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躺在床榻上,重复了许多次睡觉这个模式,可是一闭上眼睛竟是白起那似笑非笑的脸。看来睡觉是不行了,我肯定是寂寞久了,所以遇到相貌不凡的豪杰才会这般春心荡漾。

  我终究还是韩凌啊,情爱之事确切信不得,常言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时常替别人看诊,也见过不少少女相思成疾,有道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自己一片痴心别人却不曾放在心上只管与他人双宿双飞。一般看这种病人我只会告诉她要么自己死心,要么赶快嫁人才可以重拾正常生活。

  但是她们后来如何我便不知道了,这种事终究是要靠自己的。还有便是开始爱的死去活来的,却败在了生活的琐碎,时间一长也就是熟悉的陌生人罢了。所以我从来不相信我会陷进情坑,从不相信我会爱上一个人。

  EK酷Qy匠网\C首发

  在接下来的这几天,军营里总是会回荡这样的声音“启禀将军,韩凌姑娘求见。”“将军,韩姑娘想见您。”“将军,韩姑娘托我问您什么时候启程啊。”我总是要积极点催促一下,这已经打了胜仗却还在磨蹭不回咸阳这白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万一他一个劲上来还没打过瘾,哇塞,那我不是还要傻乎乎干等,打仗这事打得久一点的还有好几年的,我一定要提醒他我是去救人的不是来这里当兵的。

  可是老是不见他人,看守兵总说:“将军现在军务繁忙,不便见客。”我只好回到帐篷里,默默地发呆,一只手玩捏着脖子上的月凌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一张英俊的脸颊忽地凑到了我的面前,眼眸清澈地让我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方才吞吞吐吐的说;“你,你怎么来了?”他好笑的望着我说道:"这我应该问韩姑娘你啊,我只知道你叫韩凌可不叫幽灵,你这恼人的功夫着实厉害,如今全军上下都知道有个貌美的韩姑娘可着急与他们的将军一同回咸阳呢。”

  淡定,要淡定。我心里悄悄地安慰自己。我努力的挤出一张笑脸,问道:“这里面的约定你知我知就行,其他人终究只是无聊拿我们打趣,我只希望将军能给我一个准信,咱们什么时候能凯旋归朝啊?”他突然托起我的脸,悠悠的道;“不急,咱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这话听着总觉得别扭。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无奈的陪他干呵呵。

  “这是什么?”他指着我脖子上的月凌珠问道。还没等我开口,他便捧着仔细的看了起来。我急忙握住他的手想要夺过来,他却拿着不肯松手,这家伙不是找死吗。我很不忍心的在心里默数一,二,三。可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白起拿着月凌珠六弹指的时间无恙!一炷香的工夫无恙!!这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当年陈阳拿着月凌珠,一句话说完就倒了下去,师父便嘱咐我不能让旁人接近月凌珠,这白起拿着却安然无恙,莫非我们是同类?我的心里顿时感到疑惑不解。这白起究竟是什么来历?

  须臾,我才回过神来,看见我的双手竟然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就这样我们抓着月凌珠捧在我的胸前。淡定!要淡定!他还抓上瘾了,越抓越紧干脆用他的两只手把我的两只手握住了。我去,已经无法淡定了。手在他手里根本就使不上力,白起的脸上却展露出了略带孩子气的笑容,他越是笑的开心我就越用蛮力挣开他的手,我算是哪颗葱啊,怎么可能扳得过他。他到后来实在是太欢快了,仿佛看见我这般模样很有趣似得,我的脸又毫无悬念的唰地红了,我真的是败给他了。

  “我还担心你真的没心没肺,瞧这脸红的可以去热锅底了,哈哈。”他居然作弄我。我自然是很不服气的,卯足了劲一脚跺在他的脚上,他的脸虽然还是笑着,不过却是十分的僵硬。“什么叫做乐极生悲,哈哈,哈哈。”这时,那位叫丘禀贺的副将领急急忙忙地跑进来,我笑着的嘴都还没合拢看着他进来了立刻换了副端庄的姿态。

  “将军,属下有要事商议。”白起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令人畏惧。他轻轻地放下我的手,气息都变得深沉,说:“随我去前营。”便快步离开。刚走了两步便回过头,神情温柔的说道;“你我之间有约定,我且相信你的为人一定会说到做到,你便不用禁足,没事可以在附近转转解解闷。唉,真是个凶丫头!”说完便离开了。

  “我哪里凶了,还不是你先招惹我的。”我为自己忿忿不平道,尽管白起早就不见了人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