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了,静得悄然……

  “梦蝶……会……”蒙毅止不住心中的微微颤动,似乎依旧有些忧虑。

  “噬骨之毒……或许……会胜其一筹。”灵树也有些担忧。

  “那……”

  “噬骨之毒,的确险恶,若是以梦蝶一物应对的确不易,不过他……或许会有机会的。”

  “那个地方?对……对……对。”

  ………………

  九道辰辉,凌耀着光,倾然地洒下;地,越发地透澈。

  随着辉光的映耀,棕榈的岩地缓缓扑开了一层谧然的幔纱。

  缓然、轻柔地触及到少年的手,兀然,那道紫色印痕如同动灵般闪动芒光。

  ………………

  漫娑之地,傲然屹立着一座宫殿,汇然着磅礴的血气之力,却又有丝丝入扣的黑气环绕,让人有些漠然与诧异。

  这时,一只蝴蝶飞来了,它以徇丽斑驳的七彩划开黑气屏障;与此同时,黑气似感受到了什么,疯狂地向蝴蝶汇聚而来。

  徇彩的漫光被紧紧缠绕住,不能动彻丝毫,入扣的黑丝缚束着这只蝴蝶;梦蝶,拼命地挣扎,却始终无法挣脱。

  “哗!”

  漫烁的辰光,倘然而下;抬眼望去,那辰光之中隐隐有着一道紫色印痕。

  而那一缕缕的黑气,似畏惧这辰光,迅速地消散着。

  与此同时,混沌之中,似有什么苏醒了;粼粼的玉光恍然若失,若隐若现,宫殿也在这一刻浴起光来。

  “漫辰之光?梦蝶?”惊讶之下,透着邪气的声音响起。

  “噬骨之灵?”殿宇中亦然传出温和的音色,却掩盖不住沉沉的心悸感。

  “呵,没想到万年之后,那个人还真能寻来能够帮助你的东西,不过……真当我是泥捏的不成?”音落,黑气涌动而出,汇聚而起。

  这一刻,骨骼深处,似被牵动着;那是丝丝入扣的黑气,它络着骨骼,几乎毫无离隙;随着它的牵引,一道道黑色印痕纹在骨骼之上。

  痛!剧痛!

  骨骼之上,有着焱火一般的黑气;腾然之间,骨骼似被无情地灼烧着,那一丝丝黑气瞬间融入骨骼之中。

  “嗯?呀啊!”剧痛牵动着林炫的神经,然而这却是一种无法表达丶极致洞然的痛楚。

  少年瞳孔微缩,因为这几乎是他可以掌控的,他清楚那东西……被封印了许久……却也……几近融入了他的身体。

  “嗯!呀!”瞳孔又微微动澈着,这是疼痛的又一次牵引。

  焱气,缓缓地,如针刺般镊入骨髓中……

  瞳孔,慌乱地,微缩,放大,微缩又放大……

  “不好。”温和之音,略微带着一丝急切地道。

  音落,玉光的质感覆盖着殿宇,使它带上一种灵浴般的光若。

  一旁,梦蝶旋舞着,凝带起幻虚般的七彩;而漫漫的辰光也莹耀起来。

  下一刻,玉光丶七彩以及那漫漫辰光皆是四溢而开,掠过每一处,与焱气缠绕起来。

  “嗯?看来,真的要鱼死网破啊?”邪异的声音,漠然地道。

  “不觉得,这话,实在很……可笑吗?”温和之音,沉声而言。

  “好!好!好啊!”语落,焱火透起了虚无缥缈之感,却越发地苍劲。

  “噬骨!”

  “阻止它。”

  漫娑之地,七彩虹溢,辰光漫烁,焱气腾旋……

  “额呀!混……蛋!”少年,怒气澎湃,却隐忍着剧痛;他望着已然再次入睡的孩童,不忍吵醒。

  噬骨?荼毒噬骨?不过如此!

  哗!赤芒展现,竟是焚尽那缕缕黯然的焱气,丝丝烟缕从黑气中腾起,焱火也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散着。

  “赤芒之怒?怪不得……”混沌之中,一个煞气幻化而成的虚影,喃喃而道。

  “赤眼如焱,破衍鸿蒙,焚尽万物之灵。”温和之音也喃喃道。

  “哼,那就试试吧!”煞气之影,蓦然抬起手;只见,浓郁的黑煞之气破散而去,浸入骨骼中的每一处。

  “你……居然……”

  “哈哈哈!”

  “呵,就这样?混蛋……硬碰硬都不敢……还好意思在我体内继续呆着?看我怎么把你……彻底剿灭吧!”少年漠然地道,言语中带着一丝讽刺,声音回荡在漫娑之地。

  语落,赤焱之火,扑进体内的每一处骨骼中;焱火如同旋劲般地舞动着,掠起缕缕青丝,骨骼也缓缓蜕变着。

  “额呀!呀!”痛楚之下,缕缕黑气消散而去,少年眸光越发地坚定。

  “呵,看来,连那个人……都失算了。”

  蝴蝶,婉转而离,飞出紫色印痕外……

  漫烁辰光缓缓而逝,消散在漫娑之地,而那幔纱也幕冉回撤着……

  “额,额呀!”少年隐忍着,眸光恍惚间,望见一个模糊的少女身影。

  她,轻柔地抹去少年额头上的汗水,静谧地凝望着少年。

  更新最B快)W上l酷}H匠B6网)

  “名……名字?”

  “梦语蝶。”

  “林炫。”少年握紧了少女的素手,不愿她就此离去。

  “嗯,我知道。”少女没有挣扎,依旧望着少年。

  夜,太黯淡了,少年困倦了,闭上了眼眸,却没有放开手。

  少女,轻轻地在林炫的额头上一点,一个蝴蝶印记沉了进去。

  “君不负我,我定不负君。”

  梦若一世,婆娑万古,此情奈何长相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