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还是有那么点道理的,像白起这样只懂打仗屠杀的人在心里也有这样风雅浪漫的情怀,果然人的心灵终究是柔软的。这是我听了昨晚白起所吟句子后,所得出的结论。虽然意思不太懂,不过精髓我还是领略到了。

  秦军终于定于三日之后回都城,我总算明白白起迟迟不归原想是早知道这赵雍会偷袭,想要杀了赵雍呢。不过赵雍昨夜走运逃掉了,这白起也是白忙活一场,若当时他不下水救我,说不定赵雍已经死了。虽说过程是有点惊险还好是有惊无险。

  我也还是闲着没什么事做,突然想起一件事便不自觉慌张起来,最近出门就遇祸事。这铁定是犯了扫把星,我得拜拜才行。于是,我拿出我的镇身之宝——辟邪符咒,以前在山上修行的时候我最爱的就是画驱鬼符咒,师父曾经说过:“小凌,这所有的弟子中就你画的最辟邪。”这曾是我第一次在众弟子中备受赞誉,因此也疯狂的爱上了画符咒。所以我这口袋里钱财不多最多的也就是这符咒了。

  这符咒啊使用起来还是很讲究的,要有能使它变得通灵的口诀或是碰触能刺激它的东西,譬如圣水和鲜血。我以铁盆为香炉,为表达诚意我咬破手指,努力挤出两滴血,滴在黄符之上,再用香火焚之,诚心诚意的拈香祈福。愿这从今往后不要再有惊吓了,狐仙姐姐保佑。

  所有该做的事做完了以后,闲来无事我又找着了钰华的帐篷,我刚走到帷幕前,却是闻着女子淡淡的啜泣声,我轻轻的掀开了帷幕只见钰华手里握着一块青玉环,一边念叨一边抹泪。声音被故意压了下去,莫不是被欺负了而不敢张扬才偷偷的流泪吧。

  我轻咳了两声,不以为意的说道:“我来找你磕茶呢!这才来怎么瞧见你竟偷偷落起泪来。钰华,你这是怎么了?”她见我连忙收起手中的玉环,用长袖拂去了脸上的泪珠。虽然很勉强她还是微笑道:“韩凌姑娘见笑了,我只是一时心思没解开,自怨自艾罢了。”

  “钰华姐,你比我年长,自然是要比我有见识。我知道你有心事,若你实在难受我可以帮你分担,我是行医的,帮人分担心中的痛苦也算是我的职责了。你对我大可放心的。”这话我说的十分坦诚,因为钰华性格爽朗她在我心里不应该是有苦自己咽。

  C酷t匠}网y5首发a

  钰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又从袖口里掏出那枚青玉环,那青玉环雕刻十分精细,一面是祥云百花一面则是左刻有康字右刻有一个华字。我大概是看出来了,钰华在思念她的情郎才至于刚刚那副模样。我知道这玉环上的华字是指的她,可是这康字我实在不敢妄加揣测。

  “我早已过了婚嫁年纪,却一直不谈婚嫁。也正是这赠我青玉环的人,他曾给我承诺待儿女成人那时他夫人不再反对便娶我进门,可是这一等就是八年,韶华不在人也越发多疑,如今儿女成人他却不敢向他那位夫人提起这纳妾之事。”说着又是哽咽。

  我最不愿相信的事情就是这青玉环里的男人就是那白起的养父公孙康,钰华还这样年轻怎么可以跟一个年过六旬的人呢?这样能叫白头偕老吗?这很明显他先死啊。我弱弱的问道:“钰华,你莫难过,若他违背了你们的约定你便不要他就是。只是我冒犯的问一句,这送你青玉环的人莫不是白起的养父公孙康?”

  钰华紧握着青玉环眼泪来得更猛烈,十分艰难的点了点头。这在我的这一问之后,似乎比先前更加难受了。我非钰华,所以不知这份情对她意味着什么。但是我却知道如果真心的爱是不会建立在一方漫长而痛苦的等待之上。况且这公孙康不仅年级一大把家里还有悍妻,这样的人钰华为何把青青岁月交付于他。

  钰华哭泣的脸似带雨梨花,她最终还是讲出了她这一生最美好却令她回忆时最痛苦的往事。原来,钰华十三岁的时候家里面发生了一件令她痛不欲生的事情。据说她家里苦寒,加之那一年闹灾荒百姓们都没什么食粮。

  母亲也因为疾病卧在病榻上,有一天她和她的弟弟从外面挖了草根树皮赶回家里,却看见父亲摆了一地的瓦罐,病榻上的母亲不见了。

  而她的衣服散在地上满是鲜血,父亲转过头来瞪着她,嘴里还叼着一块肉,那场景触目惊心,因为父亲嘴里的那块肉应当是曾经抚摸过她脸颊的手。

  她父亲那可怕而又狰狞的模样曾出现在许多夜晚里。还如疯似颠得把罐子递到孩子面前大喜道:“你们阿娘对我们可真好,留下了这么美味的食物给我们,快来一起吃!”

  钰华心痛不已,母亲的人头浸在满是鲜血的瓦罐里,那残忍的死相让钰华真想拿着瓦罐砸死她的父亲。她害怕自己和弟弟会如母亲般被宰杀。

  立刻抱着才六岁的弟弟夺门而去,她说那时不知跑了多久,她与弟弟一路颠沛流离。弟弟体弱不久就饿死在她的怀里。她对生活感到万念俱灰,也觉得自己就快死了。

  那时,公孙康为弟弟贺寿,路过荒野之处见着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具尸体正欲从悬崖跳下去,说这公孙康向来热心侠义,便去救下了钰华。那时的钰华年幼,公孙康也对她呵护备至。话虽说是为奴为婢,却给了钰华最温暖幸福的生活。在公孙家的十五年,她早就把公孙康当作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夫君。这公孙康也必定见钰华一日比一日出落得动人,也给了钰华承诺:待他孩儿成人,夫人不再反对,他便给钰华一个完整的名分。

  原来钰华对公孙康的感情是这般深厚,这也难怪女子本就容易动情,何况是把自己拉出地狱的人。我只问得钰华一句话:“如果无止尽的等待你会后悔吗?”

  “无怨无悔,我只会怪自己福浅命薄。”钰华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现在不在他身边,若他变了心你当如何?”

  她想了很久,十分诚恳地说道:“必当离去,不会成为他的累赘。”

  我在钰华的房里待了很久,当我回到自己的帐篷里的时候我不禁为钰华伤感起来,她的童年弥漫着罪恶与恐惧,而公孙康便是她的太阳,所以是值得用一生去等待的人。

  可是我只想起了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是说这女子容易沉沦于爱里而不顾一切,可是男子却能从爱里逃脱,也是说太过于相信爱情受伤的一定是女子。公孙康真的是太阳还是夜空一划即逝的流星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