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半中间时有点心虚了,毕竟平时鬼电影看的不少,这个时候读书声,是不是有点瘆人了?想到这只感觉后背一阵凉,正发愣犹豫该上还是下的时候,一黑影突然从二楼走道闪了出来,把我吓得够呛。

  定眼一看,是个小女孩,手上还拿着一本书,她很稚嫩的问道:“哥哥,你在干嘛?”

  “没事,随便走走。”我搓着手到,有点尴尬的回头下去了。这女孩应该是门卫家的小孩吧,没想太多,到外面逛了一会,时间差不多就去网吧通宵了。

  我这人平时除了玩游戏之外还会逛逛贴吧什么的,由于游戏里任务时间还没到点,所以我先逛了一会天涯。天涯里最喜欢看的还是鬼话,看一页页求大神算卦的,还有一页页大神的占卜帖。我信这些,但是我不相信帖子里的这些神棍,因为我感觉真是什么能人的话应该没那么闲天天发帖子吧。

  信手点进了一个占卜贴,刚刚开的,楼主说的挺有意思,什么本真人免费为大家测祸福什么的。我往下翻了几页,留言的还真不少。这种算命的,模棱两可,信者捕风捉影的信,当然,大多数人只是图个乐呵。

  我也属于图个乐呵的一中,手指啪啪啪几下就把自己的出生日期发了上去。然后等了一会没回复,把网页关掉开始玩游戏。玩的正透入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下,我吓得哆嗦一下,转过头,原来是同桌印玺。

  “你也玩天龙啊?”印玺指着我屏幕说到,我点了下头,笑道:“怎么?你也玩?”

  “嗯拉!你哪区的?”印玺问到,然后发现我们居然是一区的,既然是一区的,就一起组队去刷马贼了。

  “先刷马贼,刷完马贼等会到了十二点就可以去刷宵小了!”印玺大声说到,他坐在我后一排。我们刷完了一批马贼,没爆什么好装备出来,都是些垃圾货,刷完马贼大家组的队也没解散,一起到了传送处,等着到十二点的时候抢时间去刷宵小。

  因为这时候离宵小活动还有十多分种,所以我就把游戏页面拉了下去,开了一下网页。嘟嘟嘟几声,居然有人给我发信息,我平时逛天涯没几个人给我回复,诶特我的人都很少,更何况这种单发消息的呢?

  我点出了消息,是那个开贴卜祸福的人给我发来的。内容很简洁:“最近多晒晒太阳,你身边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笑了一下,心想如果我回复他的怎么办的话,他应该会给我推荐什么护身符,或者什么辟邪物品吧,然后就是拿点功德钱了。我随手把网页关掉了,拉上了游戏页面,还差八九分钟开始。

  这时候QQ咳嗽了几声,有人加我?我疑惑着把游戏页面退下,果然有人加我,验证消息是天涯算卦人。

  我没留QQ啊,他怎么会知道我号码?并且,我也没在别的帖子里也从没有回复过含有自己QQ或者邮箱的内容啊!难道真碰上高手了?我点上了确认,对方网名很有趣“会飞的鱼”。鱼又没翅膀,怎么会飞?

  不过这个无所谓,对方很直接的说道:“我是天涯里开贴测祸福的。”

  我则回复他说知道,然后手在键盘上啪啦几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他马上又发了消息来,问我最近是不是遇见一些怪事。

  由于隔着一线网络,他也骗不了我什么钱,所以我就实话把对胡燕的一些怀疑告诉了他。告诉他后对方的状态一直显示正在输入,就这样持续了很久,五六分钟都是这个状态。

  该不会要出大事了吧,不然对方怎么要打那么多字?我被他弄的有点心虚了,发了个消息过去问他在不在,他没有立马回复,好一会后才跟我说刚才上厕所去了。

  我去!然后他很明确的告诉我说胡燕是问题。

  “但是我白天的时候也见过她啊,她走在太阳底下,阳光的很啊!”我发了过去。

  对方回到:“这个事有点古怪,以策安全,你这段时间最好搬出去住,不要跟她住在一块!”

  我回到:“不好吧,穷学生,哪有那么多钱租房子啊,并且我租得这个要便宜好多。”发完我纠结着又发到:“对了,你怎么知道我QQ号码的?”

  “天机不可泄露。”对方回到,然后又问我是不是处男。

  我去,这几吧管这事干嘛?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不得不回复说确实是个十九年的中处男。对方发了和笑脸,说处男好,处男是纯阳之身,鬼怪难以入侵,然后希望我多多保持处男之身。

  “别说这个了,就说说我该怎么破解吧!”我发到,然后为了他出点实招,还加了句:“大师!”

  大师回到:“是劫还是福,是孽还是缘,这些都不能太快断明,我等会给你好好卜一卦,用梅花易数排一下,明天再告诉你吧!”然后就下了线。

  我想算就算吧,反正也没说要钱的事,如果他明天说算出来了,要我汇钱的话,那就立即拉进黑名单。我把游戏页面拉上来,宵小活动已经结束了,我也已经被踢出队了。

  靠!我有点不高兴的回过头看印玺,说道:“刚才你怎么不叫我啊?”

  印玺笑了笑,说:“队里的人叫你都叫了N+1遍了,你都没回!”

  我一翻队伍频道的聊天记录,确实每个人都喊了很多遍速度进队,唉,算了,反正这种任务每天都有,也耍不出什么好装备来。

  被那会飞的鱼那么说了一下后我也没心思再玩游戏了,然后想看看他的资料,对方资料上除了年龄和网名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我进了他空间,有几张地狱轮回还有道教的图片,日志里有几篇讲道教的文章,瞄了几眼没兴趣。倒是留言板,有很多留言让他算命的东西,看着这人真的是个会家子。

  到十二点的时候我去厕所尿尿,网吧的厕所味很重,烟味混杂着排泄物的味道,让人不敢呼吸,我屏住呼吸走了进去,想赶紧尿完赶紧走。尿完抖了一下后厕所里面的灯突然一闪一闪,任何直接灭了。

  “我操!”我骂到,以为灯坏了,这时厕所外面也是一阵叫骂声,原来是停电了。我出了厕所,很多人用手机照明着。

  “妈的隔壁!搞什么啊!破网吧!”有人大声骂到,有人说刚刷出一把好装备,还没来得及捡就停电了,有人说刚跟美女开视频呢,很多很多,但是大家抱怨了一会都归向了同一句话,退钱。

  网管的电脑是有备用电池的,就算停电也能再维持一个小时。他打电话问了一下老板,然后答应每个通宵的退三块钱。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因为通宵才五块钱而已。

  我和印玺退了钱,好在今晚有月亮,所以不至于摸黑回去。

  √X酷#匠*|网cn正版首!j发

  “你住哪啊?”印玺问我到。

  “老校后面!”我回到,老校指的就是一中,我们都习惯叫一中为老校,复读学校为新校。

  印玺和我同了一段路,然后一个岔口时分开了,他住在新校那边还要过去,而我住在新校与老校之间。到院门口后我掏出钥匙轻轻的开了院门,尽量别发出声音来,怕吵醒了大爷。进去后又轻手轻脚的锁上了院门,很自然的抬头看了一下二楼,胡燕在阳台上来回的走着,就跟我去通宵时看见的一个模样。

  她不会一直走到现在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