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昨晚的种种疑惑,今天晚上找个机会问清楚她就行了。忘了说,今天周六,晚上不上自习,所以去学校上两节课就又可以回来了。

  我收了本物理课本就下楼了,当然,大爷又无理取闹的说了一顿。我一度以为这老头是真的嫌我,看我就想揍那种。但是到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我好。

  整整一下午我都没心思听课,因为心里一直在计划或者说在谋定各种和胡燕说话的场景。是在院门口遇见她呢还是放学的时候出门的时候看见她?第一节课下课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去看看胡燕,之前说过,我们这是贫困县,所以人不多,不想别的地方,一个复读学校能有几十个班,我们这文理加起来也就六个班。

  “就假装只是路过吧!”我心说到,然后沿着教室外的走廊慢慢晃过去,学校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大量旷课的,所以每个教室里面的人都能一眼看尽。四个理科班都没有看见胡燕。

  两个文科班在最末的地方,走廊尽头。胡燕肯定在文科班,一开始看见她我就这么认为,因为文科班的女孩才有那种秀气的味道。

  我走到第一个文科班,里面很多女孩,但是我却没有看见胡燕。第二个文科班也没看见,我有点郁闷了,她不可能会旷课啊!带着疑惑,我干脆走了进去,假装是找同学,可是两个文科班里面都没有看见胡燕!

  我还想再找一遍的时候,上课铃响了。

  “也许是上厕所去了吧。”我心说到,回到教室。对了,今天下午班里又来了个学生,搬到我旁边来坐,所以应该算是同桌了。下午第一节课他一直在看小说,有时候笑有时候很害怕的样子,应该是在看惊悚小说吧。

  课开始上了,他扭了下脖子,我挺佩服他的,居然把头埋在那里一个多小时不动一下。他瞅了一眼我的课本,笑道:“陈小宝?这名字真乐呵,我叫印玺。”

  “呵呵。”我礼貌性的回笑了一下,如何开始听课,可是玩性太重,那么多年养下来的习惯,不是说想改就能改的。所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分神了,在一张白纸上画起画来了。

  酷~匠~网(正版首o发…

  “哟,你这画符呢?”印玺看了一眼说到。我横了他一眼,“你这什么眼神啊?山水画!”

  印玺往后一昂,背靠着墙,脚踩在书桌横架上说道:“你还以为你画符呢!要是画符的话我还能指教你一番!”

  “你会画符?吹牛逼吧?”我回击到,不过他这个却提醒了我,我拿张符在手里,贴到胡燕背上去,她如果没事那就不会有问题了。想想也是,晚上神出鬼没的,白天又那么阳光!

  “不信啊?”印玺不屑的斜眼看着我说到,“那本道爷就给你画个出来!”说完他展开崭新的本子,然后自上而下有模有样的画了一张符出来。别说,看起来跟电视里面的还真像。

  见那符像模像样的,我赶紧把符撕了下来,折叠好放进口袋里。印玺笑了一下,问道:“你遇到脏东西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他妈才遇见脏东西呢!”

  印玺摇着头不再话,埋头继续看他的小说了。下午放学了,我没吃饭,径直回到了住处。爷爷在院子里给花浇水,看见我进来了,吼道:“你给我过来!”

  我心想不会是惹着你什么事了吧?有点心虚的过去了,结果他把手中的水龙头塞到我手里,说:“我去撒尿!”

  原来是让我帮他浇水啊,吓我一跳。但是这大爷也用不着对我这么凶吧,真是!大爷在洗手间里站了很久才出来,我看他裤子都湿了一点,手也是湿嗒嗒的,上了年纪就这样吧,或许有天我也是这样的。对大爷又有了一点可以说是同情之心吧,结果他却又凶我了:“你干什么啊?对着一个地方浇会浇死的!”

  大爷蛮狠的把水龙头抢了过去,嘀咕道::“读那么多书,屁都不会一个!”

  “我去!”我无语的上了楼,胡燕的房门是关着的,但是上面没挂锁。她应该在里面,我想敲门,但是又怕太冒失,所以就回房了,等着胡燕出来的时候我也假装有事出房。回房我发现自己昨晚的衣服都没洗,好在这是夏天,现在还有太阳,现在揉一揉拧干水,晾到晚上应该可以换了。

  我提着衣服下楼,路过胡燕门口时她也正好打开了门,一阵透骨的寒气从房间里袭来,我浑身都抖了一下。本能的朝房间望去,但是胡燕却把门带上了,就那一眼,我瞥见书桌上点了两根红蜡烛。现在不是晚上,并且也没停电,她点蜡烛干嘛?

  “洗衣服啊?”胡燕笑问到,我点了下头,“对啊,你去哪啊?”

  “出去买点药,肚子不舒服!”胡燕回到,原来她病了,难怪在学校没看见她。我们一同下了楼,出了门,就看见院子里到处都是水!用来浇花的水管丢在了地上,水也没关,大爷人也不在了。

  “大爷去哪了?”我问到,如何走去关水。胡燕听见房间里有笑声,就走进去看了,原来大爷突然想看电视,就跑去看电视把这关忘关了。

  我把衣服浸在水里,洒了下洗衣粉下去揉着,先让它泡着,然后吃了饭再回来过下水就好了。

  胡燕和我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叫道:“等等吧!我一会也要去买点药!”

  “嗯?你要买什么药啊?”胡燕停下来看着我问到。

  夕阳下笑容是那么动人,这么漂亮贤惠善良的女孩,我居然怀疑她不是人,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罪恶感。

  “我,我去买瓶风精油。”我随口说到,“头老是有点晕晕的!”

  “嗯!太热了,蚊子还多!”胡燕说到,然后走过来说道:“你这样揉不行的!要搓!”说罢她就蹲了下去,不由分说的帮忙给我搓着衣服。

  “不必了,没脏,就是些汗!”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到。

  胡燕抬头冲我笑了一下,“没事,把边角搓一下就好了!”她搓着我的衣领,我尴尬的站在那,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搓完衣领她把衣服塞进了水里,七分裤没什么好搓的,只剩下内裤了,里面还有些黄色残渍,她顿了一下没动手过去。

  胡燕在清水里洗了下手中的泡沫,对我道:“走吧!”

  “嗯!”我回到,跟胡燕并排走着。路上我悄悄的把印玺画的符拿了出来,然后揉成一团丢在地上。我为自己的猜忌感到恶心!

  由于附近都是学校,有两个高中一个初中再加一个复读学校,所以周末傍晚路上都是人。我和胡燕进了一家药店,我买了一瓶风精油,胡燕则买了些感冒药。当然,钱是各付各的,不是我抠门,而是我确实没什么钱,都是穷学生,父母也都是在外面打工的。

  “去吃饭吧?”我说到,胡燕点了说好。这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了,沿边的几个小饭馆都坐满了学生,我们都没进去。路过一家网吧的时候胡燕让我等她一下,她进去上了个厕所。

  我在门外等着,心想我们这算约会吗?这是谈恋爱的节奏吗?每次看电视里那些高中生牵手谈恋爱就特羡慕,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的谈个恋爱啊。不过老天对我不薄,单身了十九年,赐了这么一个好姑娘与我同住在一起。

  胡燕出来后还是笑着的,但是那笑容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怎么说呢?依然很阳光很真诚,但是却与进去之前有点不一样,眼眸好像要更深邃一点。

  哎,算了,我也懒得想这些了。

  “哇,好凉快啊!下午上课的时候闷死了!”胡燕说到,我有点懵了,她下午不是没去学校吗?我刚想开口问,一个冒失的小孩从我们中间穿过,打断了我的思绪。

  “咦,前面有个饭馆好像没什么人!”胡燕说到。

  “嗯,我们去那边吃吧!”我回到,然后率先跨了进去,这家店主应该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因为大门上放了一个八卦镜,饭店正中还摆了个观世音的象。做生意的不拜财神拜观音,确实少见。

  我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说道:“我们坐这吧!”可是回过头胡燕却不在我后面,我茫然的象门外望去,只见她躲在一边对我招着手,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怎么了?”我跑了过去问到。

  胡燕有点不舒服的说道:“不要到这家吃了,有点怪怪的说不来的味道!”

  “喔,这样啊,好吧!”我想她可能不喜欢这家吧,也没想太多就跟她去了另一家。

  一盘鸡蛋西红柿,一盘青菜,总共十块钱,我一起付了,胡燕也没坚持什么各付各的。这种随和的女孩正合我口味,胡燕先离了坐,我在付钱的时候突然听见胡燕一声尖叫,回头一看她扑了进来。然后是一个身上挂满了各种佛祖啊,观音啊,那些护身符的江湖骗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