桃花运开了。”

  我笑了一下,然后对老板道:“一个西红柿鸡蛋,一个酸菜土豆丝,两盒饭,打包带走。”然后坐到凳子上回复会飞的鱼,想了想该回复什么呢?桃花运开,这点说的我心里挺高兴的,并且也挺准的。

  “还有呢?我昨晚跟你说的女孩呢?”我刚按下回复键,手机就震了一下,他同时也发消息过来了,很长的一段,意思就是说我处理的好就是缘,处理的不好,自己的小命都会搭上,因为他算到我这段时间是桃运与死劫同时并进发生的。

  “操!这么咒老子!”我嘴里骂到,手上按了几个字,老板提醒我菜已经炒好了,于是我干脆把QQ给退出了,懒得理他。

  老板已经把菜和饭装好了,我付了十块钱还找了五毛,提着饭菜除了门。这时雨小了很多,路上已经有些男孩子干脆不打伞了。走到巷子口时碰见了印玺,这小子冒冒失失在屋檐下钻来钻去,看见我后问道:“怎么还打包回去吃啊?”

  我笑了一下说:“饭店人太多了!”

  印玺笑道:“四个饭盒耶!给美女带饭吧?”

  我笑了一下没说话,继续往前走。进院子时大爷已经在吃饭了,不过这次有点异常,他并不想往常一样一个人坐在那里闷闷的吃,而是嘴里嘟喃着,好像还在和人说话。等我进了屋子才发现桌上还摆着一副碗筷,这大爷又犯糊涂了,我笑道:“大爷,你怎么一个人用两双碗筷啊?”

  大爷抬头看了我一下,居然没有像以往一样骂我,而是嘿嘿笑了一下说:“赶紧去吃饭吧!”

  我提着饭菜上了楼,叫出胡燕,然后我们在厅堂的饭桌上吃饭。

  “对了,大爷今天好像有点不正常!”我随口说到,胡燕嚼着一块番茄,看着我道:“怎么不正常了?”

  “我下楼的时候看见他坐在地上哭,刚刚上来的时候他又摆了两副碗筷,最奇怪的是他居然对我笑了一下!”我看了一下胡燕,不敢跟她对视太久,低下头扒着饭说到。

  “喔,我早上听他说了,好像今天是他跟她老婆结婚的日子!”胡燕不以为然的说到,然后又了略带羡慕的口吻说:“大爷都这么大年纪了,又有老年痴呆,还能记得结婚纪念日,他以前肯定是个很浪漫的人!”

  “你不用羡慕他老婆,我也是个浪漫的人呢!只是现在没钱,等我以后有钱了,玫瑰啊戒子啊什么的也会送的很勤快的。”当然,这些话只是我心里说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